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西媒文章:新冠疫情后国际秩序可能更“碎片化”

星岛环球网消息:西班牙《先锋报》网站7月24日刊发题为《新冠肺炎疫情后的国际秩序:更退缩的国家和更脆弱的强国》一文,作者为法国战略研究基金会副会长布鲁诺·泰尔特雷。文章摘编如下:

要是我们相信电影中的未来主义设想,那么最能描绘2020年初情况的却是《传染病》(2011)。电影中,一种未知病毒引发了全球疫情。

“黑天鹅”的比喻与现状完美吻合:尽管近20年来,分析人士一直在考虑暴发全球性疫情的可能性,但并不认为疫情会演变至如今这种规模。有人认为,就算暴发全球性疫情,当前的国际制度也能有效战胜它,正如此前的非典和中东呼吸综合征。

或现“孤岛”场景

大型危机通常会成为各类趋势的催化剂,新冠肺炎疫情也不例外。然而,全球化减速已经在发生。国际贸易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开始下降(2008年为61%,2018年为59%),外商直接投资也不例外(2008年为3.8%,2018年为1.4%)。

导致这种情况出现的部分原因是2008年金融危机,但也包括揭示经济脆弱性的大灾难(如2011年日本发生的地震和海啸)及后续事件,如民族主义和保护主义崛起、技术变革(自动化使部分产业回归国内成为可能)和人们对环境的担忧。

预计短期内各大企业希望恢复净利率,并继续在亚洲开展制造或采购活动;但中期来看,价值链可能会收缩,“及时”生产将减少。“战略供应”的概念将延伸至医疗行业。抵御国际冲击将成为经济政策新口号。

正因如此,美国情报机构2017年在“全球趋势2035”报告中设想的三种可能未来场景中,“孤岛”场景(破碎世界)似乎比另外两种场景——“轨道”场景(大国间竞争)和“社区”场景(合作在高度关联的世界中占主导)——更可能发生。

主权主义回温

当前危机可能产生的后果之一是迄今仍在加剧的政府民粹主义出现停滞,因为疫情导致人们越来越不信任专家和机构。这种不信任从4月初开始就一直存在,法国氯喹——一种据传对新冠肺炎有效的抗疟疾药物——风波便证明了这一点。

此外,在某些情况下,对疫情进行政治管理所产生的人力和金融成本是巨大的,它们将难以被隐藏。可能“扎破”民粹主义“气球”的另一个因素是迄今为止大部分领导人——尤其是美国总统特朗普——无法体会民众的迫切担忧并表现出必要的同理心。

诚然,如果危机之后的经济管理以重返恶性通货膨胀——其推动力为货币扩张和国内制造商品的价格上涨——为线索展开,那么民粹主义的衰落是可以避免的,因为恶性通货膨胀可能导致社会动荡,并由此助推第二轮民粹主义出现。

相比之下,主权主义有望成为危机“受益者”之一,支持这个观点的是保加利亚政治学者伊万·克勒斯特夫的“边境神秘论”。与医疗行业一样,农业也将从去本地化中获益。依照21世纪头10年和第二个10年的危机经验,民族社会倾向于退缩,并在更多方面要求获得应对外部威胁的更大保护,如恐怖主义、金融危机、非法移民、贸易竞争等。

在声明“我们必须恢复(法国公共卫生)管控”时,法国总统马克龙无意识地借用了曾经倡导英国脱欧的论点之一。那么我们将见证1990至2020年“无国界世界”的终结吗?现在说来为时尚早,但如果像部分流行病学家4月初预测的那样,非洲成为新冠病毒的重要“温床”,那么我们似乎可以接受边境对于非洲移民而言更难穿越这个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