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贺锦丽:能把特朗普拉下马的混血女政客?

在她走过的56年人生历程中,贺锦丽从法律界转投政界已经创下了多项纪录。此番,她能否再度突破——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非洲裔副总统、首位亚洲裔副总统以及首位女性副总统?

上周,美国最大的新闻是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拜登选定了自己的副总统人选——加州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她还有个中文名“贺锦丽”。

有色人种,女性,少数族裔,贺锦丽身上有着太多的话题、争议和特色。

8月12日,贺锦丽和拜登首度合体亮相,在拜登的家乡特拉华州发表了首次演讲。由于新冠病毒在美国的肆虐,贺锦丽的首次亮相,除了拜登和她自己,只有工作人员和相关媒体参加。

但这并不妨碍贺锦丽在首秀中锋芒毕露地直指特朗普要害。她在首秀演讲上提出了真相、透明度和信任的政治诉求。首先,她将拜登塑造成一个顾家、爱家的好男人形象,从而提升拜登的可信度和可靠度,这与特朗普极端的“胡言乱语”形成鲜明的对比。其次,她表明特朗普应对抗疫失败担负主要责任,她认为特朗普无知自认为比专家还要懂得多,并且她用特朗普与奥巴马做出了比较,认为特朗普根本不适合做总统。

她提出将脚踏实地推进建设真正的平等与和平,这一承诺让经历了疫情混乱的美国国民倍感安全和可靠。此外,作为美国首位被提名副总统的非裔女性,她提出的消除种族歧视等政治言论更加令人信服。

贺锦丽的精彩首秀使得自己的政治能力受到了政客和国民的普遍认可,更让特朗普觉得选情危机加深,只能不断在各方记者会及网络上对拜登及贺锦丽进行人身攻击。近日,特朗普再出损招,声称贺锦丽不属于美国公民,其竞选资格存疑,引得美国民众一片哗然。

不过,这也从另外一个侧面反映出贺锦丽作为非常典型的美国政客,不好对付。

在她走过的56年人生历程中,贺锦丽从法律界转投政界已经创下了多项纪录,美媒因此赞誉其不断突破障碍。此番,她能否再度突破——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非洲裔副总统、首位亚洲裔副总统以及首位女性副总统?

牙买加与印度移民的后裔

贺锦丽1964年出生于加州奥克兰,父亲唐纳德·哈里斯(Donald Harris)是牙买加裔美国黑人,1961年移民美国,获得加州伯克利大学博士学位,后来出任美国加州斯坦福大学经济学教授。父系背景让她有了非洲族裔的认可。

8月10日,美国100多名有头有脸的黑人(舆论圈、音乐圈、体育圈)发表措辞强硬的公开信警告拜登,如果不选择一名黑人女性作为竞选伙伴,他将输掉此次选举。现在有了贺锦丽的加持,非洲裔的选票基本都会投给拜登。

贺锦丽的母亲莎玛拉·高帕兰(Shyamala Gopalan)是印度泰米尔人。1960年移民美国,25岁时获得加州伯克利大学营养和内分泌学专业博士学位,后来成为脑癌专家。母系背景让她有了亚裔背景,这是拉拢亚裔选票的利器。

贺锦丽父母

目前美国人中,亚裔大约占5%,大多处于精英阶层。亚裔中,印度裔和华裔又是重点。现在特朗普在竭力拉拢印度,美国企业在印度跑马圈地,美国企业高管中有很多印度精英(微软与谷歌CEO都是印度裔)。

美国印度裔原本有可能支持特朗普。但贺锦丽上场之后,印度媒体一片欢呼,认为拜登选择贺锦丽非常有眼光。甚至有印度社团开始花钱游说,帮助贺锦丽赢得大选。这让特朗普情何以堪!

在贺锦丽7岁时,她的父母离婚了,贺锦丽随母亲以及妹妹一同移居加拿大。她的母亲在麦吉尔大学任教,同时在蒙特利尔的犹太综合医院继续从事癌症研究。正是因为和母亲相依为命,贺锦丽与母亲的关系极为亲密,“我的母亲将我与我的妹妹抚养成人,她很坚强。虽然她身高才1.5米多,但是在我看来她是3米的巨人”。

儿时贺锦丽

在蒙特利尔读完高中后,贺锦丽回到美国,就读于华盛顿特区的霍华德大学。她十分好学,攻读了政治科学与经济学这两个专业的学位。CNN刊文称,霍华德在历史上便是一座进步的传统黑人大学(指1964年前美国专为黑人而设的高等教育机构),在大学期间,贺锦丽加入了美国最古老的黑人联谊会——Alpha Kappa Alpha。

“在传统黑人大学里,一个年轻人可以成为任何人。你走出了少数群体的圈子,成了多数群体的一分子。”贺锦丽于2009年在回忆自己的大学生涯时说道,“作为年轻人,你是个天赋满满的非洲裔美国人。”

1982年11月,贺锦丽(右)参加在华盛顿举行的反种族隔离游行

贺锦丽的丈夫道格拉斯·埃姆豪夫(Douglas Emhoff)是加州大学法学博士,犹太裔美国人,也是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属于年入百万美元以上的精英阶层。这层关系又让贺锦丽能博得犹太人的好感。而犹太人在美国的分量已无需多言,很多都在要害岗位。

贺锦丽夫妇

单单看一下贺锦丽身上的这些标签,就可以看到她简直是有色族裔的完美人设,从非洲裔、亚裔到犹太裔一网打尽,有了这个强有力的助手,年老的拜登大可以收割左派与少数族裔的选票,为自己的竞选之路再添重磅砝码。

起中文名助选检察官

从霍华德大学毕业后,贺锦丽重归故乡加州,进入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哈斯汀法学院继续深造。1989年,她拿到法学博士学位,次年又通过律师资格考试,迈入加州律师公会。

1990年起,贺锦丽被聘为加州阿拉米达县的副地方检察官(DA)。1998年,进入旧金山地方检察院任职,并在2004年成功当选旧金山地方检察官,她也由此成为加州第一位非洲裔地方检察官。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贺锦丽天然具备印度裔美国人搞关系的能力。2003年,她参加旧金山区域检察官选举。那里华人较多,为方便去华人社区拉选票,她给自己取了一个中文名字——贺锦丽。据称,这是她的华人律师好友苏荣丽请父亲苏锡芬起的中文名字,并邀请中文媒体报道此事。此后,美国中文媒体对于她的报道都统一使用“贺锦丽”这一名字。

“贺锦丽”一名不仅成功为当时的她竞选造势,而且还开创了旧金山非华裔政治人物起“官方中文名字”的先河,起中文名在当地政界蔚然成风。

2010年,贺锦丽再度升迁,当选加州检察总长,并在2014年连任,她由此成了加州执法部门领导层内的第一位女性与第一位黑人女性。在连任后的第二年,她选择不支持该州议会黑人核心小组要求所有加州警员戴上执法记录仪,只是要求州检察总长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佩戴。与此同时,贺锦丽还拒绝由州检察总长办公室调查所有涉及警方的知名枪击事件,强调这些事件应由各地的地方检察官负责。

半岛电视台刊文称,对于自己的检察官生涯,贺锦丽在2019年出版的回忆录中称自己为“进步检察官”,并强调在支持警察与对执法进行更多监管之间做出决定是“虚假的选择”,即两者都应该是需要的。

2013年6月,贺锦丽(背对着镜头)在旧金山市政厅为同性婚礼庆祝。那一年,美国最高法院打破了加利福尼亚州禁止同性婚礼的禁令。

转型参议员

2016年,贺锦丽从检察官这一老本行中脱身,转投政界,当选加州民主党参议员,由此成为加州第一位黑人女性参议员。她多次抨击使用“身份政治”话语的政治批评人士,她强调,“身份政治”是一个用来将种族与性别问题边缘化的贬义词。

在胜选后,贺锦丽便承诺将保护移民免受彼时即将当选总统的特朗普的政策影响,如保护在孩提时代便来到美国的移民免遭驱逐。在特朗普于2017年签署禁止多个穆斯林占多数国家的公民进入美国的行政命令后,贺锦丽随即谴责该命令几乎就是“穆斯林禁令”,并致电白宫办公厅主任,要求后者收集材料推翻特朗普的行政命令。

除了关注少数族裔与移民议题,贺锦丽作为参议员还提出了一项法案,为低收入家庭提供现金与税收减免,以此帮助他们应对工资上涨迟缓,住房成本却连年增长的困局。与此同时,检察官出身的她还一直大力倡导刑事司法领域的改革。

《纽约时报》8月12日刊文指出,近年来,贺锦丽试图更多与民主党左翼结盟,她最初支持桑德斯的“全民医保”法案,后来在2020年总统竞选期间改变了立场。她还支持将联邦最低工资提高到每小时15美元,以及修改美国保释制度的提议。作为对弗洛伊德被杀事件的回应,贺锦丽一直公开支持种族公正立法,支持改革警察制度,以及将私刑定为联邦罪的提议。

贺锦丽履历上最大的黑点,是在担任加州检察长的时候严刑峻法,对贫穷人口伤害很大。但这放到共和党那里就完全不是黑点,毕竟特朗普是想要把所有墨西哥人都遣送回国的人。

她在政治上非常保守,属于已经快贴近共和党了的民主党人士。这样就造成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特朗普很难“喷”这个人。这不,特朗普最新动作就是质疑她的竞选资格。不过贺锦丽很快怼了回去:“坦率直接地说,他们还将参与谎言。他们还将参与欺骗。他们将试图转移对美国人产生影响的真正问题的注意力。我预计他们会使用肮脏的手段。”贺锦丽说,“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根据不少外媒的推测,贺锦丽的这个任命可能不止副总统这么简单。

拜登如果明年出任美国总统,78岁高龄让他可能无法完全胜任这个职位,那么贺锦丽作为副总统所享有的权力,可能会是史无前例的。

而且拜登也不止一次说过,自己想要当一个过渡期的总统,使命就是收拾特朗普这个烂摊子。那么这么说来4年任期结束不追求连任都有可能,届时贺锦丽就会是最自然的总统人选。

从成为美国第一任女副总统到第一任女总统,贺锦丽女士是否有机会成为美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一位政客呢?

来源:新民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