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美国复课艰难 失业率升高 经济短期内恐无明显起色

(原标题:世界周刊丨美国观察:复课艰难 失业率升高 美国经济短期内恐无明显起色)

星岛环球网消息:据《纽约时报》援引美国疾控中心的数据,新冠疫情在美国造成的实际病亡人数已经超过20万。而目前全美的日新增病例数仍维持在数万例的高位。疫情尚未得到控制,而随着美国秋季学期的到来,是否应该在此时开学、如何能够安全地复课,成为了本周美国热议的焦点。

▌白宫新“政策顾问”——阿特拉斯首次亮相疫情简报会  

当地时间8月12日,最新加入白宫新冠病毒特别工作组的斯坦福大学医学中心、前神经放射学主任阿特拉斯(Dr Scott Atlas)首次在白宫疫情简报会上亮相。据斯坦福大学网站介绍,阿特拉斯近年来从事“如何以较小成本实施公共医疗政策”的研究。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注意到,阿特拉斯经常以“医疗政策专家”身份出现在英国广播公司、福克斯电视台等主流媒体上,但他最擅长的“神经放射学”却与传染性疾病并没有太多关联。

阿特拉斯经常向公众宣传“群体免疫”、“儿童不容易传播新冠病毒”以及“18岁以下患者基本没有死亡风险”等观点。但这些观点被传染病专家福奇称为“没有根据”。

而如今,在复杂的形势下,总统挑选的白宫“政策顾问”并不好当。

2020年8月20日,特朗普前高级政策顾问、现年66岁的史蒂夫·班农在康涅狄格州东海岸附近的一条游船上被警方逮捕。特朗普当选后,班农曾出任白宫首席战略师,但随后在2017年8月因和特朗普理念不一致而被解职。

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看来,此前由于福奇和同组的博克斯博士(Deborah L. Birx)因对特朗普提出的一些病毒言论持反对意见,而遭到白宫的“边缘化”,这让阿特拉斯成为了特朗普眼前的新红人。

美国总统 特朗普:阿特拉斯非常受人尊重,我非常尊重他,同事也都很尊重他。

恢复线下授课困难重重

在当天白宫举行的开学问题讨论会上,阿特拉斯全力支持特朗普提出的恢复线下授课这一全国性指导建议。

白宫新冠病毒特别工作组顾问 阿特拉斯:要知道,儿童染病的风险非常低,甚至比季节性流感还要低。但不让儿童上学的伤害却是巨大的。我们一致认为,美国儿童的教育应该是国家的重中之重。

据《国会山报》报道,在目前共和党草拟的规模约1万亿美元的纾困计划中,约有1050亿美元计划被划拨给公立学校系统,主要用于开学后的病毒检测、防护用品采购和校区消毒等。

8月12日,特朗普威胁称,不复课的学校将不能获得这笔联邦拨款。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分析认为,背后的主要动因依然是经济。在美国,中小学不开学就意味着家长不能去上班。据纽约大学的一项统计,全美的中小学不开学一个月,将对美国造成至少50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将GDP拉低至少0.2个百分点。

然而,自年初至今,各州因应对疫情,普遍在财政上出现亏空,很多州政府不得不做出削减教育经费的决定,这迫使很多贫穷校区的公立学校只能裁减师资力量。据相关统计,一个拥有5~6所学校、大约3000名学生的常规校区,想要安全复课,至少要花费177万美元用于疫情防护。《华盛顿邮报》对此评价称,学校缺钱又缺人,复课简直难上加难。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初中或小学阶段被打扰,这对孩子造成的伤害是不可挽回的。而对于将进入就业市场的毕业生来说,就业市场的形势非常糟糕,这对他们的职业生涯来说,将造成永久性打击。所以,疫情没能得到控制,再加上大概要持续一年的惨淡就业市场,对于2020年的毕业生来说实在是太难了。

当地时间8月20日,美国疾控中心主任拉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对《美国医学会杂志》表示,目前可能有多达6000万美国人感染了新冠病毒,全美的平均感染率介于10%~20%之间。

8月17日,作为美国首批开学的高校之一、北卡罗来纳大学的教堂山分校,在开学仅一周后便紧急叫停了全部线下课程。据《纽约时报》报道,拥有3万多名学生的北卡自8月10日开学后,在954名接受检测的学生中,已有177名学生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另有349名学生作为密切接触者被隔离。

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校长 古斯凯维奇:学校的新冠感染率从2.8%激增到13.6%,仅用了一周的时间。

虽然在开课之前,校方发布了严格的规定,要求学生无论在室内或室外场所都要佩戴口罩,并呼吁学生遵守社交距离。然而,规定是一方面,学生能否遵守又是另一回事。开学后,“久别重逢”的学生开始组织各种返校派对。

北卡罗来纳大学 学生:我昨天为停课这事伤心了好久,我虽然对停课早有心理准备,但我还是对那些到处开派对的人,感到非常无语。他们毁了我的大学经历。

劳瑞·桑托斯,耶鲁大学心理学教授,以研究“如何能够获得幸福”成为网红。本周,由她发出的一封“死亡警告信”在社交媒体上疯传。

“你们应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你们生活的校区可能更像是医院,而不是大学校园”。“同时,我们都应该做好心理准备,我们生活的社区会出现大规模感染的可能,甚至死亡。”结果,一些学生由此做出了在本学期休学的决定。

▌失业率居高不下 美经济学家萨克斯:美国经济恐无法快速反弹

疫情给美国的经济带来了前所未见的巨大打击,美国知名经济学家萨克斯(Jeffrey Sachs)估计,由于美国的疫情没能得到有效地控制,美国经济的复苏,不太可能像此前一些乐观的人所预测的那样,实现V字型的快速反弹复苏模式。

近期,白宫在主要社交媒体平台上推出了以就业为主题的“找寻新东西”(FIND SOMETHING NEW)广告。这里的“新东西”指的是“新职业”或者“新技能”。

该广告由美国劳动力政策咨询委员会(American Workforce Policy Advisory Board)发出,而该委员会的主席正是特朗普的女儿、白宫总统顾问伊万卡。

美国《国会山报》注意到,在这个网站上,有很多在线课程链接,但和网站主推的招聘岗位“航天工程师”、“广播音频工程师”距离太远,不会快速获得任何企业的工作合同。

据美国人口普查局于上周发布的家庭脉搏调查(Household Pulse Survey)显示,当前有大量美国人正面临食品缺乏问题。在约2.49亿受访者中,约有2390万人表示,他们“有时吃不饱”,约542万人表示,他们“经常吃不饱”。这是自今年进行的调查中,美国饥饿人口总数最高的一次。

美国政治策略学家贾米森·福瑟(Jamison Foser/Democratic political strategist )写道,失业者已经没钱买面包,而执政者却如同大仲马《王后的项链》中所描写的法国玛丽王后那样问本国饥民:“没有面包,你们为什么不去吃蛋糕?”。

而根据美联社NORC公共事务研究中心的一项新调查显示,近半数(47%)在疫情中失业的人们可能将永久性地失去了他们的工作岗位。而在4月时,还有高达78%的失业者认为失业只是暂时性的。到了7月末,美国的每周新增登记失业人口数连续19周维持在100万人以上。总共有约5000万人失业。旅游业、酒店业、餐饮业和零售业受到的打击最为明显。

劳工经济学家 博拉克:很多企业在遭受本次重创后意识到,需要长达三四年的恢复期,所以再招人也要等上几年。这样的危机不是眼下的一时之痛,而改变着整个商业界的策略。

▌住宅挂牌率显著上升 房车生意火爆 

在全美疫情最严重的加州,据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形容,在该州北部城市旧金山,如今大街小巷最常见的车辆便是搬家的货车。

美国民众:旧金山吸引我的地方都关门了,这里的交响乐团、海斯谷商业区,还有那些小商铺,基本上全都关门了。

根据房地产信息网站Zillow上周发布的报告,旧金山市区的住宅挂牌率较去年同期增加了96%。在旧金山风景最佳的南滩街区(SOUTH BEACH),在近一周的时间里,有147处豪华公寓挂牌出售。

旧金山房产中介:近5年来看,从未见过这样的情况。在未来还会出现更多的空房,人们不需要住在城市里了。

同样在旧金山市,近两个月来房车公司的生意可谓异常火爆。

房车公司老板:我们有大约200辆房车用于出租或售卖,现在全被一抢而空。

麦克·詹宁斯就是卖掉旧金山的房产转而在房车上居住的人之一。

房车车主 詹宁斯:随着新冠疫情的暴发,很多人开始居家办公。越来越多的人不禁自问,为什么我要待在疫情严重的旧金山湾区而不搬去其他地方。搬到房车上居住后,每天起床后享受不同的风景,再不用为贵得吓人的房租发愁。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的日子在疫情期间都不好过。

▌与二季度GDP呈负增长相反 美国股市创1998年以来最佳表现

据美国官方数据,美国第二季度GDP创下有史以来的最糟糕记录,达到32.9%的负增长。二季度本是美国经济的“至暗时刻”,但股市却出现了一个十分“反常”的现象,标普500指数在第二季度上涨约18%,创下1998年以来的最佳表现。

美国经济学家 萨克斯:很明显,股市上涨的部分原因是联邦政府(FED)撒进了约3万亿的现金,我们都知道,当你撒的钱足够多,资产价格便会上涨。这与2008年金融危机的情形如出一辙。股市并不能反映经济的全貌,股市不能代表大量倒闭的餐馆和商店,股市代表的是亚马逊、苹果、微软等大型互联网巨头。

美国知名经济学家萨克斯表示,消费市场疲软,实体经济运转不佳,相当一部分钱就会跑到股票市场,成为股市的助推剂。在数千万美国人失业的同时,科技界巨头们的财富却在一路上扬。据《彭博社》的统计,疫情期间,美国亿万富豪的个人净资产总计增加约6370亿美元,这一数字比北欧国家丹麦的2019年全年GDP还要多出2000多亿美元。其中,世界首富亚马逊总裁贝索斯的资产在3~6月间激增了486亿美元;脸书CEO扎克伯格的资产增长了360亿美元;而这些增长的财富大部分来自于股市。

▌经济纾困计划陷入难产

如今,美国联邦政府已推出规模总计约3万亿美元的经济纾困计划,表面上看似十分普惠,每个美国人大约可以领到1200美元的现金补助,但在《华盛顿邮报》看来,纾困计划中80%的援助金都流向了年收入百万美金以上的富人。据该媒体计算,虽然富人没有得到人均1200美元的现金补贴,但在3月下旬的纾困计划中,仅取消减税上线一项,便使得美国1%的富人总共获得了高达1350亿美元的税费减免,人均减税额高达160万美元。

然而,即使是这样获利不均的纾困计划如今也陷入了难产。7月31日,上一轮纾困计划到期,全美的数千万失业人口无法继续领取每周600美元的失业救济,而连日来,民主和共和两党在新纾困计划中的分钱比例上争执不下。据《彭博社》报道,目前,约2000万美国人因拿不到失业救济面临没钱交付房租的窘境。如果两党继续僵持不下,或将引发比08年金融危机更大规模的驱逐浪潮。

克林顿政府的首席经济顾问 罗格夫(Kenneth Rogoff):我不知道这(新的纾困计划)能否解决问题,我认为这是个无底洞,一个三万亿跟着一个三万亿。我不知道两党何时能达成共识,但如果他们想连任,我指的不仅是总统,还有那些国会议员们,他们最好尽快达成共识。目前的影响太严重了,太多的人失业又拿不到失业救济,我们已经到了悬崖的边上。

8月17日美国民主党大会以“线上”方式开幕,揭开了两党直接争锋的序幕。经济问题成为绕不开的话题。

本周,美国里士满联邦储备委员会(Richmond Federal Reserve)主席巴尔金(Thomas Barkin)表示,不确定性正在拖累美国经济的前景。而美国克林顿政府的首席经济顾问罗格夫(Kenneth Rogoff)则认为,以美国的情况来说,从疫苗研发成功到全民推广,最快也要一年左右的时间,这意味着美国经济在短期内恐怕无法见到明显的起色。

 来源:央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