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韩国疫情反弹 为何这次惹“疫”的又是教会?

自新冠疫情发生以来,韩国应对一直较为平稳,虽然经历了“新天地教会”等事件,但总体上抑制住了疫情的大规模扩散。然而近日发生的以首尔及京畿地区为中心的新一波疫情来势汹汹,截止到23日0时,韩国新冠肺炎单日确诊人数连续六天过百,22日单日增长更是逼近400人。面对演变为全国大流行的可能,韩国政府疫情应对政策遭到前所未有的挑战。

教会再次惹“疫”,人员排查困难

此次疫情与第一波疫情暴发时的状况相似,与教会群聚性感染事件的频发有关。截至23日中午,与首尔城北区的“爱第一”教会相关的确诊人数达到841人,成为继新天地教会后,韩国规模第二大的群聚性感染事件。

然而与新天地教信徒隐瞒行踪引发的疫情蔓延不同,对此次疫情的扩散起到推波助澜作用的,是8月15日在首尔光化门举行的光复节集会。目前与8·15集会相关的病例累计136人,遍及韩国中部及北部大部分地区,尽管现有感染者集中在首尔和京畿地区,但有向腹地城市蔓延的态势。

面对新一波疫情,韩国防疫当局如之前处理新天地疫情及梨泰院疫情一样,迅速开始了对相关人员的排查。针对教会群聚性感染,防疫当局及时把握了教会的人员名单,对相关人员逐步展开检测。

然而,对参与过8·15集会的人员排查却遭遇到了困难,根据通信公司提供的信息,当日从中午12点到下午5点集会期间,在光化门停留超过30分钟以上的人员有14911名,而且这些人中有相当一部分来自于其他城市。根据韩国当局掌握的情况,当天从韩国各地奔赴光化门参与集会的大型巴士有79台,假设每辆车都坐满,就至少有三千多人。

如此大范围的人员调查,无疑超出了韩国防疫当局的负荷。对此各地方政府纷纷下达行政命令,要求相关团体提交参与集会的人员名单,并勒令相关人员及时参与检疫,但对于参与集会的准确人数,不论是中央还是地方政府都无法精准把握。

加之不同于新天地疫情期间V型新冠病毒,目前韩国的病毒类型以GH型新冠病毒为主,这一类型病毒的传染力至少是V型病毒的六倍,这无疑加重了疫情扩散的危险。

最高级别警戒“箭在弦上”,恐将进一步拖累经济

在无法确认感染人群的状况下,后续的隔离和治疗便无从谈起。面临极有可能暴发的全国性大流行,执政党与在野党就此次疫情的责任展开了攻防。

执政的共同民主党主张8·15集会的主要参与者为未来统合党领导的保守势力,而且“爱第一”教会的牧师全光焄与未来统合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此次疫情的扩散责任在于保守阵营煽动民众参与集会。

而未来统合党则表示,政府未下达有效的防疫措施,在“爱第一”教会12日出现确诊病例的一周之后,才要求首尔地区教会停止除面对面礼拜之外的其他集会和互动;而且韩国政府急于恢复经济,向民众发放消费券和增加假期,这些不恰当的应对措施才是导致疫情暴发的根本原因。

政党之间的攻讦,对于目前疫情的解决无疑毫无帮助。韩国政府目前在全国范围实施“第二阶段保持社交距离的措施”:原则上禁止举行室内50人以上,室外100人以上的一切面对面的集会、聚会和活动,关闭酒吧、练歌房、自助餐、网吧、大型补习班、室内集体运动等12种高风险设施和各国立、公立室内设施。

对此,韩国的部分传染病专家纷纷呼吁政府提高强化措施层级,至少针对首尔及周边地区实施最高等级的隔离措施,阻止疑似感染人群的移动。韩国保健福祉部部长朴凌厚以及中央防疫对策本部长郑银敬近日也纷纷表示,此次疫情有向全国扩散的危险,暗示有可能实施最高层级即第三层级的防疫措施。

对此,首尔市政府已经决定率先将防疫级别上调至三级。这意味着,首尔将禁止10人以上的集会,除传染高危设施外,传染中度危险设施也将暂停运营,同时停止各级学校学生返校上学,改以远程方式授课。

此举与之前其他发达国家实施的“封闭”措施类似,对经济的冲击不言而喻。根据此前的数据,韩国已连续两个季度负增长。针对此轮疫情,韩国的知名智库之一现代经济研究院在23日下调对今年韩国经济增长的预期,从0.3%降至-0.5%。

对于高度依赖外国市场的韩国而言,国内疫情的扩散风险或许是暂时的危机;但外需市场的长期疲软,无疑是更严峻的挑战。面对疫情带来的冲击,青瓦台无疑需要制定更精准的防疫措施,来最大限度减少损失。

□于若莹(韩国庆南大学极东研究所进行博士后)

来源: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