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韩收回作战指挥权遭遇“太极推手”

美国和韩国军方指挥所联合演习8月18日起举行,这是两军今年首场联合军演。演习以朝鲜半岛爆发严重危机态势为背景,采取计算机模拟形式,分防御和反击两个阶段,演练美韩联军在作战程序上如何协调应对半岛危机。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美韩两军参演人数、演习规模、演练内容较往年有所减少。然而,在疫情风险笼罩下,美韩执意练兵,除共同应对半岛可能出现的危机态势外,背后还有各自战略考量,并伴随着复杂的利益争斗。

韩国在推动联合军演方面态度积极。一方面,借助同盟力量维护自身国家安全和半岛局势稳定是其一贯做法。当前,朝核问题和平解决进程出现波折,南北首脑会谈共识难以落实,合作计划受阻,和解意愿有所衰减,双方关系出现了向着对抗示强方向发展的苗头。通过联合军演,保持一定程度的威慑态势,韩国意在展现以压促谈、前推南北关系的姿态,有效回应国内民众安全关切,赢得舆论支持。

另一方面,由于上半年既定的美韩联合军演无限期推迟,此次军演对韩军极为重要。根据美韩达成的关于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的相关协议,双方将分3个阶段,通过联合演习训练对韩军作战能力进行评估。2019年已完成韩军初始作战能力评估,此次演习主要是评估韩军完全作战能力,2021年还将进行遂行任务能力评估。如果条件具备,韩军有望在2022年,也就是文在寅政府任期结束前完成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实现对国民的既定承诺。事实上,在几天前的8月10日,韩国国防部公布《2021-2025年国防中期计划》,计划5年投入300.7万亿韩元(约合1.7656万亿元人民币),发展多种作战能力,推进武器装备更新换代,并持续调整完善韩美联合指挥体制等,为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扫除障碍。

美国在联合军演问题上始终半推半就,留有一手。特朗普政府认为军演费力耗财,效果有限,近两年来根据其对朝政策和半岛局势发展变化,减少同韩国的军演次数,缩减军演规模,并乐见韩国在自身防务方面承担更多责任,以减轻美国在半岛事务方面的安全负担。

与此同时,美国更希望利用盟友谋取地区战略利益,争取大国博弈优势,因而始终把联合军演作为推动美韩军事一体化的重要手段。与韩军关注内容不同,美军重点演练双方联合指挥体制、联合作战程序、武器装备的互联互通互操作性等,关注的是两军融合度和一体化,目的是为未来实现战略上的有效运用奠定基础。更为重要的是,美国积极利用韩国急于求成的心理,开始坐地起价,谋求韩国在美印太战略中发挥更大作用,希望必要时韩能支援美在韩以外地区的军事活动,并在经贸和军售、驻韩美军防卫费分担等问题上,争取一些看得见的现实利益。

有分析认为,此次“缩水版”的军演难以一次性完成对韩军的完全作战能力评估,部分评估内容可能延期至明年初举行,韩军作战能力这一硬指标能否如期具备尚未有定数。加之,新冠肺炎疫情目前仍在蔓延,国际安全形势和半岛局势也可能出现新情况,已经多次推迟的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将面临更大变数。

同时,由于美韩同盟关系的不对称性,两国围绕控制与反控制的博弈将不时加剧。美国在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等方面玩“太极推手”,韩国争取战略自主的努力必然面临更大阻力。可以预见,未来一段时间,即便韩国在半岛事务上的话语权增大,战略自主性有所提升,韩国在亚太地区乃至全球问题上也仍将受制于美,甚至还可能面临在许多敏感问题上选边站队的艰难抉择。

来源:解放军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