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美国政治学者:特朗普加剧美国社会撕裂

星岛环球网消息:日本《读卖新闻》9月6日发表了美国政治学者弗朗西斯·福山的题为《特朗普加剧美国社会撕裂》的文章,摘编如下:

11月3日,美国选民将迎来迄今为止影响最为重大的一次总统选举。问题在于我们该如何评价唐纳德·特朗普的第一个任期。

禁止移民。退出国际组织或协定。发起贸易战,不仅针对中国等竞争对手,甚至将日本和德国等盟国也当成打击的对象。让已经陷入严重撕裂的美国国内的两极分化态势进一步恶化、出台煽动对立的种族主义政策。假设他连任,特朗普总统可能变本加厉推行上述导致争议的政策。

选举结果的预测一直充满变数。今年1月时,特朗普的连任之路还是一片光明。强劲的经济增长和史上最低的失业率使得大部分美国民众对现在的生活感到满意。恰在此时新冠肺炎疫情袭来,特朗普的连任战略顿时陷入危险境地。这是因为政府在疫情应对方面表现得太过无能。

美国的新冠肺炎病亡者数量高居全球第一,截至8月下旬已经超过了18万人。确诊病例在人口中的占比也数倍于其他发达国家。不以抗疫为优先课题的结果就是经济增长率暴跌、失业率跃升至两位数、数千家企业倒闭。

就在疫情肆虐的5月25日,明尼苏达州发生了白人警察暴力执法致死非裔男子的事件。针对警察的抗议声浪已经发展为非裔美国人寻求消除种族歧视的“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大批愤怒的民众走上街头。

过去半个世纪的美国历任总统无不致力于寻求实现国民的团结。但是特朗普明确站在警察一边,甚至将参与抗议的民众斥为抢劫者和无政府主义者。这种赤裸裸的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煽动性言论虽然稳固了以保守派为核心的特朗普的基本盘,却加剧了更多美国民众的反特朗普情绪。

民主党方面,预选中表现最为稳健的前副总统乔·拜登最终获得了党内提名。特朗普在新冠肺炎疫情、经济和种族问题上的表现也反映在了不断下跌的支持率上,而拜登一度将领先幅度扩大到10个百分点,看上去民主党的胜利似乎已成定局。

但是真正的战斗才刚刚打响。特朗普总统连任的可能性仍然充分存在。因为比起疫情,如何维护“法律与秩序”眼下成了更多选民关注的问题。

全美各地针对种族问题爆发的抗议示威和对立冲突此起彼伏。抢劫、骚乱、流血事件时有发生。但是无论是拜登还是民主党在反对暴力方面都没能展现出足够的强硬。

在不久前举行的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无论是特朗普本人还是共和党高层,说话的口气都好像新冠肺炎疫情已经被彻底战胜。即便他是特朗普,总还是有人会觉得把如此糟糕的防控表现说成是成功也太离谱了吧。但是美国政治的两个变化就是将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一是席卷美国社会的民主、共和两党的严重“族群对立”。

这种两极分化始于数十年前,在特朗普上台后愈演愈烈。今天,大量共和党人效忠的只是特朗普个人,而不再是小政府、个人自由等价值观和原则。“俄罗斯不是美国危险的敌人而是朋友”、“美国的疫情防控措施比任何其他国家都出色”……无论特朗普总统怎么说他们都照单全收。

第二个棘手的变化与技术和互联网相关。虽然所有人都可以畅所欲言,但其中也包含一些毫无根据的阴谋论和性质恶劣的诽谤中伤。

甚至美国可能正在遭遇与大选本身有关的重大危机。由于疫情肆虐,很多选民可能不会前往投票站,他们更愿意以邮寄选票的方式投票。但是特朗普在过去的三个月时间里一直锲而不舍地攻击邮寄投票不合法,却又给不出任何证据。这都是因为邮寄选票被认为对民主党有利。甚至他还在策划阻止邮寄选票被纳入最终计票。

一旦得票数接近,各州围绕选举结果势必争论不休,两党可能都会面临诉讼,甚至发展成街头运动。我们不得不说,大选之后的美国可能会陷入不惜动用暴力的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