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又出问题,波音深陷“多重危机”

原标题:[海外网深一度]又出问题,波音深陷“多重危机”

屋漏又逢连夜雨。在空难和疫情两座大山下的波音公司又遇上了麻烦。当地时间9月7日,波音787客机被曝出存在安全制造问题。该公司南卡罗来纳州工厂生产的部分零件,不符合自身的设计和制造标准。据悉,美国航空监管机构已经着手重新审查波音的质量控制问题。分析人士指出,这是自波音737MAX发生坠机事故以来,波音公司面临的又一起挑战。

事故频发,暴露管理问题

波音公司7日在一份声明中说,在一些787型飞机机身结合部的制造过程中发现两处问题,“综合作用下,出现一种不符合我们设计标准的状况”。这家飞机制造商确定8架飞机受到这一问题影响,需要检修。

有着“梦想客机”之称的波音787是首个主要采用复合材料制造机身的客机,也是航空史上首架超远程中型客机,是波音公司于2009年12月15日推出的全新型号。不过,“梦想”并未照进现实,“梦想客机”屡屡“折翼”。

2019年,美媒曾在报道中指责787这款宽体飞机粗制滥造。报道称,波音员工曾多次向FAA举报787的生产过程存在缺陷,机身满布碎片,可能会引致短路及火警。2020年7月,一架美联航的787飞机短短两天内在日本机场三次迫降,三次迫降的原因均为飞机左侧襟翼发生故障。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美国波音公司前员工约翰·巴内特去年曝料称,787客机的氧气系统存在问题,如果机舱突然减压,乘客可能没有氧气。在波音工作了32年的巴内特曾任质量控制工程师,2010年起被聘为波音南卡罗来纳州北查尔斯顿工厂的质量经理。

巴内特说,由于波音急于将新飞机从生产线下线,组装过程很匆忙,不得不在安全性上妥协。巴内特表示,他试图进一步调查此事,但遭到波音公司经理的阻挠。他在2017年向美国联邦航空局(FAA)投诉,公司未采取任何措施解决该问题。该指控被波音否认,公司表示所有飞机的制造均达到最高的安全性和质量水平。

美媒指出,近年来波音飞机生产问题频发,737 Max客机在半年时间内连续两次坠机,导致346人死亡;交付美国空军的KC-46A加油机也屡现质量问题。此次787客机的缺陷再一次证明,波音的生产线管理有多么混乱。

双重打击,加剧经营危机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飞机制造商之一,波音公司的命运转折点是两起严重的空难。2018年10月29日,印尼狮航一架波音737 MAX飞机起飞13分钟后坠海,机上189名乘客和机组人员全部遇难。不到半年后,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一架737-8客机(属于737MAX系列)从埃塞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机场起飞不久后也坠毁,机上157名乘客和机组人员全部遇难。

两起空难均关联客机防失速的机动特性增强系统(MCAS),737MAX系列客机随后遭全球停飞或禁飞,复飞预期也一推再推。受此影响,波音公司净利润大跌。2019年全年,波音营收765.59亿美元,同比减少24%;净亏损6.36亿美元,上年同期净收益104.6亿美元;共交付127架737系列飞机,上年同期为580架,同比下降78.10%。波音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丹尼斯·米伦伯格曾表示,公司当前的重点是保证安全、恢复737MAX系列客机服务,以及重新赢得客户、监管者和乘客的信任和信心。

未曾想,停飞风波尚未平息,新冠疫情又暴发。各国政府纷纷限制人员流动,导致航空客运量大幅减少。数据显示,今年的商用航空运输量将下降8.9%,自1978年的42年来最大幅度的下降。自身难保的航空公司纷纷推迟飞机采购订单。

波音公司称,8月份损失了20架飞机订单,交付飞机数量为8架,这已是连续第七个月取消订单超过新订单。CNN称,波音公司的客户今年已累计取消了445架飞机订单。截至8月,2020年波音仅交付了87架商用飞机,而去年同期的数量为276架。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表示,对于屡受打击的波音公司来说,787机型可以说是关键收入的来源。此次曝光的安全问题将进一步限制波音飞机的交付量。

利益勾连,引发舆论忧虑

对于此次波音787客机被曝出的问题,美国《华尔街日报》援引一份联邦航空局内部纪要报道,联邦航空局的调查可能针对波音质量管控体系。不过,联邦航空局也告诉法新社记者:“就当前调查而言,推测对航空安全的影响还为时尚早。”

尽管调查结果尚未出炉,舆论却开始担忧联邦航空局再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西雅图时报》此前报道称,联邦航空管理局长期以来将安全认证工作交给波音公司自行评估,甚至允许波音公司自行任命负责测试和安全的人员。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前主席吉姆·霍尔表示,“这引起了一系列的问题,比如航空局是不是得到了足够的资金、配备的人员是否足够,以及他们是否拥有独立的监管权等等。”

▲

《华盛顿邮报》报道截图

美媒《华盛顿邮报》在去年3月的一篇文章中,分析了美国政府和波音公司长期以来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在美国公司之间的竞争中,政府通常会保持中立。但波音是个例外,因为波音公司雇佣了成千上万的美国人,而它的主要竞争对手——空客公司,则是在欧洲。

文章称,波音公司从诞生之初,就同美国之间存在依赖关系。这家全美规模最大的制造企业之一,创造了数十万个工作岗位,通过为全球供应飞机,进一步促进美国的出口。几十年来,美国总统一直倡导维护波音公司的利益。在过去三十年间,美国总统的专机“空军一号”的主要机型也是波音的“VC-25As”。

长期以来,波音是美军的飞机供应商,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制造了近10万架飞机。近年来,波音公司拿下多笔军事合同。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国防工业专家安德鲁·亨特表示,波音公司深度参与了政府实施的计划。奥巴马政府是这样,特朗普政府也是这样。“很显然,风险在于,当承担监管责任的政府部门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与一家公司密切合作时,人们担心这可能会影响政府机构的独立性。”

分析人士称,五角大楼与波音公司之间的密切关系是长期“旋转门”文化的一部分。美国政府监督项目国防信息主任曼迪·史密斯伯格(Mandy Smithberger)直言,“旋转门”带来的最大问题是:美国官员是否对波音的问题表示犹豫,以免不利于自己卸任后的前景。“波音是他们离开政府时的潜在就业机会,他们是否会选择竭尽全力予以保护。”

来源:海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