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当“抗疫”撞上“脱欧”,欧盟会把自己玩脱吗?

撕裂的欧洲在分歧中寻找最大公约数。

15日,为期两天的欧盟峰会又要召开了。

去年,欧洲人还在热火朝天地讨论“欧洲联军”和统一市场的问题。今年,协调各成员国的疫情应对措施,以及未来同英国的贸易关系——这两个更现实而迫切的问题摆在欧盟领导人面前。

尽管依旧谈的是疫情、“脱欧”,人们却在成员国噼里啪啦的小算盘声中,听到了“欧洲一体化”梦碎掉的声音。在分歧中寻找最大公约数,究竟有多难?

协调各国防疫政策没意义?

刚见过法国总统马克龙的海外属地官员,确诊!

德国柏林、法兰克福、不莱梅和杜塞尔多夫,相继“失守”!

西班牙马德里申请解除警戒状态,遭拒!

奥地利全国亮橙色警报的地区,越来越多!

来势汹汹的第二波疫情正冲击着欧洲,抗疫“持久战”已成预料之中的事。

疫情不等人,欧盟的希望自然是:

要让成员国步调一致,统一卫生政策、规范隔离时长、协调旅行指南,共同抗疫。

然而,现实却是:

在曾被视为欧洲抗疫典范的德国,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做出了“有疫苗也无法恢复正常生活”的判断;

而欧洲感染率最高的荷兰,检测设施和工作人员极度短缺,酒吧餐馆里供顾客留下联络信息的小册子还无人理会;

今年4月,荷兰三所大学的病毒学家从防疫抗疫智库的统计数据中得出结论,新冠肺炎疫情可能会持续数月之久。

西班牙卫生部虽说上线了一款用于病毒追踪的手机应用程序,但只有不到一成的民众下载了,与此同时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在防疫措施上还龃龉不断……

本国的防疫政策自上而下都如此难落地,又怎么顾得上欧盟?一些国家的驻欧盟大使直言,各国检测能力、经济因素等差异巨大,“试图协调各国卫生政策几乎没有意义”。

但另一方面,欠缺协调性的抗疫,又能走多远?这个问题已经开始让欧洲人感到困扰。

刺激经济计划有人不领情

调整各国卫生防疫政策而不得,拖累的终是欧盟成员国的经济。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6月份发布的预测显示,今年欧元区的经济可能将收缩10.2%。德国财政部长奥拉夫·肖尔茨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认为德国经济可能要在2022年初才能恢复至疫情前的水平。

为了缓解疫情对经济的冲击,欧盟做了一件大事,通过了一项价值1亿欧元的基金和7500亿欧元的复苏财政预算。

但面对这份号称欧盟“史上最强”的经济刺激计划,也有成员国并不领情。波兰副总理卡钦斯基表示,波兰可能会否决未来7年的欧盟预算框架,以及针对新冠疫情冲击的经济复苏计划,理由是欧盟将成员国获得资金的门槛设定为“共同价值观和法治”。“这是对波兰的勒索。”卡钦斯基说道。

众口难调,欧盟心里那是。。。

与英谈判还有太多谈不拢

更令欧盟烦心的,还有英国“脱欧”后与欧盟的贸易关系何去何从。

各方都在关注,2016年公投拉开序幕的“脱欧”大戏能否在这一次的欧盟峰会上“剧终”,给个痛快答案。

旁观者如此,就更别提当事人了。

前两天,欧洲理事会主席查尔斯·米歇尔在社交媒体上转发了一张漫画。

“漫画中,他、欧盟负责与英国谈判的首席谈判代表巴尼耶、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坐在牌桌前,对面坐着的英国首相约翰逊盯着手头的五张扑克牌——全是小丑。配文是:“那么鲍里斯·约翰逊会按照查尔斯·米歇尔的意愿去做,然后把他当牌放到桌上吗?”米歇尔此举似乎是在再度提醒英国人,别忘了上周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上周在爱尔兰发出的最后通牒:“摊牌吧,有什么话直说!”

但这是一场心理博弈。

从《内部市场法案》到寻求“迷你协议”,最近又释放出准备好无协议“脱欧”的强硬信号,甚至表示已经做好了英镑下跌的准备。英国希望利用这些作为筹码,制造对手,调动民意,进而向欧盟施压,获得更多利益,尤其是在经济被疫情拖累的当下。

双方达成一致本就很不容易了,偏偏,在与英国谈判的底线上,欧盟内部也有“拖后腿”的。

芬兰警告英国和欧盟的谈判代表,当下双方的分歧可不只是公平竞争环境和法国人最关心的渔业这两个核心症结。“欧盟27国各自具体的敏感需要得在欧盟与英国的谈判中得到更多关注。”芬兰的欧盟事务部长蒂蒂·图普布兰宁进一步说道,“对我们芬兰而言,重要的是更多的关注航空议题。”

干脆,无论是先达成“迷你协议”让子弹再飞一会儿,还是索性撂摊子谈崩,英欧都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不过就是英国无协议“脱欧”罢了。

只是未来,英国和欧盟都需要从这场持续了4年多的闹剧中抽出身来,让自己好好喘口气。

有研究显示,如果双方不能达成一致,加上疫情影响,英国会在未来10年里每年损失1340亿英镑,而欧盟企业将损失超过70万个就业岗位,“法德轴心”受到的冲击最大。

艰难的欧洲一体化之路

虽然欧洲一体化的进程推动了70余年,虽然法国总统马克龙曾一度试图扛起欧洲一体化的大旗,但“团结一致”“铁板一块”至今依然是个悬在半空的梦。

去年,容克在卸任欧委会主席前的最后一次盟情咨文中,将“团结”和“欧洲主权”作为关键词,用“内忧外患”概括2020年欧洲可能面临的最大问题。因为东与西,南和北,各有差异的发展阶段,相异的思维模式、治理理念制度,以及不同的经济利益、安全防务诉求,向来是欧盟在追求欧洲一体化这一目标上的羁绊。

历经3年半长跑,英国终于在格林尼治标准时间今年1月31日23时(北京时间2月1日7时)正式脱离欧盟。“脱欧”当天,有人在哭泣,有人在呼吁欧盟成员国团结。

今年的疫情本该是对各国在防疫、经济等领域合作能力的一次考验,但现实却是,进一步放大了欧盟各成员国步调不一的问题。

在这个焦头烂额的时刻,欧盟峰会究竟会在这样的内外拉扯中寻到一个怎样的最大公约数,为欧洲一体化托起一个怎样的未来?

恐怕欧洲人现在已无暇顾及。

来源:新民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