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对中国的看法,拜登亲口表态

近日,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60分钟》节目对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做了一场专访。主持人诺拉·奥唐纳追问拜登:“哪个国家是美国最大的威胁?”拜登的回答是“美国最大威胁是俄罗斯,中国是最大竞争对手”。

 《60分钟》的推特截图 

《60分钟》的推特截图

“从破坏我们的安全与盟友关系来说,目前(最大的威胁)是俄罗斯”。拜登紧接着说,中国是美国最大的竞争对手,“取决于我们如何处理(中美)关系,这将决定中美之间是竞争对手,还是进入涉及军事层面的更严重竞争。”

有美国网友对此称赞道:“他抓住了问题的关键!”

也有网友认为拜登对国际关系的理解水平远在特朗普之上,称“特朗普无法规划长期战略,而拜登正擅长此术。”

还有网友称,“对美国而言,最大的威胁应该是愚蠢。改变愚蠢,同时不要发起战争,一切就都会好的。”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事实上,拜登此次言论与他之前强调“要依靠联盟的方式来重塑美国地位”的态度基本一致。

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指出,比如在新冠疫情的处置上,拜登希望“由美国协调全球对策,而不是让每个国家都自生自灭,或者让中国或俄罗斯领导全球对策,这样才能使所有人受益。”

拜登资料图。图源:CBS 

拜登资料图。图源:CBS

拜登在《外交事务》上发表的文章《为什么美国要再次领导世界》中称,在亚太地区,他宣称在其治下的美国将会进一步巩固与澳大利亚、日本和韩国的联盟关系,深化从印度到印度尼西亚的伙伴关系,在一个将决定美国未来的地区推进共同的价值观,以此强化与北美和欧洲以外的朋友们的团结。

报道截图。图源:《外交事务》杂志 

报道截图。图源:《外交事务》杂志

由此可见,拜登的战略方向是让美国强调传统西方联盟体系的内部团结,通过联盟来塑造整体性的对华战略,统合民主联盟的庞大资源来联合“制华”。

美国《国会山报》注意到,“在这个竞选季,围绕中国的政治热议甚嚣尘上。”大打中国牌是美国历年总统大选绕不过去的环节,即便中国再三反对不愿牵扯进去,总统候选人们也乐此不疲。2020年的总统大选依然延续了这个套路,共和党和民主党在涉华问题上只有语言表达的不同,没有实质意义的差别。

上周,特朗普也参加了CBS的《60分钟》节目录制。主持人对特朗普提出了相似的问题:“谁是美国外交上最大的对手?” 特朗普当时直接回答“中国”。只是在具体用词上拿捏不准中国到底“是一个对手(adversary), 竞争者(competitor)”,还是“在许多方面是敌人(foe)”。

对于美国大选中的“中国话题”,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多次表示,中方对美国的大选不感兴趣,也希望美国在大选中不要拿中国说事。

来源:长安街知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