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美国人要“往北逃” 认真的?

原标题:美国人要“往北逃”,认真的?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及疫情应对、过亿(占总数六成以上)邮寄及提前投票、计票缓慢及现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阵营不断就选举程序发起投诉等种种原因,选举结果未能在大选当日公布。

当地时间11月7日,多家美媒宣布拜登当选新任美国总统,现任总统特朗普却不承认败选。

人们普遍担心,美国政坛和社会的混乱恐怕要且持续一阵子。

此时,美加媒体纷纷报道,许多美国人有意移民北方邻国加拿大。

这,是真的么?

文 | 陶短房 旅加学者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

认真考虑“往北搬家”

虽然“大选当天美国用户对‘如何移民加拿大’的搜索量至少增长700%”是个“网传”,但“美国人对移民加拿大兴趣大增”可不是小道消息或移民律师的“软文”,而是正规权威媒体——加拿大广播公司(CBC)的报道。

11月3日,CBC记者库里(Brooklyn Currie)发表长篇专题报道,称为数众多担心此次大选后遗症的美国人“正开始认真考虑永久移居加拿大”。

报道援引加拿大新斯科舍省哈利法克斯市移民律师科恩(Lee Cohen)的话,此次大选凸显了当前美国社会正日益陷入尖锐的族群对立,社会和政治生态日趋“二元分化”,令越来越多美国人开始对生存状况和前景感到“忧虑和恐惧”。这位律师认为,如果特朗普连任,想移民加拿大的美国人会更多;即便特朗普败选,如果纠缠不休,或虽勉强认输但社会对立依旧,也仍然会有很多美国人认真考虑“往北搬家”。

一位自称摩尔那(Molnar)的非洲裔美国人表示,认真考虑移民加拿大的美国人,主要是“有色人种、崇尚自由主义的人,以及感到在当今美国社会被孤立和排挤的人”。在社会尖锐二元对立的情况下“认为在美国待下去,未来会充满不确定性”,还不如索性一走了之。

科恩称,上次接到这么多美国公民的移民咨询,还是2000年小布什(George Walker Bush)第一次当选前后。但那一次,大多数这类咨询都只是一个电话问个简单程序,然后再无下文,这一次“感觉很多人都是来真的”。

虽然,有些咨询者(如摩尔那)表示,如果拜登当选“可能会先静观一下”,但普遍表示“办移民不会停”“如果族群对立和社会混乱的状况得不到改善,谁是总统我们都会走”。而科恩则表示,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不论下届美国总统是谁,都不可能让积弊已深的美国一下还原到让这些打算离开者放心的地步。

加拿大每年约有3%的新移民来自美国,近几年数字一直稳定在11000人上下。2019年,美国次于印度、中国、菲律宾、尼日利亚,列加拿大移民来源国第五位,移民总数为10800人。同期加拿大接纳外国移民总人数为341180人(加拿大联邦移民部CIC)。

2

“往北逃”,由来已久

18世纪末,北美独立战争时期,位于今天美国境内的北美十三州发动了旨在驱逐英国殖民势力、建立统一美利坚合众国的战争。1783年,战争以美国胜利告终。

英国人走了,但已成为美国的十三州上仍居住着成千上万的亲英派白人(即“保王党”,loyalists)。加美边境美方一侧,还有许多战争中与英军结盟的印第安部落, 他们遭到新生美国的另眼相看、排挤,甚至虐杀。

于是,人们开始了第一次“往北逃”。

人们纷纷收拾行李、扶老携幼、背井离乡,迁居到仍然在英国版图中的“魁北克”——即1763年英国人从法国人手中夺取的“新法兰西”。

大批(据说仅美国建国后的一批就在10万以上)说英语移民的到来彻底改变了“魁北克”的人口结构。殖民当局将“魁北克”划分为说英语的“上加拿大”,和说法语的“下加拿大”。

美国一心想将加拿大一口吞下,导致1812年第二次独立战争爆发。这场战争以英国-加拿大联军的胜利和美国的失败告终(英加联军曾偷袭并攻占美国首都华盛顿,将总统府付之一炬后扬长而去,美国人不得不用白灰把被火熏黑的总统府粉刷一遍,“白宫”即由此得名),从此美加边境便迎来了长达200多年的和平。

这次战争再次导致大量亲英派美国人逃亡并定居加拿大。

1876年,加拿大联邦成立,上下加拿大分别成为加拿大最大的英语省份安大略省,和最大的法语省份魁北克省。可以说,如果没有这次关键性的美国亲英派集体移民,今天的加拿大很可能是个以法语为主的国家,绝不会是现在的面貌。

第二次美国移民潮,是黑奴带来的。

据史料记载,1783年美国和英国签订和平条约时,曾因为两个“细枝末节问题”久拖不决:

一个是“赔偿保王党在战争中的财产损失”,这是英方对美方的要求;

另一个则是“交回战争中逃亡到英军中的黑奴,还给其美国主人”,这是美方对英方的要求。

最终这两个要求都不了了之。

但这一逸闻折射出一个残酷的事实——北美独立战争可并非单纯的“争取自由和解放的反殖民战争”,至少对黑奴和印第安人而言完全不是如此。当时,英国已酝酿废除奴隶制(1807年3月25日正式废除),而美国在独立时却完全没有这样的意识。

黑奴问题在美国独立后的最初半个多世纪,成为美国社会最突出的矛盾。

北方废奴州和部分南方自由派白人,最初希望用赎买方式,并将黑奴送回非洲独立建国(因此出现了回非洲美国黑奴在美国保护下建立的“独立国家”利比里亚)。发现“此路不通”后,部分激进废奴主义者就通过所谓“地下铁路”(Underground Railroad),将南方蓄奴州黑奴偷偷解救到北方废奴州。

但在联邦层面,美国奴隶制仍然合法。南方奴隶主只要能拿出“合法凭证”,并当场抓住逃到北方的黑奴,仍有权将他带回去继续奴役。

而此时的上加拿大,早在1793年就通过了《限制奴隶制法》(1793 Act to Limit Slavery),并明文规定“任何踏上上加拿大土地的被奴役者即获自由”。

第二次独立战争中,一些加拿大黑人参加了战争,他们中有来自牙买加等加勒比殖民地的,也有个别来自美国的。

战争结束后,一些美国南方籍军官的黑奴仆役,回到美国南方后,偷偷告诉黑人同伴“加拿大军队里有穿着红色衣服(军服)的黑人”,这让黑奴产生了逃亡加拿大获得“彻底自由”的信念。

许多“地下铁路”组织者也意识到这一点,自1830年尤其1850年美国通过《逃亡奴隶法》(Fugitive Slave Act)后,开始更多地将加拿大作为“地下铁路”的终点,他们中的代表人物包括塔布曼(Harriet Tubman)、斯蒂尔(William Still)和洛根(Jermain Loguen)等。

在“地下铁路”运动中,加拿大(主要是今天的安大略和魁北克省)被称为“天堂”(heaven)、“应许之地”(the Promised Land),而逃亡加拿大的行动则被称作“水葫芦”(The drinking gourd),这是北斗七星所在大熊星座(Big Dipper Constellation)的俗称,意思是“向北走就能获得自由”。

据统计,至南北战争结束美国奴隶制,“地下铁路”帮助至少3万-4万黑奴进入加拿大,仅1850-1860年就有1.5万-2万人。在今天安大略省的尼亚加拉瀑布城、巴克斯顿、查塔姆、欧文桑德、温莎、桑维奇、汉密尔顿、布兰特福德、伦敦、多伦多、奥克维尔,都建立了强大的原美国黑人社区,并一直延续至今。

在南北战争前,一些美国奴隶主也曾组织“赏金猎人(Bounty Hunter)”进入加拿大追捕黑奴,将他们秘密带回美国。这种肮脏勾当因为“约瑟夫事件”而曝光:当时“赏金猎人”试图在查塔姆捕捉逃亡黑人约瑟夫·亚历山大(Joseph Alexander),换取100美元赏金,结果被当地黑人社区和本地其他居民发现,人们包围“赏金猎人”所居住的旅馆(Royal Exchange Hotel),将他们驱逐出城。“约瑟夫事件”后,“赏金猎人”不得不收敛。

第三次历史上的美国人大规模北逃,是二战之后的事。

二战后美国不断发动对外战争,并在1975年之前一直实行义务兵役制。为逃避兵役登记,大批反战美国青年移民甚至偷渡并滞留在加拿大,并获得加拿大政府的“无保留庇护”。“兵役问题”一度成为美加关系中最大的障碍。

1975年,时任美国总统福特迫于越战中强大的反战压力,发布第4360号总统公告(Proclamation 4360),废除义务兵役制度,此后躲避兵役登记的“北逃者”基本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人数不多,但影响巨大的反战美国逃兵。

据统计,因反对越战而逃到加拿大的美国逃兵、逃避服兵役者多达5万-12万(口径不同),因反对伊拉克战争逃到加拿大的美国逃兵约200人。

2006年,加拿大联邦保守党哈珀(Stephen Harper)内阁上台,以“美国已不存在义务兵役制”为由,宣布拒绝接纳美国逃兵,并将分批遣返滞留在加拿大的全部美国逃兵。

2008年7月,第一名被遣返的美国逃兵朗(Robin Long)被遣返,随即判刑15个月,引发加拿大社会强烈不满;2012年3月,唯一的女逃兵里维拉(Kimberly Rivera)被遣返并送上军事法庭,导致更广泛的加拿大社会抗议,遣返不得不暂时搁置。

2015年,联邦保守党败选,联邦自由党的特鲁多(Justin Trudeau)内阁上台,因“毫无保留接纳美国逃兵”的政策最初是其父、前加拿大联邦总理皮埃尔·特鲁多(Pierre Trudeau)所提倡,遣返逃加美国逃兵问题再度不了了之。

正所谓“一行征雁向南飞,两只烤鸭往北走”,美国人一有风吹草动便往加拿大走,是有悠久历史传统的。

3

想走的与不想走的理由

有意移民加拿大的美国人“为什么想走”?

日前,盖洛普民调列举了五大理由:

——免费全民医保

在美国,不论是否实行“奥巴马医改”,医疗费用都是普通家庭巨大的压力,加拿大医保虽然被揶揄“效率低下”,但好歹是真不要钱的;

——工作时间更短

加拿大全职工作者每周平均工作40小时,而美国则是47小时,且美国的加班比加拿大多得多;

——休假

在加拿大,带薪假日是法定的,而鲜为外人所知的是,美国并没有法定带薪假日,带薪与否要看雇主心情;

——带薪产假

加拿大带薪产假高达35-61周,加拿大就业保险(EI)对新爸爸、新妈妈十分慷慨,而美国只有12周产假,且是无薪的;

——对移民更欢迎

加拿大是世界上对移民接纳度最高的国家,并没有那么多让人反感的“大熔炉”要新“客人”去忍受。

此外,尽管盖洛普民调未提及但许多调查者都格外强调的,是美国与加拿大都是英语国家——尽管美加英语其实差异很大且互相鄙夷,加拿大觉得美国英语口音“粗鄙”,而美国人则嘲笑一些加拿大词汇“上不得台面”,比如“厕所”,美国人习惯叫“洗手间”(toilet),而加拿大人却叫着土得掉渣的“茅厕”(washroom)。

不想走的理由也一目了然:

——免费全民医保

有多少美国人羡慕就有多少美国人憎恶,“医疗”在美国和加拿大人相互吐槽中,和“去危险地方旅游”并列“吐槽梗第一”;

——收入

加拿大高薪岗位少,即便是高薪岗位,薪水也比美国同行低,更要命的是,税却比美国高得多;

——高税收高物价

没办法,高福利的必然伴生品;

——对美国人并不那么友善

和许多中国人想象的不同,加拿大人并不那么喜欢美国人,尤其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更甚。为防止美国人“浪进来”(加拿大对美关闭了边境),许多边界附近的加拿大人甚至开着自家越野车、游艇、小飞机去巡逻和抓捕,扮演一回“洋版朝阳群众”,美国牌照的汽车在加拿大被“花”更是家常便饭。

有人指出,因为上述“不想走的理由”,美国移居加拿大的人以富豪、边缘职业者和退休老人居多——而这偏偏又是加拿大人所不太满意的。

那么怎么去加拿大?

前面提到的黑人摩尔那打算寻求政治庇护,这在当今几乎是行不通的;至少到11月21日加美边境因疫情被关闭(大概率还会延长),不论“过境、然后滞留”或干脆偷渡,目前都很困难。

最现实的途径,是所谓“快速移民通道”(Express Entry),包括联邦技术工人计划(FSWP)、联邦技术交易计划(FSTP)和加拿大工作经验计划(CEC)。由于美国申请者在“北美学习工作经验”和“语言”两个其它国家移民的最大关卡面前畅通无阻,这是美国人移民加拿大性价比最高的通道。

2017-2019年之间,美国“快速移民通道”申请者占比,从7%升至12%——但他们中85%是无法取得在美移民合法身份的非美国人,预计今年起这一情况会发生显著变化。

不过,得趁早了:即便是“快速移民通道”,从申请到批准至少也要6个月。

来源:瞭望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