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俄媒文章:特朗普给拜登留下外交“烂摊子”

星岛环球网消息: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网站11月8日刊发题为《拜登政府会发现难以融入一个被特朗普改变的世界》的文章称,特朗普在外交领域给拜登留下“烂摊子”。文章作者是美国前海军陆战队情报官员斯科特·里特。全文摘编如下:

特朗普政府执政4年,打破了之前几乎所有的外交准则、传统和先例。改变的不仅仅是美国的政策,世界也发生了变化,以被迫适应特朗普在国际事务上的非常规做法。试图重建2016年世界的拜登政府将发现自己没有准备好应对“后特朗普世界”严峻的新现实。

重新“进群”路途艰难

修复美国经济将是拜登政府在国内的头等大事,这就不能不考虑到中美关系的状态。寻求结束当前中美贸易战的政策将与拜登有关中国在南海及其他地区军事存在的强硬言论相抵触。很难看出如何能够孤立地完成其中任何一项任务,这意味着从特朗普政府那里继承下来的现状很可能会在今后一段时间内持续下去。

拜登曾承诺,他一就任总统就会立即重返《巴黎协定》。当今年11月4日美国正式退出该协定时,拜登在推特上发文回应道:“今天,特朗普政府正式退出《巴黎协定》。而在整整77天后,拜登政府将重新加入。”

重新加入《巴黎协定》不是个多大的问题,但是,在美国经济因新冠疫情而举步维艰时,拜登不大可能让国会为一项数万亿美元的计划提供资金。简言之,拜登重新加入《巴黎协定》的计划只不过是一场没有任何真正成功机会的政治表演。

伊核问题上举棋不定

拜登的另一个“第一天”的要务是重新加入伊朗核协议。拜登曾承诺,“如果伊朗恢复履约”,他将重新加入该协议。

拜登政府面临的首要挑战之一是要解决什么构成“恢复履约”的问题。退出伊朗核协议的是美国而不是伊朗,而伊朗核协议框架现在依然存在,但没有了美国。因此,必须迈出的第一步是美国无条件地重新加入协议。只有到那个时候,伊朗才会考虑恢复就伊朗核协议之后的任何协议进行谈判的可能性。

然而,拜登的重要外交政策顾问们似乎重新考虑了他们在伊朗制裁问题上的立场。一旦美国重新加入伊朗核协议,这些制裁就会被取消。有一种感觉是,特朗普的“极限施压”政策也许即将带来回报。拜登阵营没有对未来的核政策、弹道导弹或地区干预做出任何预先的承诺,他们认为继续实施制裁可能是对付伊朗的最佳政策选项。

艰难弥合美欧关系

北约本身就是拜登政府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拜登曾说,他将恢复美国与北约盟友之间因特朗普政府执政4年而趋于紧张的关系。

但这到底意味着什么?拜登会保留特朗普已经开始撤离的驻德美军吗?拜登又将如何处置驻波兰美军?拜登对俄罗斯“强硬”的承诺是否会延续并翻倍,要求白俄罗斯举行新的选举?向乌克兰提供更具致命性的援助?进一步鼓励格鲁吉亚加入北约?在特朗普退出1987年的里程碑式《中导条约》后,拜登对于欧洲的中程导弹将采取怎样的政策?

现实是,特朗普在欧洲给有望上台的拜登政府留下了一个烂摊子,在一个领域的任何政策举措都会在另一个领域引发一大堆问题。

对外关系需要“重建”

拜登在整个竞选过程中都在宣传他对俄罗斯尤其是俄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将会多么“强硬”。然而,拜登政府一开始便将面临的两项重大决定更需要的是策略而不是力量。最迫在眉睫的问题将是延长奥巴马时代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该条约将于2021年2月到期。俄罗斯已表示它愿意无条件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而拜登政府很可能也会寻求这样做,以保留美俄之间仅剩的军备控制框架。然而,就后续条约进行谈判则需要一种至少是表面上的信任氛围,而这似乎是新上台的拜登政府所欠缺的,尤其是如果它同时要显得“强硬”的话。

另一个问题是连接俄罗斯与欧洲的北溪天然气管道二线项目。作为美国的北约重要盟友和拜登政府理所当然会寻求修复关系的国家之一,德国一直对美国干涉其主权经济利益的行为感到愤怒。

在担任奥巴马的副总统时,拜登曾说北溪天然气管道二线项目“对欧洲来说是一笔糟糕的交易”。种种迹象表明,拜登仍持这一立场。不过,即使拜登向德国伸出橄榄枝,软化他在北溪天然气管道二线项目上的立场,也并不意味着拜登会愿意软化美国在乌克兰问题上制裁俄罗斯的政策。事实是,拜登不太喜欢普京,因此很难想象会出现那种在大多数美俄重大外交突破之前会出现的私人关系,更不用说取得发展了。

有望上台的拜登政府还面临其他许多重要的外交政策挑战,包括朝核问题、也门战争等,拜登政府极有可能会寻求把曾在奥巴马政府任职的外交政策和国家安全专家招入麾下。但这些专家在2016年所离开的那个世界已不复存在。拜登的新外交政策团队将寻求与一个基于过时策略的世界重建关系,从而导致期望与结果脱节的可能性,而这种脱节可能会进一步加剧美国与国际社会的紧张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