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美外交学会会长:美国“一国两民”式撕裂还将继续

星岛环球网消息:日本《读卖新闻》11月16日发表题为《“一国两民”式的撕裂还将继续》的文章,作者为美国外交学会会长理查德·哈斯。全文摘编如下:

11月3日投开票的美国总统大选直到笔者写作本文时仍未结束,因为特朗普阵营还在要求重新计票或是提出法律异议。

这一次,美国选民的选择将给全世界带来影响。虽然最终计票结果尚未公布,但或许是时候看一看美国这个世界第一强国到底是怎样一副现状。

以积极的视角看,虽然存在新冠疫情导致的物理性制约因素,但投票率却创下新高,之后的开票过程也平稳顺利,暴力活动被限制在最小规模。各地的法院正在审查那些来自民主党占优势地区的邮寄选票,以判明美国邮政总局是否出于政治目的干扰投票。

特朗普在4日凌晨毫无根据地宣布自己获胜,但并未激起多大反响。看上去也没多少人认真倾听他关于停止计票的呼吁。

但是令人担忧的问题依然存在。美国的选民依旧处于极端撕裂的状态。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与民主党候选人拜登获得的票数差距很小。而且下一届政府很可能会面临国会参众两院分属共和党和民主党的“扭曲”局面。一方面民主党夺回了白宫,并将继续控制众议院,另一方面,共和党也没有失去他们在参议院的优势。

拜登获得的总票数创下总统选举史上的新高,可能比特朗普多出500万张,但是代表民主党的蓝色也未能获得压倒性优势。主流预测认为,共和党将守住民主党原本有望夺回的参议院席位,而且民主党还丢掉了几个众议院席位。由于选民的意思表达得并不清晰,政治版图并没有被重新绘制。

特朗普依旧能征善战,总票数比2016年大选时多了约1000万张,其总票数高居史上第二,比往届总统大选中任何获胜者的票数都要多,而且这还是在新增确诊病例日均十万以上、新增病亡人数日均千人以上的情况下取得的。虽然大选结果如实反映了他应对疫情的无能,但仍有近半数选民把票投给了特朗普。

即便败选已成定局,恐怕特朗普仍将继续吸引大众的目光,维持强大的话语权,甚至可能对2024年总统大选中共和党候选人提名拥有强大的影响力。今天的共和党与里根总统和小布什总统时代相比已经面目全非。所谓“特朗普主义”的当代美国民粹主义仍将维持强大的声势。

特朗普总统的做法并不令人惊讶。否定选举结果的合法性,虽然拿不出证据也还是要揭发存在不法行为。或许大部分特朗普的支持者也不准备承认拜登政府的合法性。特朗普极有可能直到最后一刻也不承认败选,并拒绝出席新总统的就职典礼。

美国老百姓仿佛生活在彼此隔绝的世界。他们选择与自己价值观相同的人住在一个社区,只看符合自己口味的新闻频道和网站。由于全美没有通行的公民教育,这种倾向正在向所有年龄层蔓延。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这种倾向与个人的经济能力并不直接相关,两位候选人在各个收入阶层都有支持者。不同年龄、性别、种族间的投票差异并没有预想的那么泾渭分明。他们的分歧主要围绕以什么方式解决问题。受教育水平一向是反映政治倾向的清晰指标。共和党支持阶层往往住在郊区和偏远地区,民主党支持者则更多地住在城市。

外交政策除了被居住在佛罗里达州南部的古巴裔和委内瑞拉裔选民利用外,在选战中基本上没有得到重视。

既然存在这样的背景,若不就总统的选出方式和政权的运行方式做出重大调整,是很难构建起支持基础的。

现有的体系存在严重缺陷,所有人都承认这一点却无法对改革达成共识。因为无论怎么改,有得利的一方,就有受损的一方,而受损的一方无疑会成为坚定的反改革力量。

这样一来,拜登政府的执政道路或许会困难重重,因为这将极大地取决于共和党参议院领袖米奇·麦康奈尔的得失计算,以及他会在多大程度上协助总统的工作,或者说有没有能力协助。如果拜登打算和麦康奈尔展开协调,那么他很可能会被要求让步,届时必然遭到民主党内意识形态色彩浓厚的强硬左派的抵制。

民主党原本期待此次大选成为对特朗普和特朗普行事风格的全盘否定,但这一预期落了空。共和党则谋求为特朗普路线正名,但同样没能实现。反倒是彻底暴露了今天的美国陷入了堪称“一国两民”的境地。两方势力必须共存,却无法预测他们能否共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