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特朗普再战2024? 副手成对手“旧臣”生芥蒂

原标题:特朗普再战2024? 副手成对手“旧臣”生芥蒂

↑11月6日,一名选举观察员在宾夕法尼亚匹兹堡一个计票点监督图据CNBC 

↑11月6日,一名选举观察员在宾夕法尼亚匹兹堡一个计票点监督图据CNBC

在美国2020年大选投票日后半月,现任总统、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仍未松口承认败选,其团队仍在多州提起多项诉讼,其中部分诉讼已被驳回。

上周,北达科他州参议员凯文·克拉默致电表示对其支持的时候,特朗普表示:“如果这次不行,我就四年后再竞选。”据Politico 11月16日报道,此次大选后共和党内部应出现“重置”,但特朗普再选的打算无疑会让其保持在党内的主宰力量,也给党内志在2024的潜在人选投下“阴影”。

对有着2024年大选希望的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及妮基·黑莉来说,追随旧主还是起身对决?这是个问题。

远眺2024,这些“旧臣”处境尴尬

据美国《新闻周刊》报道,11月的民调显示,共和党2024年潜在总统候选人的榜单上,副总统彭斯、犹他州参议员米特·罗姆尼、福克斯新闻主持人塔克·卡尔森、得克萨斯州参议院泰德·科鲁兹,以及美国前任驻联合国大使妮基·黑莉等支持率最高,榜单上还有国务卿蓬佩奥。

↑特朗普与彭斯、蓬佩奥在白宫图据《纽约时报》 

↑特朗普与彭斯、蓬佩奥在白宫图据《纽约时报》

据Politico报道,其中彭斯、蓬佩奥及黑莉三人的处境最为尴尬。在特朗普政府的这四年里,他们同特朗普站在了同一阵线,如今需要为自己的未来铺路,又唯恐得罪了特朗普及其几千万支持者。据CBS消息,截至11月17日,特朗普已经获得总计超过7334万张普选票,支持者甚众。

一位同彭斯关系亲近的共和党人表示:“到了某个时间点,他将不得不优先考虑自己的利益。”自大选开票以来,彭斯一直保持低调,但已经发出了自己有别于特朗普的信号:作为特朗普的盟友,他及其助手、发言人都避开了特朗普那些更为激烈的、更具分裂性的言论。11月13日晚的一个闭门会议上,彭斯就选举后在法庭上“保护选票的公正性”发言,但并没有提特朗普及其律师团队的阴谋论。

虽然明年1月离任的日期日渐临近,彭斯的去向至今不明。一位清楚其想法的消息人士表示,如果确实要挑战2024,彭斯很可能在接下来两年内为自己的政治生涯募集资金,协助共和党参众两院候选人的2022年中期选举。

↑2018年10月,黑莉宣布辞职 

↑2018年10月,黑莉宣布辞职

妮基·黑莉是美国前任驻联合国大使、南卡罗莱纳州前州长,在共和党内有着最好的履历,而作为少数族裔女性,她有望获得这些群体的支持。虽然黑莉并不总与特朗普保持一致,但也是其“忠臣”之一。此前多次有消息称,特朗普在本次大选中曾认真考虑并讨论过由她来替代彭斯,作为其副总统候选人。

特朗普“阴影”下,共和党内谁敢站出来?

据报道,很多共和党人都对于特朗普的2024年再战之说表达了挫败感,称这将让共和党没法翻过这一页,其他候选人都出不来。如彭斯和蓬佩奥一直有着走上总统之位的雄心,但有特朗普挡道可能就成不了。

共和党策略师们会担心,一旦同另一个潜在的总统候选人合作,如果特朗普再次赢得大选,他们可能会被拉入“黑名单”。同时,特朗普的参选对党内其他潜在候选人获取政治捐赠资金也极为不利。

特朗普再参选的可能性已经迫使一些有心参与2024竞逐的人出来回应了。2016年曾参与共和党初选的佛州参议员马克·卢比奥上周表示,特朗普一旦参选,“肯定是领跑者,很可能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

↑2016年共和党初选中,马克·卢比奥在自己的家乡被特朗普击败 

↑2016年共和党初选中,马克·卢比奥在自己的家乡被特朗普击败

也有些人目前还不愿表态。如果去访问艾奥瓦州或新罕布什尔州等早投票的州,类似公开行动可被视为公开对战特朗普,并失去特朗普的支持者。

“谁想当第一个站出来对战特朗普的党内总统候选人?”马克·卢比奥的2016年竞选团队发言人阿里克斯·科南特质疑道。

倒是那些此前就同特朗普有过冲突的人不会被劝退,他们采取了反特朗普路线,包括马里兰州州长拉里·霍根。

他们会试水,但只能寄希望他“回心转意”?

特朗普已经告诉过白宫官员,他一旦“退出”2020年大选,就可能宣布2024年参选。尽管有顾问怀疑,他不是认真的,这只不过是为了争取法律战的资金或保持自己的热度。但特朗普已经表示支持罗纳·麦克丹尼尔再当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确保了这位盟友在接下来两年内依然在党内处于高位。

↑特朗普与罗纳·麦克丹尼尔图据美联社 

↑特朗普与罗纳·麦克丹尼尔图据美联社

“不管特朗普是真要再参选,还是只是暗示,他都毫无疑问地将是共和党内的主宰力量。但政治从来不会风平浪静,波澜不起。”小布什政府的新闻秘书阿里·弗雷彻表示:“其他候选人会试水,尤其是在2022年那一轮中期选举里助力国会候选人,那时还不需要官宣自己的总统竞逐意愿。”

报道认为,2024年竞逐者们最大的希望就是特朗普慢慢退隐,不管是因为选民认识到他是个败选的前总统,还是他在选举后的法律战中受损。一些共和党人已经开始了具体的提升个人政治形象的项目。如果共和党在2022年中期选举中得利,他们就能以此居功。

彭斯等三人都在特朗普政府中建立起了个人政治履历,建立了捐款人关系网,也加深了同保守派的关系。如果特朗普最终决定不再参选,他们将获得超出党内其他人的优势。

但其他一些共和党人表示,离开白宫之后,特朗普依然对共和党铁拳在握。他的忠实支持者也并不准备效忠其他人。“如果特朗普想要2024年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身份,那就是他。”特朗普的坚定盟友、众议员马特·盖兹表示,“这可能会让很多渴望总统之位的人只能保持饥渴状态。要我说,‘那就保持饥渴吧,我的朋友们。’”

来源:红星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