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侠客岛:一幅插画为啥让澳大利亚恼羞成怒?

11月30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幅描述澳大利亚军人在阿富汗暴行的漫画。不料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恼羞成怒,称这是“对澳方的冒犯”,“要求中方道歉”。

一幅插画,为何让澳大利亚如此暴躁?

 

赵立坚发布的乌合麒麟画作(图源:推特)

先看一份报告:11月19日,澳大利亚国防军督察长办公室发布报告称,2009-2013年间,先后有25名驻阿富汗澳大利亚特种空勤兵参与屠杀39名阿富汗平民。

报告披露的手法相当残忍:部分澳军新兵通过射杀囚犯“练手”;两名14岁阿富汗少年被割喉投河;一位父亲和他6岁的儿子在睡梦中被枪杀……滥杀无辜的澳军士兵还在尸体旁放置枪支,以掩饰其屠杀罪行;甚至有士兵将塔利班士兵的假肢作为“战利品”,放到驻军基地酒吧当盛酒容器。

澳大利亚常驻阿富汗的部队规模不大,拢共400人,就有25人参与屠杀(这只是该报告披露的部分),但至今只有两名士兵被开除,其余参与者,莫里森说仍需“特别调查员”调查核实。后续警方调查“至少需要几年时间”,更别提可能的犯罪审判了。

澳军士兵以如此手法残杀平民,且证据均为本国披露,令人发指。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推特是为正义发声,让澳大利亚感受到国际社会的监督与压力。

就在莫里森表达“愤怒“后不久,阿富汗当地媒体《阿富汗时报》发表社论称:“对中国谴责澳大利亚特种部队在阿富汗境内非法杀戮行径的行为表示欢迎,同时也希望其他国家支持将凶手绳之以法这一立场。”

这事是非很清楚。澳大利亚政客应该恼怒的不是“中国人指出我们犯罪”,而是“澳大利亚的士兵为什么会犯罪”,这个道理并不难懂。

当然,被人戳到痛处后跳起来反咬一口,这种行为也很常见。

 

澳军士兵用遇害塔利班士兵假肢作酒杯。图源:英国《卫报》

坦率来说,最近中澳关系并不平稳。澳大利亚政客不断在各种问题上跟中国摩擦,殃及贸易领域后,澳商务部门又出来“喊冤”,说“中方不接我们电话”。

国与国之间正常交往,首先要有基本政治互信。遗憾的是,一段时间以来,在南海、新疆、香港等中国地区事务上,澳大利亚从未停止对中国的恶意攻击,做的正是破坏政治互信之事。

岛妹曾在澳洲留学生活,能够感受到这种气氛在澳国内的变化和蔓延。有朋友说,疫情期间走在悉尼街上,会被一些白人当面辱骂“滚回中国去”。应该说,这是一段时间以来澳国内反华情绪不断发酵的恶果。

事实上,自2017年末以来,澳大利亚仿佛笼罩在“新麦卡锡主义”阴云之下。翻看澳洲媒体和相关政客言论,层出不穷的是“中国留学生间谍论”、“议员接受中国赞助论”、“中国5G损害安全论”等,大多属“中国威胁论”的不同变种,冷战思维在澳大利亚始终盘踞。在诸多国际事务上,澳大利亚紧跟五眼联盟节奏,相关新闻就不赘述了。

2018年,澳政府出台《反外国干涉法》;今年6月,澳方宣布修改外商投资规定,要求严审外国投资提案,修改力度堪称该国外资审查委员会成立45年来之最。两项法案,都被指“尤其针对中国”。

当澳大利亚封禁华为5G时,连有的澳媒都看不下去了,直言“中国在如今的堪培拉是一个特别敏感的话题,任何人在这个时候站出来支持中国企业,等同于政治自杀”。

政治互信被破坏,正常的贸易往来也受到波及。数据显示,2018-2019年,获澳方批准的外商投资来源国名单序列中,中国从第2位降至第5位;2018年至今,10多个中方赴澳投资项目被以“国家安全”名义拒绝;当前,澳大利亚的牛肉、大麦、煤炭、棉花、葡萄酒出口行业也受到不小影响。

 

中澳正常贸易往来正受到波及。图源:澳媒

讽刺的是,据澳大利亚《新日报》报道,对漫画事件反应强烈并宣称要让中国道歉后仅一天,莫里森又突然发表“灭火”论调,称“澳大利亚的目标是维护国家利益和价值观,同时努力保持与中国的工作关系”。

莫里森口中的“工作关系”,当然是指中澳两国长期以来的紧密经贸往来。2018-2019财年,澳大利亚32.6%的商品及服务出口到中国,远高于澳大利亚第二大出口市场日本13.1%的占比,对中国的出口总额是对日本的两倍有余。

即便今年全球普遍受到疫情影响,且澳方不断上演声称发起“国际独立调查”、追查所谓“新冠病毒源头”这等闹剧,今年前9个月,澳大利亚依然有40.5%的商品出口到中国。现在澳大利亚每13个工作岗位中,就有1个与中国有关。

哈佛国际发展研究中心的《经济复杂性图集》也让澳大利亚略显尴尬:有关数据显示,澳大利亚的“经济复杂性”(该指数用于衡量国家出口结构多样性)在133个国家里排第87名,比一些非洲小国还靠后。

如此背景下,澳大利亚一些政客仍执意与中国这个第一大贸易伙伴交恶,说实话,这种思路让人看了啼笑皆非,几乎可以概括为“我就是要在各种地区事务上给你使绊子,但你必须跟我正常做生意”。

世上岂有如此道理?

 

1995-2018年部分国家“经济复杂性”排名走势图(图源:Atlas of Economic Complexity)

两国关系兹事体大,难道澳大利亚国内就任由这些人胡搞?

不全是。不少澳大利亚有识之士不断敦促澳政府改善中澳关系。澳前总理约翰·霍华德就给自己的后辈提醒:“澳大利亚和中国在经济上的关系非常重要,这种关系有时会趋紧,必须予以解决。澳大利亚不应以任何方式放弃与中国的合作关系,这对我们非常重要。”

前总理陆克文也没给莫里森面子,说自己“不记得有哪段时期的中澳关系像现在这样”。他还给莫里森政府支了一招:“放下扩音器,采取老式外交手段解决问题”。

军方也有人出来说话,例如澳前国防军司令安格斯·休斯顿说:“中国是我们的伙伴,不是敌人。”在他看来,正是一些澳方政客的信口开河,使中澳两国关系不断恶化。最近中国有网友翻出了几年前澳大利亚的一部剧,剧中政要直击灵魂地问军方人士:你们要求每年数百亿的军费,就是为了保护我们跟中国的贸易航线?敌人是谁?也是中国吗?

说到底,还是心态问题。对任何政治人物来说,抛弃不切实际的傲慢和偏见,采取务实的措施改善本国福祉,都是基本要求。中国科幻作家刘慈欣作品中有一句话流传甚广:“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

据澳大利亚统计局数据,该国10月失业人数增加近2.6万人,目前整体失业率已达7%。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此前预测,澳大利亚2020年经济将萎缩6.7%,面临近30年来首次“衰退风险”。有澳洲官员称,如果澳大利亚想走出疫情造成的经济衰退,就需要中国。

当需要朋友和援手的时候,却将其认定并塑造成敌人——这在哪个文明或传统看来都是昏招。

来源:侠客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