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中评社评:美式民主蒙羞 美国强权没落?

中评社香港1月10日电(评论员 冬日)大军围堵,突破栅栏,破窗而入,大闹殿堂,紧急撤离,枪声响起,武装对峙,四处逃散,硝烟弥漫,熊熊火焰...当这些以前通常只在所谓“失败国家”出现的混乱一幕幕6日下午出现在美国国会山,展示给全世界时,美国人感到愤怒、悲哀、惊愕、忧虑、无奈。 

四位美国前总统的表态可以代表美国精英的心境。奥巴马说:这是美国“巨大的耻辱和蒙羞时刻”。小布什说:这起事件“令人作呕”,但又“让人心碎”。克林顿说:“今天,我们的国会大厦、我们的宪法和我们的国家面临前所未有的攻击。”卡特说:这是“一场国家悲剧,不应是我们作为一个国家的样子”。 

美国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感叹,1月6日是“让美国永远觉得耻辱的日子”,“全世界都看见···在我们民主核心之处发生的可怕场景。这会变成我们国家不易洗去的污点”。 

在美式民主的标志性中心发生骚乱,美国精英们感到耻辱,齐声谴责他们所称的“暴徒”,但为何当同样的事情发生在香港、台湾的立法机构,发生在委内瑞拉、叙利亚时,美国精英们却往往不仅隔岸观火,幸灾乐祸,甚至煽风点火,指手画脚,称之为“靓丽的风景”?

典型的美式双标,说到底还是美国霸权主义的自大自恋、自负自狂在作祟。而此次美式民主乱象,其实亦可归因于美国统治阶级“唯我独尊”的思维。 

因为自大自恋,美国自诩“民主灯塔”,要照耀全球,以美式民主为标准,强行推广全世界。特朗普政府的极右保守势力更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以意识形态划界,想对不同政治制度和治理模式的国家搞“政权更替”。美国一些人总想通过鼓动民粹主义,在国外搞“颜色革命”;没想到在国内,被民粹主义反噬一口,在世界面前形象翻车。 

因为自负自狂,美国自认位居“世界之巅”,自以为国力超强,制度优越,甚至以美式民主和“华盛顿共识”为“历史的终结”。其实美国国父们当年设计的权力制衡的美式民主,随着时代变迁,已蜕化为利益集团以合法形式固化和扩大既得利益,以民主旗号淹没和消灭异见声音的“强力黑洞”,阻碍着推动美国进步所需的不断改革与良善治理。 

此次国会山骚乱,不过是多年来在无所作为的美式民主体制下,美国社会极度分裂的又一次爆发。与金融危机、占领华尔街、种族对立骚乱、新冠疫情失控是一脉相承的。

诚然,特朗普要为此次国会山骚乱负责,是他的煽动令事态失控,但将问题根源归咎于特朗普是不公平的。美式民主已经偏离了“以人民为主”的本意,变成有钱人的游戏。正像英国《卫报》专栏作家珀内尔所说:特朗普拒绝接受合法的选举结果是反民主,然而合法的选举结果本身也是反民主,因为现在竞选大多数公职的财政和社会成本都很高。 

再过10天,特朗普就要下台了,但美国社会更加分裂的势头才刚刚开始。7500万美国选民投特朗普的票可以作证;45%共和党人赞成、96%民主党人反对暴力冲击国会山可以作证。“特朗普主义”势必产生长远的影响。 

《纽约时报》发表社论指出:2021年1月6日将成为黑暗的一天。问题是,在特朗普任期结束之际,美国是正开始进入一个更黑暗、更分裂的时代,还是已经结束了。危险是真实存在的,但答案并不是注定的。 

是的,答案不是注定的,美国强权会否走向没落,关键还看美国精英能否反思,拜登政府能否拨乱反正?

对外,拜登政府不应当以“民主价值观”为外交政策的核心,更不应以在全球推广美式民主为外交任务的中心。美国应当摒弃霸权主义和单边主义,以互相尊重、平等互利的精神,与中国等新兴国家打交道。干涉别国内政,颠覆别国政府,已被历史记录证明是失败的,只会带来更多的人道灾难,也往往拖累美国这个“世界警察”。 

美国应当以国家利益而不是以意识形态来开展外交,只有这样才能与竞争对手进行有效的外交对话。而开展有效外交的基础和前提是,先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把自己的屋子收拾乾净。 

对内,拜登政府以控制疫情、恢复经济、种族和解、气候变化为执政的四大优先,四大优先中有三个属于内政,专注内政无疑是正确的。但要想取得进展,除了对外要寻求国际合作,尤其是中国等大国的合作,对内最重要的是弥合社会分裂,寻求社会共识,推动可行方案。 

这将是一个艰难的过程,因为这涉及体制改革。说到底就是,沉屙在身的美式民主体制如何重获活力,有所作为?此时,美国精英们特别需要思想的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