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英国患上比美国更严重的“恐华症” 根源究竟在哪?

直新闻:曾支持中英关系进入“黄金时代”的约翰逊政府,如今却把中英关系折腾到谷底,他们反复发难,究竟意欲何为?

特约评论员 吴健:多少年来,一提起英国外交,都会想起出自该国的名言——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可今天,英国当家的,连“永恒的利益”都背叛了,为了虚无缥缈的“友邦一致”,在中英关系上大开倒车,让受到脱欧和疫情双重打击的英国经济埋雷。

总体看,别看今天是约翰逊掌舵英国,但英国政府里的“舵手”恐怕数以十计,每个部门都基本从自身利益和考虑出发,分别开展对华工作,这导致离奇的结果,国防部、通信总部迁就美国盟友关切,拿中国华为、南海问题开刀,而国际贸易部、保健总署却渴望与中国合作,解决贸易、抗疫等方面的棘手问题。如此多的不同部门之间“冲突”,也造就了英国对华政策混乱的一面。

不可否认,脱欧后的英国,尽管非常需要亚太特别是中国市场,但从总量上看,还是美国对英国经济影响最大,这还不算安全和反恐领域。更重要的是,约翰逊政府不仅在脱欧后更倚重美国的支持,而且由于美国金融资本在伦敦金融城数一数二的地位,也使得他们的外交“畏首畏尾”。

请注意,对约翰逊至关重要的英美自贸谈判中,美方处于绝对优势,而且很喜欢在谈判加入毫不相关的附加条件,据说就包括共同对第三国的资本、技术监管等等,矛头所指,不言自明。

实际上,不要说中国,今天英国跟俄罗斯、伊朗的关系,也是这样不是出于自身国家利益考虑,而是变成“别人的尾巴”,而执政团队内部的矛盾纠葛,让白厅发出的声音混乱不堪。

我想强调的是,按照经济重力学原理,矛盾的主要方面是随实力更强的一方而转移,中英综合国力对比,大家一目了然,随着两国在整体经济规模、技术领先程度以及全球化推进上产生“历史性逆转”,我们相信,吹着“不定号角”的英国,最终将背叛自己的利益。

直新闻:英国政府不仅在官方层面对中国“使绊子”,连正常学术交流都成了牺牲品,最近英国政府传出要对包括剑桥等高校近200名学者开展调查,声称他们“向中国转移先进军事技术”。您对此怎么观察?

特约评论员 吴健:我只用一个笑话回答这个无稽之谈,1947年,罗罗(罗尔斯·罗伊斯)卖给苏联航空发动机,即便它有政府许可,但在美国关切后,都成了大逆不道的重罪,面对“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罗罗经理海夫斯说:“不做这笔生意,商业上是荒谬的,因为别人也会卖;如果做了,那么政治上是荒谬,因为英国是听美国的,美国和苏联是敌人。”今天,英国政府又出现比美国还厉害的“恐华症”,把中英正常教育和科技往来也当成“洪水猛兽”,我只能说:“忘记历史的人,是可悲可憎的。”

实际上,从脱欧之日起,高校界就比英国任何领域更感受“寒冬的气息”,也更渴望与中国这样有力的伙伴并肩前行。我的朋友不久前采访过剑桥高级学者费兰,他就透露一个细节,正因为英国民粹主义的结果,剑桥对国际学生的吸引度受到很大影响,像遗传学实验室获得的外国学生申请急剧下降,遗传学大师奥凯恩就公开在同事圈里说,“哪怕剑桥还有很强的实力,可英国脱欧和孤立化足以让其黯然失色,如果剑桥招聘出色人才来研究变得不可能,我就不会想留下来,哪怕这里有八百年的历史”。

不仅如此,英国脱欧后,该国高校已失去欧盟“地平线”学术基金支持的资格,而这笔基金每年会给英国大学足足十个亿欧元,光剑桥总研究经费的八分之一都是靠欧盟赞助,如今这些都成了泡影。

实际上,英国继斩断欧盟脐带后,今天又用毫无根据的“中国窃密”来阻挠本国高校及学者同中国开展合作,这种“教育闭关,技术锁国”注定让自己付出更惨痛的代价。就像刚刚从英国剑桥转投德国波茨坦大学的植物学家菲利普·威格所言:“我不再对我的孩子在英国长大而感到高兴了。”英国朋友们,请你们好好想想吧。

直新闻:我们知道,除开英国,实际上在对华关系上搞“双标”,想“两头下注”的西方国家确实还有一些,您觉得我们该如何应对呢?

特约评论员 吴健:英国前驻华大使吴百纳女士曾登上古北口长城,跟中国老百姓从容交谈,他们互相对各自的文化、习俗和历史表达尊重和欣赏,特别是吴百纳所去的地方正是几百年前英国访华使臣马嘠尔尼来过的。

几百年间,中英关系经历了太多沧桑,有一点是必须承认的,那就是平等相待、相互尊重、互不干涉内政是行稳致远的“重要原则”,身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正和平崛起,逐渐走到世界舞台中,而英国,也在约翰逊首相的号召下,向着“全球化不列颠”迈进。

按理说,两国共同利益远大于分歧,尤其在新冠疫情肆虐全球的当下,中英携手合作,管控分歧,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内在要求。

沃达丰英国公司老总佩蒂曾说过,无论取消华为参与英国5G建设,还是大抓所谓“中国代理人”,再到干涉香港事务,英国无非是延续了“多边下注”的做法,也就是在经济利益和国家利益、价值观立场之间找平衡、在对华关系和盟友体系之间找平衡。

从中英“黄金时代”的合作立场来看,这一政治投机是不折不扣的“大倒退”。

但我们从“立足自身,保持定力”的角度出发,特别是从更漫长的中英交往史看,这其实也是英国回归“两面性”的对华外交传统,可以预见,英国未来将会在相关领域延续这一立场,一方面联合美国为首的“五眼联盟”或所谓“民主十国”(也就是G7加澳大利亚、韩国、印度)等“盟友”,努力寻找替代性技术和方案,以摆脱对华为和中国的经济依赖;另一方面也不排除它伺机而动,在特定场合向中国示好,谋求更多经济利益。而我们要做到是,对好人有“敬酒”,对恶人有“罚酒”。

来源:深圳卫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