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俄与欧盟 断交还是续交?

从国家主权原则来看,互不干涉内政是国与国之间最基本的交往之道。

短短三四天时间,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的态度看起来180度大转弯似的——

2月12日,拉夫罗夫在社交媒体平台YouTube频道《索洛维约夫直播》中,直言“莫斯科不排除与欧盟断交”;

可2月16日,俄罗斯塔斯社报道,拉夫罗夫在与芬兰外长佩卡·哈维斯托会谈后表示,俄欧之间可以就气候变化、环境问题等领域进行合作。

先放话“与欧盟断交”,又准备对话,拉夫罗夫这是什么节奏呢?

01

拉夫罗夫所说的“与欧盟断交”和“准备对话”,都是有前提条件的。

拉夫罗夫表示俄已准备好与欧盟断交,其前提是——“如果布鲁塞尔方面实施制裁给俄罗斯经济的敏感部门带来风险,莫斯科不排除与欧盟断交”。据悉,欧盟成员国准备在2月底开会,商量对俄制裁。这么看,拉夫罗夫像是在给欧盟打预防针。

欧盟对俄罗斯的制裁起因何来?

俄罗斯反对派纳瓦利内于1月17日乘坐德国航班返回莫斯科,并第一时间被俄罗斯警方逮捕。从那时开始,欧洲和俄罗斯的外交对抗逐步升级。俄罗斯与欧盟,欧盟成员国德国、波兰和瑞典之间,互相驱除外交官。进而,波兰还与欧盟成员国,以及非欧盟的英国、美国、加拿大、乌克兰大使,开了一场视频电话会议,讨论下一步对俄罗斯的制裁。

这当然惹恼了俄罗斯。拉夫罗夫放话俄做好与欧盟断交的准备,无非是对欧盟甚至全世界表示:俄罗斯根本不怕欧盟制裁!

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到达俄罗斯、获悉俄驱逐欧盟成员国外交官这一情况后,依然将访俄行程进行到底。之后,他回到布鲁塞尔,向欧洲议会解释了自己访俄的正确性。针对欧洲议会有人认为他访俄“政治不正确”,博雷利称:“我不认为此行是错误的。我觉得我们在访问中已经成功达成了一些积极的成果,虽然可以更好。”

不得不说,正是博雷利访俄,某种程度上维系了欧盟与俄罗斯之间脆弱的关系,延续了对话。

在博雷利访俄以后,芬兰外长佩卡·哈维斯托于2月15日访俄,在圣彼得堡,与拉夫罗夫会面时,哈维斯托称“欧盟仍是俄罗斯的可靠伙伴”。有媒体评论称,哈维斯托是去俄罗斯当和事佬的。

海叔所见,哈维斯托在访俄前、访俄期间和访俄后说的话中,有这么几个细节——

第一,2月13日,哈维斯托称,芬兰愿意承办俄罗斯总统普京与美国总统拜登的首场会晤;

第二,2月15日,在圣彼得堡,哈维斯托对拉夫罗夫再次强调,就普京与拜登首会,“如果有这个必要的话,芬兰随时准备好提供这方面的服务。当然,也可以有其它供选择的方案,但赫尔辛基永远都是一个举行会晤的好地方。”

第三,芬兰将继续力促改善波罗的海上空的航空安全。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在报道哈维斯托访俄并准备促成普京与拜登在赫尔辛基首会时,提及了2018年7月16日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普京在赫尔辛基的会晤的往事。

02

从拉夫罗夫与博雷利、哈维斯托的会谈中,不难看出俄罗斯对欧盟甚至整个西方的态度——谈,可以;如果想搞事,俄罗斯才不怕!俄罗斯的硬气,特别是对欧盟的硬气,是有原因的!目前北半球大部分地区尚没有开春——也就是说,欧洲不少国家对俄罗斯天然气等能源的需求,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刚需。

俄罗斯通过“土耳其溪”管道向塞尔维亚供应天然气,其中途径保加利亚和土耳其等国。可以看出,这些国家里,既有非欧盟非北约成员国塞尔维亚,也有非欧盟的北约成员国土耳其,还有既是欧盟成员国又是北约成员国的保加利亚。通过这条管道目前可以使用俄罗斯天然气的,还有希腊、北马其顿、罗马尼亚、波黑等欧洲国家。

引起美国更多不满的是德国与俄罗斯合作的“北溪二号”项目。即使目前美国威胁制裁,可德国并不为所动。2月5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德法国防和安全委员会视频会议后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坚决反对美国威胁对“北溪二号”管道实行制裁。默克尔直言,会处理好德国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寻找合适的解决方案。

怎么解决?难道美国能提供比俄罗斯天然气更廉价、合适的能源?在这种可能不存在的情况下,要德国怎么做?

03

海叔要说,不同文化背景,甚至不同社会制度的国家之间,如何合作共存,这确实值得世界各国政治家们好好思考一番。从国家主权原则来看,互不干涉内政是国与国之间最基本的交往之道。如果动辄违反这一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特别是对俄罗斯这种大国进行干涉,无疑是破坏全球或者地区的战略稳定。

为何芬兰外长积极访俄?一方面,芬兰是永久中立国,目前由芬兰出面斡旋俄罗斯与欧洲的关系,确实比较适当。另一方面,芬兰与俄罗斯接壤,作为非北约成员国的欧盟成员国,芬兰需要地区的和平、稳定与安宁。不知道欧盟内部对芬兰的需求是否有感同身受呢?俄与欧盟是断交,还是续交,看点,就在这里。

  作者:海上客

来源:新民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