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港媒:美国政府应该看看《山海情》

笔者没有去扶过贫,所以《山海情》带来了很多视觉冲击。但是我观察过身边的穷人,所以《山海情》所展示的困境,往往没有超出想象。在扶贫这项伟大的事业中,比解决物质困境更加困难的是解决观念冲突。

剧中来自福建沿海的官员,往往不能理解西海固人的想法,这不是一个口音差异的问题。在火车站,福建官员诧异地发现当地官员对于“扒火车”盗窃行为的轻描淡写。为什么在福建官员眼里性质严重的盗窃行为,在当地官员的眼里那么不值一提呢?两个地方难道不是同属一个中国,服从同一套法律体系吗?

从律师或者法官的角度看,这是一个不能接受的现象;但是从经济学者的角度看,它就不是那么不可以理解的了。因为在制度经济学眼里,一个社会制度并不仅是停留在法典里的条条框框,而是包含了习俗在内的能够落实的行为规范。在一个贫瘠如西海固的社会里,吃了上顿儿没下顿儿,老百姓的第一行为目的是活下去。只有活下去了,才能谈得上活得好。所以,道德标准首先是能不能有助于自己活下去,其次才是不能损害了自己的周边亲友活下去,最后才是去维护那些看不见摸不着远在天边的其他人的利益。扒过境火车上的物质,既能够让自己活下去,又不损害附近乡亲的利益,非常类似于在公路上设卡收费,这个买路钱的道德底线就被乡里乡亲们认可了。

其实我们出门旅行,经常会看到一些地方把某段公路封闭起来作为景区收费,外地人进景区就要买门票,而本地人却进进出出全免费。又比如我们的企业家跨地区销售产品,会遭遇有形无形的地方保护主义,同样的产品,外地来的要多交一点费用,这样就有助于本地产品的竞争力。其实上述现象都与扒火车逻辑一致,程度不同,表现各异。

这些案例生动地展示了社会制度的内生性。如果我们想要某种制度真正落实,那么就要好好思考破坏和阻碍它的社会深层原因,然后再去通过适当的改造措施消除这些因素,最后才可能真正实现制度的落实。扶贫工程,从某种程度上讲,就是这样一种维护中国大一统的重要改造措施。如果我们不能够让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生活的人民大致维持在一个类似的生活水平上,那么就有可能造成不同地区的人民产生不同标准的内生性制度,而这往往意味着社会的分裂。

制度不公催生分裂

看看太平洋彼岸的美国,特朗普的当政正好提供了一个生动的反例,因为他代表的就是那个失落的社会群体。全球化提高了生产效率,但是做大的蛋糕总量在分配上严重不均。华尔街的资本力量收获颇丰,铁锈地带的工人阶级却在负增长。而美国政府并没有办法消灭或减缓这样的K型增长,所以导致失落群体产生对社会基本制度越来越强烈的反感和反抗。特朗普的言行看上去都与主流经济学理论背道而驰,却能够获得至少一半美国人的认同,看起来美国精英应该好好反思,或者向中国政府学一学扶贫工程,至少看一看《山海情》。

来源:大公网 作者:德国波恩大学经济学博士 沈 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