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美新政府频频“示强” 俄美关系会更糟吗

编者按

美国新政府上台以来,调整了上届政府的一系列外交政策。在对俄关系上,拜登政府上台伊始便频频抨击莫斯科,恢复对俄强硬政策。在维护跨大西洋关系中,美国重拾美欧传统盟友关系。时易世变,无论美俄,还是美欧关系中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新要素。

美国总统拜登日前以视频形式在2021年慕尼黑安全会议发表讲话时抨击俄罗斯,称“克里姆林宫攻击我们民主国家,将腐败武器化,企图以此破坏我们的执政体制”。对于美方的责难,俄罗斯两手应对:一方面,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发出警告,希望美国不要与欧盟一道对俄罗斯发起新制裁;另一方面,俄驻美大使安东诺夫则表示,俄愿在包括伊核协议在内的多个领域与美加强合作并希望双方能就此进行首次接触。此间舆论指出,俄美关系在拜登政府时期将困难重重。

 “强硬”是美对俄政策的主基调

在拜登就任美国总统后的1个月中,俄美间做成了三件大事:两国总统之间的电话“通了”;《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延了”;美国对俄政策的主基调“定了”。

先是在莫斯科时间1月26日晚,俄总统普京同美总统拜登进行首次电话交谈。对于电话交谈内容,美俄双方公布的新闻稿各有侧重。拜登政府高官称,美俄总统除同意延长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核武器条约外,拜登还关注俄逮捕异议人士纳瓦利内、莫斯科的网络攻击活动、悬赏追杀驻阿富汗美军以及干预美国大选等行为。俄总统官网内容则显示,两国元首对双方同意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表示满意,俄总统认为俄美对维护世界安全与稳定负有特殊责任,双方关系正常化符合两国及整个国际社会的利益。交谈中,俄提出双方应在抗击疫情、经贸等双边领域进行合作,以及希望美重新评估退出《开放天空条约》决定,继续履行伊核计划,乌克兰问题以及举行联合国“五常峰会”等。

接下来的2月3日,俄美两国外交部门互换照会,相互通报对方对延长2010年4月8日达成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有效期的协议生效核准程序已经完成。据悉,双方同意在内容未作任何修改和增减的前提下,该条约有效期延长到2026年2月5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17日在接受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采访时表示,尽管美俄之间存在分歧,但美国仍将基于美国国家利益寻求与俄共同推进战略稳定的新途径。

本月4日和19日,拜登通过两次对俄谈话基本确定了对俄“强硬”政策的主基调。拜登4日在美国国务院发表的首次重大政策演讲中强调,美国将毫不犹豫地提高俄罗斯要付出的代价,以捍卫美国利益,“我用与前任总统截然不同的方式向普京总统明确表示,美国对俄罗斯的挑衅、干涉选举、网络攻击和毒害公民等行径低头的日子已经结束了”。拜登19日继续表示,克里姆林宫认为欺辱和威胁单个国家比同一个强大而团结的联盟打交道要容易得多,为此不遗余力地削弱北约和动摇跨大西洋关系。并声称美国需要站出来捍卫乌克兰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对“俄肆无忌惮入侵美国、欧洲和世界各地电脑网络作出应对,从而捍卫共同安全”。

  俄美紧张关系出现升级趋势

在奥巴马政府时期,时任副总统的拜登负责处理乌俄关系事务。就任总统后,拜登重拾“乌克兰武器”来压制俄罗斯。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电话交谈中向乌克兰外交部部长库列巴承诺,美视乌克兰为地区可靠伙伴,双方同意建立更加具有雄心的战略伙伴关系。美国国防部下属的国防安全合作局资料显示,2020年美向乌提供了创纪录的价值5.1亿美元的军事物资。据乌克兰方面透露,美承诺继续向乌克兰提供包括致命武器在内的军事援助。今年1月底2月初,美国海军“库克”号驱逐舰、“拉勒米”支援舰在黑海海域同乌克兰海军舰艇和海军航空兵开展了联合训练,假想敌毋庸置疑就是俄罗斯。

随着民主党掌控白宫和国会两院,美国“遏俄”政策更容易推行。尽管特朗普政府号称过去4年里“通过46项对俄制裁措施”,但不少民主党提出的对俄制裁法案在白宫压力下搁浅。此间观察家指出,随着民主党全面重掌国会,曾经搁置的制裁立法将“重获生机”。当前,拜登政府可能从人权、经济两个领域发动对俄制裁。其一,以所谓俄安全机构“毒杀”、判刑本国反对党领导人纳瓦利内为由,与欧洲盟友一道实施对俄新制裁。其二,瞄准“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意图进一步分化瓦解俄欧关系。俄最为担心的,莫过于针对美国在欧洲债券二级市场,以及俄罗斯联邦贷款债券一级或二级市场中实施制裁。

俄重要智库国际事务委员会执行干事科尔图科夫认为,美国处理对俄政策的安全、外交团队职位均由“鹰派”占据。其中,主导权收归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拜登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协调实施对俄“系统性削弱”政策,集中精力扩大俄国内精英层冲突。白宫国安会俄罗斯与中亚事务高级主任肯德尔-泰勒,则根据俄局势的分析制定战略。此外,在拜登团队中将发挥重要作用、列入俄对美制裁名单的前驻俄大使麦克福尔,则将拓展对俄软实力攻势。

  俄罗斯:“做最坏打算,争取最好局面”

俄分析人士认为,面对拜登政府,俄基本策略是“做最坏打算,争取最好局面”。

在避免与拜登政府针锋相对的同时,俄画出“红线”。对于拜登有关将对俄罗斯实施制裁等“强硬”言论,俄高层总体表现淡定。普京在回应有关拜登上台将导致俄美关系“变得更加糟糕”的问题时曾表示,“我不这样认为,一切还会如常”。面对美西方借纳瓦利内事件干涉俄内政,俄副外长里亚布科夫称“美应明白,以强势姿态与俄对话是行不通的”。他说,如果美国继续试图对俄压制,则俄也会考虑反过来“遏制美国”。

当前,俄正以战略稳定谈判为抓手,“牵制”美国。与特朗普领导的共和党政府不同,拜登政府正认真地打算与俄就战略稳定问题展开更多互动。由于经济实力远逊于美国,俄对美政策遵循“在战略威慑基础上维持安全”的原则,而《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为双边关系较为平稳地由特朗普政府过渡到拜登政府提供了难得机遇。俄公开向美喊话,俄对俄美两国重回《开放天空条约》持开放态度,甚至提出就履行已经作废的《中导条约》相关条款展开接触和谈判。

同时,俄也将继续使用“北溪-2”项目这一杠杆,撬动跨大西洋联盟。“北溪-2”是俄欧共同发起、受益的项目,拜登政府正面临两难选择:如根据“2021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实施制裁,则跨大西洋关系修复更加艰难;如不制裁,则俄欧联系趋于紧密。无视美方制裁威胁,俄天然气工业公司所有的“福尔图娜”号铺管船去年12月开始在波罗的海的德国、丹麦专属经济区海底展开管道铺设作业。

此外,俄还向拜登政府抛出“合作”橄榄枝。俄副外长里亚布科夫日前表示,俄正冷静审视俄美关系,分析拜登政府打算保留和放弃美往届政府的哪些做法。此间美国问题专家认为,美俄可以在联手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北极地区、太空探索等双边领域,以及伊核问题、中东北非、南高加索、阿富汗等国际事务中开展一定程度的合作。正如俄副外长里亚布科夫所说:“我们希望,在拜登政府任内能开展冷静、可行的非意识形态化对话。”

来源:光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