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2022,卢拉归来?

巴西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埃德松·法欣8日宣布恢复前总统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的政治权利,巴西社会各界对此反应强烈。

政治分析人士普遍认为,这一决定可能提前拉开2022年总统选举的序幕。

【取消有罪判决】

法欣8日宣布,取消库里蒂巴第十三联邦法庭在2018年对卢拉的判决,认为当时主审法官塞尔吉奥·莫罗的判决“片面”,且与判决相关的瓜鲁雅市公寓案并不与巴西石油公司腐败案直接关联,因此,库里蒂巴的法庭缺乏司法管辖权。

按照这一裁决,现年75岁的卢拉将恢复政治权利,可以参加2022年总统选举。裁决在巴西引发巨大争议。因此,最高法院另一名大法官吉尔玛尔·门德斯提议,9日完成关于2018年11月卢拉辩护律师要求对莫罗判决是否存疑的表决,相当于对法欣的裁决予以审核。

最高法院5名大法官全体参加表决。2018年12月,法欣和卡门·卢西亚投了反对票,认为判决无疑义。表决进程后来搁置。9日表决重启后,门德斯和里卡多·莱万多夫斯基投了赞成票,另一名大法官努内斯·马尔克斯认为需要谨慎考虑,最终表决推迟至当地时间10日。

按照规则,最终结果公布前,任何一名大法官都可以改变立场。正是2018年投了反对票的法欣8日宣布转变立场,导致形势逆转。即便马尔克斯投下反对票,最高法院也可能以3:2的结果裁定莫罗判决无效,意味着卢拉将重新有资格参选。

【现任最强对手】

巴西2014年发起反腐“洗车行动”以来,尽管卢拉所创建左翼政党劳工党的公信力受到极大损害,卢拉仍因执政成就和个人魅力保持高人气。2017年卢拉因瓜鲁雅市公寓案被判有罪前,几乎所有民调显示卢拉是最具竞争力的潜在总统候选人。

莫罗把卢拉送进监狱后,劳工党推出费尔南多·阿达为总统候选人。后者无法继承卢拉的人气,在2018年总统选举第二轮不敌现任总统雅伊尔·博索纳罗。不少选民表示,他们投票给博索纳罗并不是支持他,而是反对劳工党。

博索纳罗当选的一个原因是他当时没有腐败记录,而且是一股新势力,承诺带来“全新的巴西”。在经济连年下滑、腐败案件不断的巴西,民众盼望改变。

然而,执政两年多来、尤其是新冠疫情暴发以来,博索纳罗支持率下滑。近期,博索纳罗因长子涉嫌腐败、直接任命军人执掌最大国有企业巴西石油公司等,让他与卢拉相比优势不再。

《圣保罗州报》7日发布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50%的民众表示,如果卢拉再次竞选,会投票给他;愿意选择博索纳罗的比例为38%。

【有人处境尴尬】

最高法院如果取消对卢拉的判决,还会直接影响主审法官莫罗的命运。

莫罗当年因为“洗车行动”成为反腐英雄,是不少巴西人心中的偶像。博索纳罗当选后,为了获得更高的支持率,任命莫罗为司法部长。然而,去年4月,博索纳罗解职联邦警察总长,莫罗指责总统干预司法,先是宣布辞职,随后向最高法院起诉总统。一些民众因而支持莫罗参加2022年总统选举。

只是,莫罗如果参选,支持博索纳罗的阵营必然因为他“叛变”而反对他。同时,作为把卢拉送入监狱的主审法官,莫罗早已失去左翼选民支持。因此,他的支持者只可能越来越少。

如果卢拉重新出山,受到直接冲击的另一派势力是“中间派”。

前段时间,博索纳罗为了提高支持率,陆续让一些中间派人物出任内阁部长。那些没有被总统拉拢的中间派人物希望利用左右翼各自青黄不接的时机冲击总统职位。

这些人除了莫罗,还有前卫生部长路易斯·曼代塔、现圣保罗州长若昂·多里亚。这三人在2018年支持博索纳罗,如今成了后者主要政敌。然而,如果卢拉参选,明年的总统宝座之争将主要在博索纳罗与卢拉之间进行,“中间派”的地位将严重削弱。

巴西《圣保罗报》援引多名经济分析师的话报道,博索纳罗政府希望抵消卢拉参选带来的威胁,可能会采取更多民粹主义政策拉拢选民。

来源: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