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西方“言论自由”究竟是谁的自由

近日,法国知名教授克里斯蒂安·梅斯特被迫辞去了斯特拉斯堡“欧洲大都市道德官”一职。而这,只因他说了几句关于中国的实话。

究竟是怎样的实话令其丢了“饭碗”?据报道,是因为其在两年前到访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后,称新疆在反恐和去极端化方面的措施“为世界各国打击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提供了一个范例。”这番点赞中国的言论,令其成为某反华记者笔下的“中国爪牙”,进而招致舆论“追杀”,被迫辞职以求“息事宁人”。此情此景,让人不由得想到美国前驻华大使马克斯·鲍卡斯的一句名言:“如今在美国,谁要是为中国说公道话,他或她都会感到害怕,对吧,会被‘拉出去砍头’。”更让人不由得追问,那些冠冕堂皇的“客观”“公正”究竟说给谁听,西方所谓的“言论自由”,究竟是谁的自由?

△2019年曾采访梅斯特的中国记者白云怡发文

“言论自由”一直是西方最爱标榜的口号,但太多事实告诉我们,这份自由是“定向”的、虚伪的,是要讲“政治正确”的。上世纪50年代初,美国出现了红极一时的麦卡锡主义,污蔑国务院有几千人为红色中国工作。此后很长一段时间,美国中国问题学者都被禁言,甚至被投入监狱。近年来,随着中国发展日新月异,西方“反华势力”再次抬头,点赞中国成为典型的“政治不正确”,相反,凡是污蔑谩骂中国的,都可以成为流量明星,比如美国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甚至靠着“骂中国”在政界不断晋级。从这个意义上说,“敢言”的法国教授被围攻,实属意料之中,相较于“五眼联盟”、七国集团等西方组织对华的轮番攻击,这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更要看到,西式“言论自由”的“定向”,不仅对外,而且对内。在西方国家内部,“言论自由”是掌握舆论话语权的统治阶层及其背后资本利益集团的自由,是资本和权力结合的自由,而不是老百姓的自由。即便老百姓能有一些说话的权利,那也不过是为了装饰资本权力的门面罢了,反正说得再多都没有人在意,这样的自由只是愚弄百姓的安慰剂而已。在这个问题上,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遭遇可谓明证:一个被认为权力极大且尚在任职期间的总统,居然被他所依赖的社交媒体“社会性死亡”,足可见资本对言论自由的控制力度何其之大。可以说,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社会,根本就没有真实的言论自由,有的只是以言论自由为幌子的招摇撞骗。对内欺骗,是为了更好地统治老百姓,对外欺骗,是为了输出西式价值观,给全世界人民洗脑,让大家永远服服帖帖地唯西方马首是瞻。

西方不仅没有自诩的言论自由,而且很善于颠倒黑白,歪曲捏造。当年美国国务卿鲍威尔手中的一小瓶“洗衣粉”,通过报道竟成为“合法”推翻伊拉克政权的“铁证”;后来在叙利亚内战中,西方又如法炮制,摆拍了所谓巴沙尔政权化武对付老百姓的照片。从张口就来的“有罪推定”,到信手拈来的“阴间滤镜”,对于西方舆论的种种扭曲,中国人民是记忆犹新的。在可预见的未来,“西方舆论霸权的高墙”必然还会越筑越高,而西方民众乃至被西方舆论“裹挟”的其他国家的民众,也很难看到真实的世界。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

来源:北京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