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脱欧”后的英国如何与世界相处? 这份报告给出答案

后“脱欧”时代的英国正式宣示其外交、国防与安全的全球布局。当地时间3月16日,英国首相约翰逊正式将一份题为《竞争时代中的全球英国》的报告提交给议会下院。路透社报道称,这份报告是冷战结束后“对英国外交和防务政策最大最全的一次评估”。英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彼得·里克兹形容说,报告“是一份可以说明英国将在全球扮演什么角色的权威文件”。英国首相约翰逊则表示,“英国今后将会把外交工作放在国家发展的首位”,英国将成为“民主、主权的灯塔”和“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国家之一”。

在这份长达114页的报告中,英国政府从科学与技术、未来开放的国际秩序、国防与安全、构建国内韧性4个方面展望和设定了英国结束“脱欧”过渡期会如何与世界“相处”。报告涉及的重点内容包括:英国外交政策重点将向印太地区倾斜、视俄罗斯为“最严重的直接威胁”,以及大幅扩充核武库等内容。据英国政府官方发布的新闻声明,该报告把握英国外交政策和国家安全方针有三大基本原则:处理与美国重要关系、保护英国民众免受恐怖主义和严重的有组织犯罪的侵害,以及在国际发展方面发挥领导作用。

计划增加核武器库储备,是这份报告中最具争议性的内容之一。尽管约翰逊称“全球化英国”的目的不是在世界舞台上大张旗鼓或持进攻态度,但这份报告却明确计划将英国“三叉戟”潜射弹道导弹的可用弹头数量从现存的180枚增加到260枚,增幅超过40%。这一举动标志着英国首次改变自冷战后即奉行的核不扩散政策,同时也是英国对《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其他190个成员国的一次严重违约。此外,英国还计划在2030年前保留四艘配备“三叉戟”导弹的前卫级核潜艇,这是英国当前唯一的核武器系统。

对此,英国政府在报告中给出的解释是,“出于应对全球安全威胁的考虑,英国有必要保证核威慑能力”。但有非营利反战组织提出,英国政府取消对核弹头的限制,“是蓄意升级核军备竞赛和对和平的威胁”。《卫报》则评论说,虽然报告没有明确提到英国增加核武器库的具体针对对象,但“约翰逊心里想着的应该是俄罗斯和中国两个核大国”。实际上,报告已经明确表示,在与俄罗斯关系改善之前,英国将积极遏制和防御来自俄罗斯的全方位威胁。就此,英国民间组织核信息服务局局长大卫·卡伦指出,“这是极大的外交挑衅行为”。

通过这份报告,英国已经明确其外交政策的两大重点。一方面,重申英美关系是英国最为重要的双边关系;另一方面,英国将加强其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影响力。报告称,印太地区正在成为世界地缘政治的中心,并强调“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在该地区的长期部署计划,且“很有可能进入南海地区”;英国也会尽快申请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在报告之外,约翰逊16日确认将于4月访问印度,作为他在英国“脱欧”后的首个重大出访行动。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陈东晓在近日的一场线下活动中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如今的英国政府希望在其内政和外交上寻求转变,是非常容易理解的。它不希望再绑在欧洲列车上,而要转向于服务其国内执政基础。与此同时,后“脱欧”时代的英国对美国的依赖一定会更强,在美国关心的一些话题上,英国一定会更加积极地表态。

但是,向“印太”倾斜在英国国内引发了一些质疑。英国《金融时报》认为,英国没有认识到自己和美国的不平等。英国在印太地区的整体力量相对不足,而且地理位置遥远。英国虽然已经离开欧盟,但并没有离开欧洲。英国以“脱欧”为背景设置这份报告,却在“欧洲邻国和盟友”部分只是承诺寻找与欧盟合作的新方法。《卫报》也指出,“报告写得好像欧盟根本不存在一样”,英国寻求新的伙伴关系可以是“补充”,但不是“代替”。即使英国最终加入了CPTPP,“千里之外的国家也不太可能完全弥补英国与欧盟贸易的崩溃”。

澳大利亚国家大学所属国家安全大学校长罗里·梅德卡尔夫曾在《印度-太平洋帝国》一书中认为,“印度-太平洋是一种号召,是稀释和吸收中国力量的代码”。英国调整其外交政策意在与中国搞战略平衡的目的,也在这份报告中有所显现。报告总共提及中国27次,既戴着有色眼镜潜在批评中国的体制和“人权状况”,也认为“中国对英国的经济安全构成巨大的国家层面的威胁”。不过,约翰逊同时却说,那些赞成“与中国展开新冷战”的人错了,不应对中国采取“冷战思维”。曾担任英国皇家海军第一海务大臣和海军参谋长的艾伦·韦斯特说:“中国也是增长最快的经济区域,对新全球化的英国至关重要。”约翰逊首相的弟弟、前大学部长乔·约翰逊也认为,与中国“脱钩”将是一种经济上的疯狂,也会对“全球化英国”概念造成难以想象的破坏,“在全球南部有许多国家与中国的相互依赖日益加深,如果我们不与中国和其他所有与之相关的国家接触,就不会有一个全球化的英国。”《悉尼先驱晨报》评论称,英国一只眼盯着中国“威胁”,另一只眼却盯着与中国的贸易合作。部分英媒直接批评约翰逊政府在对华和印太地区战略上“不够明晰”,“在平衡远东投资和安全议题上是失败的”。

英国政府自信地写下“离开欧盟,英国开始了我们历史的新篇章”。然而,报告一经发布,即因其内容“激进”“言行不一”甚至“不合时宜”而招致各方广泛批评。英国《卫报》16日发表社论称,这份政策文件本质上是对中国崛起、现有全球秩序衰落和英国“脱欧”这三大转变的回应,但处理前两个问题无法成为解决第三个问题的办法。第三个问题是英国自己造成的创伤,目前看,政府似乎决心要加深这种创伤。因此,这份综合评估是英国对21世纪挑战的一种“想象式”回应。

结合英国近来在一系列事务上对中国的歪曲和打压,英国显然仍希望延续其政经分离的“双轨外交”路线。陈东晓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一系列事实已经证明,若想搞经济和政治“两张脸”的外交政策,没有一点胜算的可能性。

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