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媒体:美国结盟“打群架”不一定能够占到便宜

直新闻:我们看到,最近中国周边外交掀起了新一轮的高潮,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及菲律宾四个东南亚国家的外长同一时间到访,韩国外交部长郑义溶也将于明天到访。你怎么解读这种外交热潮?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其实,在此之前,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也已经访问了中国,上月底中国外长王毅则访问了沙特、土耳其、伊朗、阿联酋在内的中东伊斯兰国家,另外本月中下旬,中国还将以云会议的方式召开博鳌亚洲论坛。

美国拜登总统上台之后,首先对广泛意义上的西方国家展开了一轮密集的外交攻势,拜登总统跟日本、印度、澳大利亚等国家元首召开了印太安全峰会,美国跟日本、韩国举行了“2+2”对话会,国务卿布林肯访问了欧盟。

从中我们可以看出一个非常耐人寻味的国际政治动向,即为了遏制中国,美国正在紧锣密鼓地拉拢西方盟友,而作为反制措施,中方正在团结俄罗斯与亚非拉国家。也就是说,为了应对美国的结盟“打群架”,中国也正在进行有针对性的防范反制。而这样一种现象,也就很容易让我们想起几十年前的东西方冷战,那个时候,也是美国拉拢包括日本、欧盟、澳大利亚、加拿大在内的西方国家,跟苏联召集的亚非拉国家在对抗。这也就不得不让人担心,由美国挑起的这场中美对抗,已经逐渐演变成了冷战时期东西方对抗的态势。

而在我个人看来,假如这样一种态势一旦形成,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盟友不一定能够占到什么便宜。首先,在联合国安理会层面,由于实行的是常任理事国一票否决制,中俄两国的联手完全挡得住美英法三国的进攻,而在联合国大会层面,由于实行的是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原则,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还有可能要吃亏,因为亚非拉国家的席位占有绝对的优势。

直新闻:那在你看来,在这场中美朋友对盟友的博弈过程当中,中方能够重新团结起亚非拉国家吗?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我觉得有四大纽带可以把中国与亚非拉国家重新团结起来。

第一个是,我们知道,这次拜登团结广泛意义上的西方盟友,他举起的旗帜就是共同的价值观念、共同的意识形态与共同的政治制度。而在这一方面,多数亚非拉国家都跟中国一样,不仅拒绝接受西方的价值观念和政治制度,而且根本就“不吃那一套”,都反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干涉他们的政治制度,都反对西方国家在人权问题上对他们指手画脚。这就使得中国与亚非拉国家有了共同的语言。

第二,中国与相当多亚非拉国家一样,在人权、价值观念和意识形态问题上,都受到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强行干预与指责。比如美国一直就看不惯伊朗政教合一的政治制度,沙特则跟美国在记者卡舒吉遇害案上产生了激烈的冲突等等。这些国家都跟中国一样,在摆脱美国干预问题上有着共同的诉求。

第三,中国与亚非拉国家一样,都主张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和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高举多边主义旗帜,反对美国的霸权主义。

当然,最为核心也最为关键性的一点就是,光靠共同的价值观念和政治制度以及共同的敌人,还不足以维持持久的团结,还得有共同的利益,才能把中国与亚非拉国家更为紧密地结合在一起。而在这一方面,所有的亚非拉国家都希望跟中国做生意,希望分享中国和平发展的红利,尤其他们都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受益方。另外我注意到,无论是王毅外长在出访中东的时候,还是这些东南亚国家外长来华访问的时候,都谈到了跟中国一道共同抗疫的问题,尤其是谈到了接种中国产疫苗的问题。而中国疫苗的一大突出优势就是价钱比较便宜,非常适合于并不富裕的亚非拉国家接种。也就是说,在当前这个特定的时候,疫苗与共同抗疫,也成为了捏合中国与亚非拉国家强而有力的纽带。

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右)在福建南平与新加坡外长维文(左)举行会谈。

直新闻:对于新加坡与韩国外长也一前一后访问中国,你又怎么看?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确实,由于新加坡与韩国是两个非常特殊的亚非拉国家,他们这次访华也就具有了非常特殊的战略意义。

首先,新加坡与韩国不仅都是亚非拉地区富有的国家,而且他们实施的基本上是西方的那一套政治制度,尤其是他们都跟美国保持着非常良好的关系,在安全上接受着美国的庇护,而韩国甚至还是美国的军事同盟国。这也就意味着,新加坡和韩国在中美两边都能够说得上话,在关键性的时候,可以在中美之间起到劝和促谈的润滑剂作用。

除此之外,韩国还是美国构建美日韩军事同盟以及实施印太战略的主要拉拢对象。中国跟韩国搞好了关系,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化解美日韩构建军事同盟与印太战略的企图。新加坡则在整个东盟地区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被号称为东盟的“军师”,中国与新加坡搞好关系,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巩固中国与东盟之间的关系,使得东盟不至于倒向美国一边。

来源:深圳卫视 作者:刘和平,深圳卫视直新闻特约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