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日德搞“2+2”会谈 轴心国要复活?

直新闻:据日本媒体《读卖新闻》独家报道称,日德两国已基本敲定4月中旬以视频方式举行外长加防长的“2+2”会议。对此,你做何解读?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其实,在国与国之间的交往中,外长与外长单独会面,或者防长与防长单独会面,都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但是,假如把两国的外长与防长凑在一起举行所谓的“2+2”会谈,那就意味着双边关系立马就不同了,增加了意识形态与安全上的“同盟军”意味。而这样一种“2+2”会谈的模式,最初是由美国与它的盟友开创的,其目的是为了显示美国跟它的盟友之间与众不同的特殊情感。然而,这样一种“2+2”会谈的模式,居然被套用在了德国与日本这样一对非盟友之间,这就不得不引起人们的怀疑与警觉了。

其次是,德日这次“2+2”会议讨论内容居然是“自由和开放的印度太平洋”以及安保领域的合作,以及协调德国军舰停泊日本港口并与日本自卫队展开联合军演等事宜。这就意味着远在欧洲与大西洋、跟“印太地区”安全事务八杆子打不到一块的德国,将要响应美国与日本的号召介入甚至是参与到“印太战略”中来了。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次会议上,德日两国还将签署《情报保护协定》。我们知道,签署军事情报交流与保护协定,不仅仅是两个国家相互敞开心扉互不设防的开始,而且是两个国家有可能要走向军事结盟的前兆。当年在奥巴马执政时期,为了促成美日韩军事同盟,也是先行强迫韩国与日本签订了《韩日军事情报交流协议》。因此,把这些内容叠加在一起,外界就有理由怀疑德国与日本难道是要走向军事结盟,或者准备以军事结盟的方式介入“印太地区”事务了?

而早在二战期间,日本也曾经与法西斯德国以及意大利的墨索里尼政权签署了结盟协议,组成了所谓的轴心国。

直新闻:德国外长马斯早前声称,“印太地区”将会是德国外交政策的优先事项,而早在去年九月,德国还拟定了一份新的外交战略即《印太政策指导方针》,以寻求增加“印太地区”参与度,包括参与地区秩序塑造、介入地区争端调解等。对此,你又怎么看?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很显然,这些都意味着,德国的外交政策乃至外交战略正在发生方向性的调整。而调整的方向包括——

一是外交政策的内涵正在由原来的务实化转向意识形态化。我们知道,在冷战结束之后的几十年时间内,德国的外交政策无论是对俄罗斯还是对中国,都是秉持着务实主义原则的,这是德国不顾美国反对坚持跟俄罗斯签订“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项目的原因,也是德国不顾美国反对,极力发展中德经贸尤其是极力促成中欧完成投资协定谈判的原因。然而,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德国不仅支持了欧盟在所谓的新疆人权问题上对中国相关人员的制裁,而且德国外长马斯公开表示,愿意跟西方一道为民主事业而奋斗,捍卫西方的价值观念和意识形态。我认为,这就是方向性的转变。

其次,德国外交政策正在由原来的疏远美国转向亲近美国。过去这些年来,尤其是在特朗普执政期间,德国在欧洲乃至全球范围内,是带头不配合甚至是反对美国的盟友。在特朗普发起对华“新冷战”的时候,德国却在跟中国进行如火如荼的经贸合作。然而,这一次,德国不仅公开响应美国的号召介入“印太”事务,而且德国外长马斯居然公开表态,在中美的世纪性博弈当中,“我们将站在美国一边”。

第三,德国将“印太”事务当成外交政策的优先事项则意味着,继美国在奥巴马执政时期已经将外交战略重心由中东转向太平洋地区、完成了其百年来的第四次战略大转移之后,德国也正在进行自己的外交战略大转移,也就是由欧洲与大西洋地区转往印度与太平洋地区。而在过去的一百多年中,德国的战略重心一直是在欧洲的,包括先是跟法国与英国死磕,后又跟苏联与俄罗斯打冷战。

值得注意的是,我们知道,在整个欧洲乃至北约的外交与安全战略中,英国、法国与德国是三个具有举足轻重影响力的国家,他们的一举一动将决定着整个欧洲与北约的外交与安全战略方向。那么,从当前的情况来看,英国显然是死心塌地地跟定了美国,法国最近也因为所谓的新疆人权问题而跟中国在闹别扭,并宣布要派军舰到南海来搞所谓的“巡航”。而德国这次态度上的转变,也就意味着欧洲的大根顶梁柱都已经被美国给撼动了,整个欧洲的外交与安全战略方向都有可能要发生转移了。

来源:深圳卫视 作者:刘和平,深圳卫视直新闻特约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