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环球网公众号 > 正文

第474期 香江评论|澳门风灾中的凉薄言论令人愤慨

澳门早前遭受台风“天鸽”正面吹袭,损失严重。然而,正当澳门人民与解放军全力投身抗击自然灾害之际,香港个别媒体却出现不少杂音,很多无端指摘令人愤慨。

首先,矛头指向澳门政府对抗风灾不力。平心而论,在这次风灾中,澳门在应对风灾时确实有不足之处。第一,气象局对风灾预测有误,挂出十号风球过迟,没有预计到风灾对澳门造成这么大的冲击。气象局局长冯瑞权第一时间提出辞职,现在廉政公署也在展开调查。第二,澳门的城市规划对防风与排洪排涝的应对能力不足。第三,澳门整体对防风防涝的危机意识不足,市民对其危害及如何预防的认识也不足。

但话说回来,澳门地形低洼,遭受如此猛烈颱风的正面吹袭,确实应对不易。十几年前,美国“卡特里娜”飓风把新奥尔良变成一片废墟。近日美国“哈维”飓风,大休斯敦也成为泽国。它们造成死伤情况不在澳门之下,后遗症比澳门更严重。这里不是“比烂”,但至少说明,人类的力量有时在大自然灾难面前的薄弱。

澳门回归后,从未面对过如此猛烈的颱风,应对不足固然反应出问题,但经验不足也是实情,澳门应该诚恳地从教训中学习,日后认真加以改善。一味指摘不是恰当的态度。

但个别媒体与所谓的KOL(网络红人)又开始借题发挥。

首先,澳门绝大部分电力从珠海供应,风灾时电力中断,于是有人指摘,澳门“靠内地”是电力中断的主因,证明“内地的东西不可靠”,“靠内地”没好处。

这些论调漠视了邻近澳门的珠海也是颱风“天鸽”的灾区。“天鸽”是53年来珠海面对的最强颱风,“天鸽”的中心就在珠海登陆,可以说珠海遇到颱风的强度更甚于澳门。珠海电网被颱风破坏以致无法正常向澳门供电,这是受灾的结果,显然不是我们通常说的设备线路是否可靠的问题。试问,有多少设备遇上这样的大风还能保证正常工作呢?当然,也难怪这些人搞不清楚,因为他们只关注澳门,对珠海的灾害报道极少,视而不见。

澳门本身供电能力有限,无法满足自身需要。更重要的是,澳门面积狭窄,没有足够的土地能建设可以完全满足电力需求的发电厂。澳门从珠海购买电是最经济最可行的方法。

其次,有人则抨击“澳门内地化”,矛头指向气象局局长冯瑞权。现在冯正接受调查,有否失职等报告一出就可知。但这种指摘暗示了内地的气象部门也有失当,则极为莫名其妙。国家气象局在23日早上六时,已经发布最高级别的红色预警信号,比香港在8时10分发出的九号风球警告更早,更不用提比香港挂出十号风球(9时10分)早了。在国家气象部门的预警下,众多渔船与部分居民已经在政府组织下提前疏散,这样才避免了更大损失。

在澳门政府请求下,经过中央批准,解放军到澳门市区救援,这更触动到一些人。其实,出动解放军,完全是根据澳门基本法与澳门驻军法的规定,按照法定程序进行。澳门市民与义工虽然积极救灾,但由于灾害严重,杯水车薪。解放军伸出援手,大大加速了灾后救援与清理工作,令澳门人感到“心里有底”,社会秩序迅速恢復。澳门人纷纷通过送饭送水、慰问等方式,表达对解放军的谢意。这种“军民鱼水情”,体现了内地对澳门的支持,澳门同胞高兴也来不及,何来忧虑?

香港部分人对解放军有不明所以的恐惧。其实,香港驻港部队驻扎二十年,秋毫无犯,没有发生过一起军民纠纷事件。即便对擅闯军营者,也有理有节地依法处理。驻港部队无愧于“文明之师”、“威武之师”、“正义之师”的称号,得到绝大部分爱国港人的肯定。大概只有“港独”分子才会这么怕吧。

有人还嘲笑几个在救援过程中晕倒的军人,指摘他们“缺乏锻炼”、“战斗力低下”、“打不了仗”。这种凉薄的论调更令人不齿。这些年轻的军人在高温、烈日与潮湿的恶劣环境下长时间工作,晕倒有很多可能的原因,比如工作时间太长、太忙顾不上喝水吃饭、带病工作等等。有些人就偏要以最大的恶意揣度。其实,再怎么说,别人也是在落手落脚救灾时晕倒的。隔岸观火的键盘侠,有什么资格在一旁说三道四?

在澳门有难,八方支援之际,这些人的舆论是非常可耻的。他们关心的不是澳门同胞的安危,而是要“唱衰澳门”。回归以来,澳门人真正“精神回归”,更接受“中国人”的身份。澳门从回归前远远落后香港,到现在人均GDP排世界前几位,远超香港。其飞跃有目共睹,也是在中央支持下才能取得的成就。

部分人是否有“羡慕妒忌恨”的心态不得而知,但他们要竭力挑拨澳门与内地关系,甚至与香港的关系,想要在唱衰香港之馀再拉低澳门之心昭然纸上。

这种论点错误之处毋须多言,也无法指望这些人能很快改变。但当澳门同胞还在受灾时,这些人是否可以先抛下“凡事政治化”,真正关心一下同胞呢?切莫为了一股不明所以的“怨气”,把自己的良心与人性也埋没了。

(来源:香港大公报,作者:闻昱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