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邱毅:“台独”分子为日本殖民帮凶发声 卑劣无耻

1492398520288872.jpg

台湾名嘴、前“立委”邱毅

星岛环球网消息:海外网4月17日电 台湾名嘴、前“立委”邱毅16日晚在微博账号发文称,八田与一的铜像被断头,马上引起“台独”狗贼和“绿蛆”的一片声讨,好像砍头者犯了十恶不赦的大罪似的;而蒋介石铜像被砍头,这些人却叫好,两相对比,可以看出这些人的卑劣无耻。

邱毅表示,奇怪了,蒋介石铜像被砍头、肢解、喷漆、破坏时,怎么这些人鼓掌叫好,还鼓励无知的年轻人积极去做。

邱毅指出,两相一对比,就显示出这些人的卑劣无耻。蒋介石打败日本侵略者,光复台湾。八田与一则是日本殖民者的帮凶,他建嘉南大圳,使台湾稻米增产,并非为福泽台湾人民,这些稻米是运往日本,成为助长侵略者恶行的粮食供应。

邱毅在文章最后称,将八田与一和蒋介石相比,已经是抬举了日本殖民者,过去的几任台湾地区领导人,有的因为媚日,有的为了讨好民粹,总是夸大了八田与一的贡献,却不肯为蒋介石说几句公道话,这种心态我一直是很看不起,而且鄙视的。

早前报道:“台日友好象征”铜像遭“斩首” “独派”忙修复

海外网4月17日电 被视为“台日友好象征”的日籍水利工程师八田与一纪念铜像16日遭人“斩首”,且头颅被带走不知所踪,此事在岛内引发广泛关注。据台媒报道,由于八田与一在“台日”知名度相当高,加上5月8日要在该地点举办墓前祭典,台南市长赖清德得知消息后,已下令警方成立项目小组侦办,指示台“文化局”研拟铜像修复或重塑事宜。对于蒋介石铜像、八田与一铜像都惨遭“斩首”,台媒讽道,“台湾真变成IS?”

“台日友好象征”八田与一铜像被“斩首”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16日早上6时许,一名台“农田水利会”会务委员在乌山头水库内晨运,经过八田与一塑像时,赫然发现铜像颈部以上部分被切除,周边也遍寻不着,会务委员通报会长杨明风,杨明风立即请同仁报警,并赶往现场,警方也出动鉴识小组进行采样。

对此,台南市长赖清德第一时间指示台南市政府警察局成立项目小组,全力积极侦办。另外,因5月8日是八田与一的忌日,嘉南农田水利会每年都会在5月8日举办八田与一追思纪念活动,赖清德还请嘉南农田水利会于5月8日前将铜像专业修复,恢复铜像完整样貌,“以利追思活动顺利进行”。

日籍水利工程师八田与一在台湾日据时期规划兴建乌山头水库及嘉南大圳,因而被称为“乌山头水库之父”,在水库内的八田与一塑像,向来被视为“台日友好象征”,经常有日本游客参拜,前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陈水扁及八田与一后裔子孙八田晃夫等人,都曾前往参拜。

台媒:台湾真变成IS?

对于蒋介石铜像和八田与一铜像先后遭“斩首”,台湾《旺报》17日发表评论提问:请问台湾社会现在已经撕裂到“势不两立”地步,而必须要将对方意向性地“斩首”吗?你把蒋介石雕像“斩首”,我也把八田与一雕像“斩首”,两者的做法与恐怖组织IS有些不同:IS斩首真人,而你我斩首雕像。若论用意,则与IS相同,那就是“我跟你势不两立”。两种意向性“斩首”行为都不可取,但背后反映的史观及认知冲突却值得台湾社会及当权者深思反省。

评论指出,2015年是中国抗战胜利70周年,全球华人都热烈庆祝,台湾却沉默不语,还有人说“台湾是二战的战败方”、“美军空袭杀了许多台湾人”。但台湾人似乎忘了:2015年也是乙未战争120周年,在那场乡土保卫战中,台湾平民至少有10万人以上死于战火,而当时台湾全部人口才不过300万;2015年更是噍吧口年大屠杀100周年,受害者包括老人与孩童,而台当局的纪念活动低调到不行。

相反,从李登辉、陈水扁执政以来,台当局有意无意地抬高日本人占领台湾期间的贡献,八田与一的神格化就在这样背景下被刻意突出。但历史会说话,八田与一改善了水利,增产了稻米,台湾人吃白米的数量却减少,吃地瓜的数量却增加,增产的白米被运到那里去了?

评论表示,日本建设台湾是基于殖民需要,这是最基本的常识,却被台湾当权者刻意地美化了。而台湾执政者千万别以为改改教科书、搞“去中化”,就可以转移执政不力的焦点。

台媒体人:八田与一“颂歌”的真相

台湾资深媒体人戚嘉林16日在“中时电子报”发表评论表示,提及日本人八田与一,“独派”对他多所美化,前台湾地区领导人李登辉更是推崇备至,谓八田与一费了10年建嘉南大圳,使近百万人的农家生活丰裕起来。这可说是“独派”对八田与一兴建嘉南圳感性美化的标准歌颂论述,其方法就是歪曲历史。

评论指出,历史真相是,嘉南大圳是为日本谋福利,当时台米大肆输出日本,输日量最多时超过总产量的一半。日据时代日人在台努力发展农业的目的,其实是为日本本土的日本国民谋福利,而非为台人谋福利。

1936~1938年间,日人据台已40年,台湾平均每人每年稻米消费量,较1911~1915年间减少23.1%,甘薯消费量却增加38.1%。接着战争年代的1940~1945年间,更是实施严厉的米粮配给制度。1930年代,日本本土日本人的平均每人每年可用稻米消费量为台人的1.6倍。

评论认为,唯有经由更严谨坚实的基础学术研究,跳脱时下台湾“独派”“媚日仇中”的情结,台湾方有能力透析日人在台殖民统治的残酷真相、程度与本质。评论呼吁,台湾人不要被人压榨欺侮还要歌颂别人,甚至极力片面美化颂扬日据时期农业建设的成就,让日本人看不起,也愧对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