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顾立雄转任台“金管会主委” 此前主杀蓝营党产

顾立雄转任台“金管会主委” 此前主杀国民党党产

律师顾立雄接掌“金管会”,外界一片哗然。

星岛环球网消息: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台当局“党产会主委”顾立雄已确定转任“金管会主委”。平心而论,以顾立雄的法律专业,“法务部长”或“司法院长”这两个职务,对他来说都算适得其所。但当传出顾大律师将出任“金管会主委”后,金融业及社会大众立即出现反弹声浪。前“主委”曾铭宗说“如果顾立雄可以当‘主委’,等于路人都可以当‘主委’”,这句话确实中肯,毫无专业的“主委”将主导台湾金融产业,无疑是在藐视金融专业。

报道称,有些人扯法遵,认为有利顾立雄施展,这绝对是护航过头,也是硬拗到了极点。台湾的金融产业不是法律紧不紧的问题,而是被过紧的法律掐得喘不过气,以致跟不上全球开放的脚步,宛若“第三世界”。

如果用防守的观点,“金管会”主攻,要帮银行找出路,“央行”则负责守,维持金融稳定。毫无金融背景的“金管会主委”,怎会知道业界的需求为何?要如何兴利?如同看不懂财报的会计主管,你要他干嘛?

报道指出,台湾金融产业的困境,一直都是兴利不足、防弊过头。前“主委”陈裕璋走的就是酷吏路线,对金融监理丝毫不打折,只要业者违规就是重罚,如果站在挹注公库立场,生财有道,但这应该去当“财政部长”,不是吗?

接棒的曾铭宗,改采开放态度,立即赢得业界的激赏,金融业主管赞赏曾铭宗做一个月,等于陈裕璋做一年。而曾铭宗喊出的“亚洲杯”,学习星展银行走向全亚洲的策略,更是近年施政最大亮点,让金融业终于有目标可拼。

可惜的是,“亚洲杯”在蔡英文当局与大陆关系降至冰点后,只能南进,偏偏不想也无力解决南向困境。少了大陆的“亚洲杯”,仅存的新南向又“难向”,成了残缺不全的“自悲”,又把金融业打回困守台湾的狼狈样子。

报道称,要说顾立雄与金融业无渊源,似乎也不完全对,毕竟他在“党产会”时对金融机构下的指导棋,就是要永丰银不准让国民党提钱,这施政风格用在追杀国民党看似够霸气,但用在管金融机构,除凸显其无知,也沦为笑柄。

金融业昨传出一个笑话,顾立雄上任后下的第一道,指令可能是要求所有金融机构抽国民党银根,“党产会”和“金管会”二合一,彻底断了国民党的后路。

于是乎,“金管会主委”人事揭晓后,金融界出现了“破坏式创新”自嘲之词,酸得可以,但也反映出业界心声。专长在于“追杀”的“金管会主委”,对金融产业绝对是彻底性破坏,至于创新?反正毫无专业,无知就是力量,只要自我感觉良好,什么都是新的。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环球网 星岛 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