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富权:赖清德新官上任三把火隐藏危机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9月13日电  “新官上任三把火”!赖清德出任“行政院长”后,在极短时间内推出或准备推出三项重大政务,其一在与卸任的前任“行政院长”林全交接后,当即召开第一次“行政院会”,通过撤回前送“立法院”审议的“二零一八年度中央政府总预算案”暨附送的“行政院二零一八年度施政计划”及“二零一八年度至二零一九年度中央政府流域综合治理计划第三期特别预算案”;其二是以“调整军公教人员待遇,对于刺激景气及活络整体景气有正面效益,也希望藉此能带动民间企业加薪,照顾劳工的权益“为由,决定军公教明年加薪百分之三,直接否定了其前任林全于一个多月前林全拍板定案的“军公教明年不调整”决定;其三是宣称将会务实的态度面对“一例一休”的冲击,务实提出解决方案,很踏实来做,这等于是要将自己在台南市长任内提出的应该调整“一例一休”政策,付诸实施。 

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说,撤回总预算案,这是可做可不做的事。如果“立法院”换届,依法所有尚未完成的法案都成为“废案”,在新一届“立法院”成立后,“行政院”必须重新提请法案,但现在并不存在“立法院”换届的情况。如果是“政党轮替”,或虽是同党执政却换人作“总统”,在新任“总统”辖下的新任“行政院长”,当然是要撤回此前提请给“立法院”的法案。但在同党的同一任“总统”辖下的新任“行政院长”,尤其是在并没有对“行政院”作重大改组,基本上是由“内阁”原班人马重任的情况下,就没有必要撤回法案。不过,赖清德却以“行政院因内阁改组,基于对立法院之尊重”为由,“援例”主动撤回前函送“立法院”审议的预算案,并要求各部会首长务必本撙节原则,并依蔡英文提示的“七项期许”,作必要的检讨修正,同时亦应充实与深入瞭解各项计划的目标定位及编列内容,以强化预算论述说明。 

对于“一例一休”政策,赖清德在还是台南市长时,就第一个正式公开质“一例一休该调整药方了”。实际上,“一例一休”政策不但让劳资双方都抱怨连连,而且对中南部绿营执政县市与绿委更是造成重大困扰,因为中南部中小企业大多是绿营传统支持者,而“一例一休”对于中南部中小企业的冲击远远超过竹科的科技公司。随着地方选举日逐渐逼近,地方上持续反映“一例一休”将让民进党的支持者崩盘,这场为民进党带来的“政治豪大雨”,可能会“豪雨成灾”酿成更严重及可怕的“土石流”,使得绿营地方诸侯及“立委”们只能乾着急,但林全却“严守死保”。现在林全下台,率先“开炮”的赖清德接任,看来对“一例一休”政策进行调整修订的大势已是不可阻挡。

“行政院长”只是“总统”的幕僚长,而且林全“惟蔡英文之命而从”,因而上述的“军公教不加薪”及“一例一休”政策,肯定是得到蔡英文的首肯,甚至就是蔡英文的“改革”措施(军公教不加薪与“年改”相配套)。而赖清德走马上任后,当即“废掉”林全实质上是蔡英文的“武功”,尽管可能他事前也曾谘询过蔡英文的意见并获得其默许,但却折射了赖清德出任“行政院长”要凸显其“独立行政”的企图心,并以否定前任的施政政策来体现。这个“肢体语言”,展示赖清德将会实行“林规赖不随”的施政作风,因而已经埋藏下了与蔡英文“不合拍”的危机。 

实际上,作为赖清德“师弟”的“新潮流系”副书记长的台北市议员梁文杰,早就预言“在台湾的制度下,“行政院长”只是工具人,挡子弹而已,谁来当都是消耗品。”因而主张台湾应该实行完全的“总统制”,“行政院长”的职位应该直接废掉,由“总统”直接领导各部会。而“新潮流系”大佬林浊水更是指出,赖清德过去在台南市长治理绩效受肯定,很大的原因是他的“大局处长主义”,亦即用人充份授权,但蔡英文对“行政院”不放心,采取的是“大政委小部长”,用政委来掌握部长,因而赖清德与蔡英文两人的领导风格会有冲击。他还提醒赖清德说,“行政院长”只是蔡英文的“执行长”。 

这就是矛盾之处。表面上看,蔡英文找赖清德接任“行政院长”,当然是要改变林全“无能”的现状,以提振蔡政府跌到谷底的民调,迎接二零一八年的地方选举。既然民调底,这就反映了此前的政策与民心民意相脱节,当然要调整。但其实,林全是蔡英文的应声虫,从“小英基金会”到“新境界基金会”,林全一路追随蔡英文,而且服从性高,因而林全的政策其实就是由蔡英文“原创”。否定林全政策,也就等于是否定蔡英文。如果赖清德处理不好,可能就真的会成为“牺牲品。 

文章指出,有两个“盲区”,可能会成为赖清德与蔡英文“交恶”的“爆发点”。其一、蔡政府的民调低迷,虽然原因很多很复杂,内外因素都有,包括在“国民党不倒,台湾不会好”的竞选口号之下,选民们对民进党执政的期望值过高,但现在国民党倒了,台湾却未见好,甚至比国民党执政时还要倒退等,但关键原因是在于两岸政策。在蔡英文拒绝承认“九二共识”及其“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核心内涵谘询,赖清德怎么努力,都未必能见好。何况,两岸政策是蔡英文的禁脔,蔡英文未必会放手一直授权赖清德处理。退一步说,即使是放手,赖清德是“独派”,可能情况比林全更糟。

其二、将会出现“功高震主”效应。倘赖清德倘做得较好,提振了蔡英文的民调,但因为有蔡英文麾下的林全做“比照物”,人们就认为“还是赖清德行”,蔡英文及其嫡系林全不行。说不好党内会有人为了实现民进党长期执政者的美梦,在“总统”党内初选时要求换人。毕竟,蔡英文的民进党龄只有十多年,而赖清德却是在民进党艰苦拼搏时入党,老党员可能不服。何况,在二零一六年“总统”大选时,以当时的社会态势,民进党随意推出阿猪阿狗都能赢。倘当时赖清德不是因为台南市议会议长贿选案发,他拒绝进入议会,被批评破坏民主体制,可能民进党的“总统”候选人就是他。对此,蔡英文当然会有忌讳,而必然会时时处处防范。 

因此,赖清德与蔡英文的蜜月期不会过长。甚至没有蜜月期。但在明年地方选举之前,蔡英文还可忍受。过了地方选举这一关,到了“总统”大选前夕,可能就会发作。不是蔡英文的“工具人”奏效,把赖清德当作“特价品”,就是赖清德在“独派”支持下,向蔡英文发难,但估计赖清德不会脱党参选。但到二零二四年,就是他的天下。不过,估计蔡英文将会另行寻觅“接班人”。在其第二个任期时,从郑文灿、林佳龙等新生代中培养。目前看来郑文灿的机会将会大些,他除了是“新潮流系”之外,在桃园市的施政及作风,蓝绿都能接受,正是“总统”大选所需要的特质。何况,他与蔡英文的关系也好,实际上在“直辖市长”就职时,蔡英文是只是去捧郑文灿的场。 

因此,可能会有好戏看。如果是陈菊接任“行政院长”,或许较为稳定。因为无论是与蔡英文的配合度,还是实际行政能力,以及在党内的威望等,陈菊都比赖清德胜上一筹。但她为了扶持刘世芳能接高雄市长,放弃了这个可以促使民进党浴火重生的机会,“私心”重了一些。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危机 赖清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