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富权:妥适解决在大陆台湾居民参政议政问题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10月10日电  在中共十九大召开前夕,台湾省代表团中有一名党代表卢丽安是在台湾高雄出生成长,而非“台二代”以至是“台三代”,引发热议。有评论分析指出,卢丽安被选为中共“十九大”党代表,代表她或将成为未来中共对台统战的试点人物,企将台湾人引入中共政治组织,用以推进、强化两岸经济与社会“融合发展”。这当然触动了蔡当局主管两岸事务的陆委会的敏感神经,声称要调查,是否触犯《两岸关系条例》。但后来在了解到卢丽安已经加入了大陆籍之后,亦即没有触犯《两岸关系条例》相关规定之后,又表示尊重卢丽安的选择,不过又“补充”了一句,谓还要了解她是否已经撤销了台湾的户籍。其实如同当初声称卢丽安可能触犯《两岸关系条例》,却“假装”不知她已经是大陆籍居民一样,这句“多余的话”也是“假装”不知大陆方面的户籍规定。——凡是取得大陆地区户口的港澳台居民,其原有的港澳台户籍身份即同时消失,作为主管两岸事务的陆委会,是不应连这基本常识也不知道的。 

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说,实际上,就在今年六月二十一日,中国共产党全国台湾省籍党员代表会议在北京以差额选举方式,选举产生了台湾省出席中共十九大的代表,其中包括卢丽安之后,七月十三日,《南方周末》发表了卢丽安题为《谢谢陆先生》的悼念文章,在感叹“如果不是陆谷孙老师同意聘任我,我是无缘到复旦大学外文学院任教的。陆先生‘赌’了我,我‘赌’了我的人生”之余,也透露她于二零零一年第一次“申请回台探亲”时,“有繁琐的表格需要单位签署”,“这,对于我,又是闻所未闻的事:要回家看父母,还要单位批准?”这就已经显示,她已经不再具有台湾户籍,在加入大陆即时,所有台湾地区的身份证明文件都已上缴或销毁,因而返台探亲时,必须按照大陆居民的程式进行申请。就此,《两岸关系条例》规范台湾居民在大陆行为的条文,对她不具任何法律效力,反而是规范大陆居民涉台方面的条文,适用于她。 

十九大开过后,就是酝酿新一届全国人大、全国政协,及地方省级人大、省级政协换届的操作了。实际上,作为全国政协的参加单位,更是全国人大代表中必会含有其代表人物的各民主党派及人民团体,都在近期召开换届会议,选出新一届的领导班子,就是为了对接适应新一届全国人大、全国政协的常委会组成人员的安排。而在全国人大中,有台湾省代表团;在全国政协中,台盟和全国台联则是参加单位。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前,全国人大的台湾省籍代表,及全国政协中的台盟委员,基本上是在台湾出生人士,但却是在一九四九年之前奔赴大陆参加革命。而两岸开放后,也有台湾出生的人士,经各种途径回归祖国参加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因而就有黄顺兴、林毅夫、陈云英、黄植诚、范增胜、林明月等人,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其中黄顺兴还当选为常委会委员),或获邀请出任全国政协委员,以至是当选中共中央候补委员。但在近年,则相对较为少些,现在又“出了个卢丽安”。其实,她早就已经是上海市政协委员,估计在明年初,她极有可能由上海市人大选举为全国人大代表,或是以全国台联的途径,获邀请出任全国政协委员。 

与此同时,全国各地的省级人大,省级政协,也是在明年初换届。在省级人大,因为其本身就是“省级”,因而不设“台湾省代表团”,但必然会有台籍居民当选为代表。而省级政协就更是“堂而皇之”,有省级台盟及省级台联作为其参加单位。不过,其成员大多是“台二代”以至是“台三代”。 

文章说,在大陆投资、工作、求学的台湾居民,是否也可以参选并当选地方各级人大的代表,或被邀请出任地方各级政协的委员?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年满十八周岁的公民,不分民族、种族、性别、职业、家庭出身、宗教信仰、教育程度、财产情况、居住期限,都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但是依照法律被夺剥政治权利的人除外”,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法》第三条同样内容条文的规定,凡是中国公民,不管其户籍在何处,即使是已移居外国,只要他们年满十八周岁,又未被剥夺政治权利,在祖国大陆各地的基层人大(县、市属区及乡级人大)进行代表选举期间,正巧在当地工作、就读、居留,甚至是旅游、探亲,即使是没有当地户籍,也可透过选民登记的方式,成为选民,行使作为中国公民的政治权利,有权参加当地的人大代表选举,投下自己神圣的一票;倘在当地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和民意支持度,更可按《人大代表选举法》的规定,由十名或以上选民连署提名,成为候选人参选。正在大陆地区投资设厂或工作的台商或台干,也不例外。 

为了明确上述规定内容,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前任秘书长何椿霖领衔担任编委会主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组织编写的《选举法律问答》一书特地指出,“旅居外国的中国公民和其他中国公民同样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旅居外国的中国公民,在县级以下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期间在国内时,根据选举法的规定,可以在原籍地或出国前居住地,进行选民登记,参加选举。在县级以下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期间回内地的香港、澳门和台湾同胞,也可以参照上述办法办理”。 

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章程》第十九条亦规定,“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由中国共产党、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人民团体、各少数民族和各界的代表,台湾同胞、港澳同胞和归国侨胞的代表以及特别邀请的人士组成。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地方委员会的组成,根据当地情况,参照全国委员会的组成决定”。而在具体安排方面,参与全国及地方政协的“台湾同胞”,是以“台盟”和“台湾同胞联谊会”作为参加单位,他们都是内地居民,而不包含在大陆投资的台湾商人。 

文章续道,其实,在大陆投资的台湾商人,对参加当地人民政协的工作,是颇有意愿的,统盟认为可以通过提交提案等方式,建议或督促当地政府改善投资环境。为此,当马英九刚就任台湾地区领导人时,大陆台商就组团拜访他,向他提出修订《两岸关系条例》,让大陆台商可以参加大陆人民政协等组织的建议。马英九也已经当场答应了,但后来却不了了之。须知道,当时国民党在“立法院”占大多数议席,而且民进党气势低迷,要修改《两岸关系条例》并非难事,民进党要挡也挡不住。但主张“不统不独不武”的马英九却没有做。只是在马英九任期的后期,陆委会副主委林祖嘉指出,台湾对大陆“党政军”的定义解释会尽量放宽,台湾的大学教授到大陆担任教职、系主任、院长等都不算,即使是政协,特邀、特聘性质的也都不算,这样在法律上就没有问题了。如果是政协的话,特邀、特聘性质也都不算。目前只有极少数不是特邀特聘,他请台商们尽量改成特邀、特聘的方式,在法律上就没有问题了。 

因此,北京、广东、福建等省级政协,就以“港澳台工作顾问”、“特邀委员”、“谘询委员”等名义,邀请当地台商参加政协的工作。他们除了没有投票权和表决权(这是为了规避《两岸关系条例》)之外,政协委员的所有权利,包括发言权、提案权、视察权、考察权等,全都拥有。中央宜统一规划,让更多的台湾居民参加人民政协的工作,这是有利于全面贯彻习近平主席的对台工作重要思想,努力维护和推进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的。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台湾 居民 大陆 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