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马泄密案无罪 柯建铭:置公义于何地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台北10月11日电  针对民进党“立法院”党团总召柯建铭自诉马英九教唆泄密、加重诽谤案,高等法院上午二审宣判,驳回柯的上诉,马英九无罪定谳。 

柯建铭办公室发出新闻稿指出,马英九介入司法个案,教唆前“检察总长”黄世铭泄密已是罪证确凿,无可抵赖,没想到法院却忽视如山铁证,纵放毁宪乱政之人,着实让人遗憾,令人感叹公理不明、公义不彰,法官掩饰马英九教唆泄密的犯罪事实,实乃黄钟毁弃,瓦釜雷鸣,让人不禁怀疑公义是否尚在人间? 

前“立法院长”、国民党不分区“立委”王金平对此判决仍低调说,“尊重司法”。 

柯建铭自诉马英九涉嫌教唆泄密等罪,台北地院判马无罪,柯不服提上诉,高院审理后认为,依“宪法”规定“总统”有权召见“阁员”,且本案不排除是前“检察总长”黄世铭主动求见,因没有证据证明犯罪,驳回柯的上诉,判决马英九无罪定谳。 

柯建铭自诉2013年8月31日黄世铭向马报告关说案,提供马“专案报告一”,9月1日凌晨马电召黄再到官邸,询问黄哪些人有监听译文、哪些人只有通联纪录,黄再提供“专案报告二”给马,马教唆泄密。柯另控马9月11日在国民党党部以党主席身分开记者会,指“我们看到国民党籍的“立法院长”为民进党党鞭的柯建铭委员向“法务部长”、台高检的检察长进行关说”,诽谤他名誉。 

柯建铭对于今日判决有两点回应如下: 

首先,马英九干预司法,破坏宪政体制之事实已昭然若揭。马英九要求黄世铭报告个案,利用“总统”权势干预司法,进行政治斗争,将黑手伸入司法以及“国会”,丝毫不重视宪政精神,破坏台湾得之不易的民主法治,而法院却无视马英九教唆黄世铭泄密的事实,滥用法官的自由心证作为马英九的遮羞布,践踏司法的尊严。法院认为马英九跟黄世铭的八十八秒通话无从证明泄密,但是依照常理,没有重要事项报告怎会在半夜进行如此长时间的通话,法院显然刻意忽略事实,护航马英九。再者,连马英九跟黄世铭都承认的事实,是马英九要求黄世铭再来报告一次,这次判决法院竟然认为黄世铭是力求表现才主动报告,但此种说法分明是法官滥用自由心证,无所不用其极为马英九脱罪。高等法院比马英九的辩护律师还像辩护律师,说出连马英九辩护律师都不敢说出的理由,居然说台方误会马英九,法院根本就是曲解事实、枉法裁判!这不是一个公平的审判!

王金平

第二,法院刻意忽视马英九的犯罪证据,并且为其脱罪。马英九的随行秘书林有振表示,在值勤时,身上会同时有马英九的手机以及自己的手机,案发当天是自己拨话给黄世铭,与马“总统”无关,但是,根据当晚的通联记录,林有振持有的手机发话地点是在新店的住家,并且有拨话给马英九,但是,4分钟后,马英九的手机就拨给了黄世铭,新店住家至“总统”官邸的车程最快也需20分钟,除非林有振有任意门可以穿梭两地,否则不可能是由他到马英九身边,用马英九的手机拨话给黄世铭,因此,显见马英九在当晚是亲自跟黄世铭通话,要求其报告司法个案,林有振显然涉及伪证。通联记录铁证如山,法院居然认为不足采信,显然有失公允,有护航马英九之嫌。明显忽略台方提出的铁证,为马英九捏造说词,判决马英九无罪,对他百般回护,恐龙法官莫此为甚。

此外,对于马英九办公室对此判决的回应,“我完全不能认同、亦不能接受”。马办公室表示该判决是确立“总统”应有的行政权限,他是依宪依法治国,此种说法荒谬至极!马英九介入司法个案,法治国的精神荡然无存,“总统”本应该是宪政捍卫者,但他却变成毁宪乱政的“宪法”刽子手,愧对“总统”之职。 

今日枉法判决置公义于何地?置民主宪政于何处?如何告诉广大的台湾人民司法值得信赖?此种判决,不是彰显司法独立,而是显示司法独裁又暴力,让公义沦为笑谈,让司法成为笑话,此绝非“国家”之幸,人民之福。黄世铭与林有振做伪证,已是罪证确凿,待起诉后本案就有再审的机会,让司法与公义有重见天日的一天。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公义 柯建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