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关注:他们被当叛将 注定成了孤鸟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台北10月13日电  退辅会主委李翔宙12日在“立法院国防暨外交委员会”向国民党“立委”承认,为了进民进党工作放弃国民党,遭批评“求官”后请辞获慰留。强调论资排辈的军队里,一旦停权或是退党进民进党政府,卸任后往往变成孤鸟,甚少参与退将相关活动。 

台湾早年将官多是国民党籍,学长、学弟关系密切,“主义、领袖、责任、国家、荣誉”一直是“国军”五大信念。 

2000年政党轮替后,将官们一辈子“忠党爱国”原则遭到严重考验,陈水扁时代以破格拔擢打乱升迁管道,部份军官为争取升迁投靠绿营。但举凡出任绿朝为官的将领,不论是否遭国民党停权或退党,不但被蓝营同侪视为叛徒,即使退伍、卸任职务后,也都与之保持距离。 

2000年陈水扁执政的首任“行政院长”、空军一级上将唐飞就是明显例子,当年唐飞未经国民党同意就去扁政府当官,国民党予以停权处分,蓝军将领多与他保持远距。2001年唐飞未参加党员重新登记,从此退出国民党,也未参与蓝营退将相关活动。 

2002年至2004年担任参谋总长、2004至2007年5月19日出任“国防部长”的海军一级上将李杰是另一个例子,他退休后未接受任何新职,也未参与退将活动,隐居在阳明山柏园山庄过着隐士般的休闲生活。

李杰的前任“国防部长”、陆军一级上将汤曜明,卸任后也都甚少出席蓝营退将的活动,陈水扁执政时期末代防长的空军一级上将李天羽,卸任后也曾沉潜一段长时间,才渐渐与蓝营退将有联系。 

至于去年520蔡英文执政后的“国防部长”、空军二级上将退役的冯世宽,以及担任退辅会主委的陆军二级上将退役的李翔宙,两人虽然都退出国民党,但在昔日蓝营同袍的观念里,日后也难参与蓝营退将的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