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国民党要像不倒翁 倒了可以站起来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桃园10月13日电  针对国民党主席吴敦义上台之后,国民党如何再站起来,前“监察委员”赵昌平接受中评社访问表示,国民党想要重返执政,要有实力与基础。要像不倒翁一样,不是不会倒,是倒了之后,可以站立起来。以国民党来说,组织架构没有问题,接下来,要去思想怎样改变自己?如何改变?手段是什么?这是非常复杂的社会学。 

赵昌平,日本近畿大学法学部毕业,曾任台北地方法院检察署主任检察官、台湾高等法院检察署检察官、金门、台东、宜兰地检署检察长、“国民大会”代表、“国民大会”主席团主席,第二、三届“监察委员”,现任“监察院”诉愿审议委员、中华赵族宗亲总会理事长、台北教育大学校友总会名誉理事长。 

国民党桃园市党部主委开放直选,现任主委杨敏盛同额竞选,赵昌平以“忠贞党员”身份到市党部找杨敏盛,提出诸多建言,也接受中评社访问。 

中评社问,对于沦为在野的国民党,有怎样期待?尤其吴敦义接掌国民党之后。 

赵昌平告诉中评社,有期待就有希望,就要努力实践,当然国民党想要重返执政,要有实力与基础。 

曾经留学日本的赵昌平,举日本政治人物当选之后,通常会收到“不倒翁”的礼物,日文为“达磨(だるま)”,原型就是达摩祖师,为何要送不倒翁?简单一句话,不倒翁,不是不会倒,是倒了之后,可以站立起来,任何人都不可能一辈子一帆风顺,因此这礼物有深层含意,倒了如何重新站起来? 

他说,国民党跌了,头破血流,问题是怎么起来?尤其民进党全面执政,本来政党轮替是民主常态,好比两人打拳击,必然有赢有输,重点是,不能倒下去,就永远倒下去,以国民党来说,组织架构没有问题,接下来,要去思想怎样改变自己?如何改变?手段是什么?这是非常复杂的社会学。 

赵昌平分析,选举也是如此,选举就是“群众心理学”,早年他当“国大”,受邀参加一场简单葬礼,对象是平凡的清洁队员,没有家世没有背景,连亲友都没有,更没有政治人物到场致意,来参加丧礼都是清洁队员,但一场真诚的告别式,抚慰人心,整天跟垃圾恶臭为伍的清洁队员也受到感动,他们休假最常到公园聊天,成为自己最好宣传员。 

他举这个例子,不是夸耀自己,而是政党存在,就是要思考老百姓的想法,美国前“副总统”高尔(A. Gore)也提到,一个好政府要把最好的政治措施,去服务他的民众,做不到,老百姓当然有权换下来,这就是民主政策,怎样把最好政策服务推出?让人民感受到。 

赵昌平认为,国民党真的要改变,否则你当你的官,我过我的生活,政党跟他没有关系,政党存在只有一个,就是知道民众想什么?需要什么?怎样帮助老百姓,这个政党会受到支持,这关系就好比朋友,老百姓需要什么,国民党真的知道吗? 

中评社问,国民党两岸政策向来是王牌,不过现在反而少提统一,只提反“台独”,怎样看这个改变? 

赵昌平告诉中评社,两岸政策对于国民党来说,这是外在形式,我们要去面对,要去解决外在形式,这里面又有主观与客观因素,简单说,“自己要自强不息”,接着才有讲话的份量,才可以有对谈的力道,台湾凭什么去谈?就是靠经济,就是提升老百姓生活,才有向心力、才有力道,这样才能跟对方谈判,这是简单道理。 

他分析,台湾的军事力量,根本无法跟大陆来抗衡,台湾最重要两个力道,一个是民主政治,一个是经济发展,怎样让台湾民主政治与经济发展更好,这才是根本,其他根本不用谈,要跟对方谈判,自己要有力量,台湾要靠经济。 

中评社问,国民党选出新的中常委,完成权力改组,彻底排除洪系势力,怎样看吴系与洪系力量? 

赵昌平说,有没有分派?根本不重要,这就好比,我这群朋友,你那群朋友,结合起来,大家都是朋友,事实上,民进党还是很多派系,最重要是:“一心一德”,能够一起为党、为人民来努力。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不倒翁 国民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