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中国新歌声》在台遭闹场的背后

《中国新歌声》在台大校园遭到抵制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北京10月13日电  近日,台湾校园上演的一幕闹剧再次刷新大陆民众观感,也让岛内多数民众陷入无奈。9月24日,一档风靡两岸的选秀节目《中国新歌声》租借位于台北市的台大(台湾大学)操场,举办“《中国新歌声》上海·台北音乐节”活动。活动开始后,部分台大学生以“抗议校方将田径场租借给中国大陆选秀节目,造成跑道受损,影响学生受教权”为由,用鸣笛、投掷物品、呼喊口号等方式,导致节目无法正常进行而被迫临时中止。这批抗议者随即占领舞台,高呼“统战活动退出台湾”等口号,还有抗议学生与在场统派团体人士爆发冲突,并出现互相指责对方先动手的“罗生门”。 

台北市长柯文哲表示,上海市与台北市早在2011年就签署了文化交流备忘录,相关活动已进行了3年。另据岛内媒体报道,《中国新歌声》已在台湾25所高校和3个社区举办过活动,就在本场活动举办前的9月20日和22日,台湾世新大学和文化大学也分别举办了《中国新歌声》校园行活动,所有行程均热烈而圆满。那么,到底是何原因,让本应单纯的文化娱乐事件,染上浓浓的政治色彩,其背后隐藏了哪些秘密哪? 

密码一:台大 

台大是台湾大学(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的简称,其前身是日本殖民统治时期的“台北帝国大学”,1945年台湾光复后,改名为“国立台湾大学”。1949年国民党政府迁台后,台大取代了当时尚未在台复校的中央大学,成为了台湾地区教育主管部门资助经费最多的大学。台大虽有“台湾第一学府”之称,但绝非学术净土,长期扮演台湾“民主运动的策源地”,“学生运动的孵化器”,“社会运动的发动机”等角色。从1986年发生在台大的“李文忠事件”,到1990年加速台湾民主化进程的“野百合学运”,再到2008年抗议“陈江会谈”的“野草莓运动”,又到近年来的“反媒体垄断运动”、“太阳花学运”,台大学生及所属社团均在其中扮演了关键角色,很多参与者由此走上政治道路。 

台大学生会虽然是校内正式的学生自治组织,但从“野草莓运动”以来的会长,很多都有明显的亲社会运动特征,导致学生会热衷参与学运社运。尽管维护公平正义等传统“左派”路线曾占据校内社会运动主流,但随着2014年“太阳花学运”以来岛内政治氛围与民意情绪偏向激进,台大内部的学运社团也出现更多“台独”声音。此外,除学生会等“体制内”社团外,台大还有大量如“浊水溪社”等社团,这些社团理念上更加“激进”,组织上从在校内单打独斗,发展到成立台湾北部区域性学生组织,乃至形成全台性串联。 

因此,在目前岛内政治认同混乱,国家认同错位,民进党上台后“独派”势力更加蠢蠢欲动,两岸关系紧张程度不断上升的形势下,校园内部的一些激进社团,不愿放过《中国新歌声》活动在台大举办的机会,上演“反中”抗议闹剧也就不足为奇。 

密码二:柯文哲 

该事件发生后立即在岛内掀起轩然大波,成为各方博弈焦点。代表台当局的“内政部”发表声明稿称,因音乐节活动影响学生使用田径场,损害校园环境,引发学生抗议,并发生“中华统一促进党”成员持棍攻击台大学生。“内政部长”叶俊荣极为“震怒”,要求相关单位对特定政党团体涉入集会游行加强搜证侦办。“内政部”一纸声明,形同主观认定学生抗议有理,与学生发生冲突的人士是“黑道成员”。而台北市长柯文哲则认为,台北市政府作为协办机关,“没有看到什么疏失”,并称“抵抗力强就不怕外面细菌”。但民进党内多股力量则对柯文哲穷追猛打,指责柯文哲无能才导致台大学生受伤。民进党发表声明,要求“台北市政府、警方及台大校方引以为戒”。民进党“立委”段宜康指责柯文哲的谈话“让人不寒而栗”,“是在帮中国更顺利进入台湾社会”,“这个市长其实就是细菌”。 

此次台大运动场闹剧的背后,确实埋藏着“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政治算计。台北市长柯文哲一直是民进党“既爱又恨”的角色,2014年柯文哲以“政治素人”参选成功,并一举带动民进党“九合一”选情,为2016年蔡英文当选也立下“汗马功劳”。但柯文哲上任后既不愿被民进党收编,又占据关键的台北市长一职,让民进党内的“政治秃鹰”垂涎三尺。而上任后民调直线下滑的柯文哲,在今年参与上海“双城论坛”以及举办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后,施政满意度出现止跌回升迹象,2018年连任似乎转趋乐观。受此影响,在9月召开的民进党第17届二次全代会上,通过了“2018年直辖市及县市长提名特别条例”,其中第六条规定:非民进党执政县市长提名如有“特殊选情考量”,得经中执会决议后,另订方案执行,该条款也被认为是“柯文哲条款”,显示出蔡英文与柯文哲达成某种政治协议。但民进党内并不买账的声音高涨,会上就有党代表发言反对,称“不要再跟魔鬼交易,不要再被柯文哲绑架勒索”,党内“立委”郑宝清等也提案要求民进党自提台北市长候选人。而民进党内以赖清德出任“行政院长”及相应人事调整为契机,在未征得柯文哲同意下,突然以明升暗降方式,换掉柯文哲力保的台北市警察局长邱丰光,敲打提醒柯文哲意味浓厚。而本次台大举办音乐会并发生冲突事件,正给民进党内原本就对柯文哲不满的势力,提供了借题发挥、打压柯文哲的突破口。也难怪有台湾网友吐槽,“这事情的目的就是为了恶心柯文哲”。 

密码三:“反中” 

这场看似由台大学生冲在前面的抗议活动,其背景并不单纯。“时代力量”党团助理陈为廷在活动前就在脸书煽动。亲绿学者范世平也发文称,观众一定要带“国旗”进场,“让大陆歌手知道,我们是个主权国家”,活动当天则有“独派”团体前来参与闹场。为何一场娱乐活动,会被激进人士视为“特洛伊木马”而严加防范?国台办发言人在回答台湾记者提问时表示,“把这场活动泛政治化的人,可能是缺乏自信,可能是出于特定的意识形态偏见”。国台办发言人虽含蓄地使用了“可能”二字,但明眼人看得出,该评价一语中的。 

大陆改革开放以来的成就与两岸实力差距的拉大,在岛内一些别有用心人士的宣教下,让很多台湾民众产生了“大陆吞并台湾”的危机意识,以及过渡敏感的“敌我意识”。而伴随台湾政治转型,李登辉及民进党接续进行的“台独工程”,导致台湾民众本土意识不断增强,国家认同出现偏差,青年一代落入了“台独”分子设置的“本土为名,台独为实”的陷阱,模糊甚至丧失了对国家历史、文化甚至领土、主权的正确认同。近期台湾“中央选举委员会主委”刘义周在一场研讨会上表示,从1992年到2017年,岛内“台湾人认同”比例从20%成长到60%上下,而认为自己是中国人的比例,则从25%下降到不足5%。因此当这场活动被抹红为“统战阴谋“,被煽动要”展现台湾主权立场”时,青年群体中的“反中”情绪就很容易被政治人物所点燃。台湾媒体人黄智贤忧心忡忡认为,台大校园音乐节闹剧,是“太阳花3.0”,“独派”想要借此教训整个台湾社会,“台湾只属于台独”。但“台独”幻想的泡沫吹得越大,破灭的日子也会来的越早。 

作者:王鸿志 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副研究员

来源:中评社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中国 歌声 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