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汪毅夫:仰面唾天?莫!莫!莫!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北京11月14日电  近年,我曾到高雄中山大学社会科学院同教授们座谈。林文程院长待客殷勤,桌上备有水果、咖啡和冰淇淋。面对各位教授,我重温了“毕业答辩,毕恭毕敬”的情境。 

记得有位教授首先提问:处理两岸关系的最佳方式是什么?我回答说:你做你的我做我的,你不吞掉我我也不吞掉你。提问者说:本该如此,如此甚好。我又说:这是“一国两制”的本来应有之义,邓小平先生说过的。席间,另有教授谈到,“一国两制”在台湾已经污名化了。 

正如《瞭望》周刊1984年10月15日载文所言,“一个国家,两种制度”构想是“一次重大的战略决策,并非权宜之计”。 

对于“一国两制”,污其名者首责当推蒋经国。1984年10月8日,蒋经国攻击“一国两制”是“蛊惑自由世界,制造和平共存的假象”。 

天理良心。“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确实是两岸“和平共存”的最佳方式。污其名者,仰面唾天,错!错!错! 

古早有一本书记载说:孔子“过于盗泉,渴矣不饮,恶其名也”。远水解不了近渴,盗泉之水最可解渴,孔子却因恶其名而不饮。 

现在的问题是,对于“一国两制”,受污其名者影响,恶其名亦有人在。恶其名者,亦是仰面唾天,莫!莫!莫! 

从邓小平理论到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方针更加完善、更加完美。 

两岸人民当共同坚持“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方针。 

2017年11月8日晨记于北京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汪毅夫 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