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富权:号称“民主进步”却开民主进步倒车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11月15日电  在大多数台湾人的认知中,民进党是一个极为热衷也很会选举的政党。从其前身的“党外”开始,就趁地方或基层选举和“立委”、“国代”增额选举,以反对国民党政权独裁及驱赶“万年国代”为利器,夺得席位,但“党外”仍有有“议会选举路线”和“街头革命路线”的争论。而且,民进党的成立,也是拜选举之赐。一九八六年九月二十八日,一群“党外”人士在圆山饭店敦睦厅开会,研究如何协调选举提名及辅选的问题,但因“党外”人士个个都“独立思考”有个性,“谁也不服谁”,而争论不休。正在争得难解难分之时,“资深党外”费希平建议不如成立政党,由党来统一协调安排参选提名人,而获得与会者赞成,结果在国民党政权尚未宣布解除党禁的背景下,一个新的政党就此诞生。“民主进步党”的党名是谢长廷当场建议的,其中“民主”二字就含有追求民主选举之意。 

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说,民进党成立后,积极参加当时的各种政治公职选举,并一路都有斩获,陈水扁还率先拿下当时是该党最大的政治公职台北市长。而也在此时,民进党与李登辉有所默契,推动“修宪”,在争取到“总统”直选的同时,废除了“万年国代”,“国代”和“立委”重新洗牌,以区域选举亦即直接选举,和不分区选举亦即间接选举产生,这又为陈水扁当选“总统”制造了政治条件。陈水扁当然更是被形容为每一天都在考量选举,每做一件事都是为选举,为了争取到民进党“总统”、“立委”选举的胜选,不惜毒化两岸关系,以至是得罪了美国“老朋友”,被视为麻烦制造者。 

文章指出,民进党很会选举,确实无人能敌。以选举起家的民进党,其治台总纲领全然指向选举,因而为夺得权力,不惜使用奥步手段,罄竹难书。包括一九九八年的高市长选举,谢长廷炮制吴敦义的“绯闻录音带”,让吴敦义仅以数千票之差,而丢掉了高雄市长,从而本是国民党员最多最集中的高雄市,此后逐渐变成民进党的“大票仓”。二零零四年“总统”大选,“两颗子弹”为陈水扁助选。还有也是高雄市长选举,陈菊团队制造“走路工”事件,糟蹋国民党提名的黄俊英,连司法机关也莫可奈何。

既然如此,民进党应该是继续积极经营选举才对,实际上蔡英文就立下决心,要运用选举手段,实现民进党长期执政的梦想。但不知是黐了哪条筋,民进党最近的作为却是背道而驰,往往与选举“过不去”。本月九日,“行政院会”通过了《农田水利会组织通则》部分条文修正草案,农田水利会将从现行的法人改制为公务机关,水利会长及各级专任职员改官派。这其实是夺权,因为此前水利会多掌握在政治光谱倾蓝的地方势力人士的手中,当然也就成为国民党选举的基层“桩脚”。因而民进党必须“拔桩”——原来开选举的倒车,还是为了选举,不过是要利用自己所掌握的“中央行政权”,委任自己人当会长,好为民进党候选人拉票。 

这让国民党人心生警惕,民进党是否要“试探水温”,为渔农会长也是由选举产生改为官派?因为各地各级渔农会的会长,在过去国民党长期专政的背景下,大多倾蓝,即使是为避免麻烦而以“无党籍”参选,也是“蓝骨底”。而在二零零五年“胡连会”后,大陆向台湾频送“红利”,大陆各省市采购团直奔中南部民进党执政的渔农各县,与当地渔农会签署采购合同。尽管渔农产品销售的政绩仍算在民进党籍县长的身上,但这总不是滋味,担心在选举中,渔农会将会因采购团不来而怪罪于蔡政府,而在选举中运用其影响力,坏掉蔡英文的长期执政美梦。因此,总有一天,渔农会也将会像水利会那样,被废掉“武功”。 

但意想不到的是,民进党尚未向渔农会“开刀”,就以将矛头指向村里长。最近民进党“立委”郑运鹏在对“行政院长”赖清德进行质询时,提议取消台湾的乡镇市长、乡镇市民代表选举。他起手落快,已经正式提交《地方制度法》修正案,而且该法案也已经付委待审查。该修正法案建议,取消全台湾地区的乡镇市长和乡镇市民代表选举,乡镇市长改为官派。他声称,虽然赖清德对他的提案没有明确答复,但赖清德在担任台南市长时,曾表示支持他的修法提案。而熟悉选务的官员表示,“行政院”只要能赶在明年八月“九合一”登记参选前修法,即可取消乡镇市长选举,全面改成官派。

台湾的地方行政区划分为三级:省、市县、区市(县辖市)镇乡。第一级的省是指台湾省(已被李登辉冻结虚级化)、福建省(仅管辖金门、连江两县),及六个“直辖市”(即“六都”):台北市、新北市、桃园市、台中市、台南市、高雄市。第二级则是三个省(台湾省)辖市:基隆市、新竹市、嘉义市和十三个县:宜兰县、新竹县、苗栗县、彰化县、南投县、嘉义县、云林县、屏东县、台东县、花莲县、澎湖县、金门县、连江县。在这一级建制中,市下设区,县下设市(县辖市)、镇、乡,合称区市镇乡,属第三级行政机构;依照台湾《地方制度法》规定,乡镇人口超过十五万经核准得成立县辖市。区并非地方自治法人,设置区公所,但不设民意机关,区长由市长指派;乡、镇、市为县下辖的行政单位,均设置公所及民代表会。还有第四级的建制,那就是县的村长及市的里长,但不属政权机构。 

文章说,讽刺的是,在二零一四年的“九合一”选举中,基层选举被蔡英文视为二零一六年“总统”大选的前哨战,“九合一”选举结果攸关基层民意走向。因而民进党同时推动“带枪投靠”及“民主小草”计划。前者是策反及鼓励国民党籍或无党籍的基层公职到民进党各地党部办理选举提名登记,一改原本加入民进党满两年才能在选举时获得政党提名的规定。后者则是蔡英文接任民进党主席后的发明创造,她推出了“民主小草二零一四青年参政”计划:只要是没担任过村里长的青年,认同“草根民主”等理念,承诺当选后加入“民主小草阵线”,就有机会获得民进党提名,参与二零一四年村里长选举。 

其实,县辖市长和镇长改为官派区长,并不是首次。但却是因为台北县升格为“直辖市”新北市,及高雄县、台中县、台南县分别与高雄市、台中市、台南市合并,其原管辖的县辖市及镇,必须改为区,其首长也由民选产生改为官派,是属于被动的调整。而郑天麟的提案,则是主动作为,将县辖的市镇乡长改为区长,并取消乡镇市民代表。这个算盘打得很精,虽然说市镇乡长由选举产生,民进党也不输蚀,但并不能百分之百掌控:而官派则由于大部份县市已是由民进党当政,地方基层的官员就可方由民进党人“整碗捧去”,“吃相难看”,开民主选举的倒车。当然,这是民进党为在基层部署“桩脚”,为实现“长期执政”而提前做好布局。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进步 倒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