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简太郎喊冤:绿转移猎雷舰案是要推给前朝

简太郎至中评社接受访问。(中评社 王淑观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台北12月8日电 庆富造船承造台湾海军猎雷舰诈贷案愈烧愈烈,检方已开始侦办,最早因“总统府”密件被卷入此案的马政府时期“行政院秘书长”简太郎接受中评社访问时表示,“我至今还没有看到“总统府”那份公文”,但他讲一千遍也没有用,“他们故意不相信,要转移焦点,把问题放在我身上,是要推给马英九、前朝,说是马英九交待的”。 

绿营指控简太郎,在“行政院秘书长”任内,分别在2015年9月18日及12月29日在院内召开二次协调会,帮庆富造船董事长陈庆男乔贷款。简太郎接受中评社访问提到一个重点,事实上,第一银行在2015年9月8日内部就决定要当庆富联贷案主办行,再由分行报到总行,10月16日常务董事会通过。 

至于为何庆富已搞定一银贷款,还要需要“行政院”召开协调会,简太郎说,他也不知道,很多事他都是后来才知道的。包括在“行政院”召开协调会之前,一银已同意贷款给庆富。 

简太郎,现年70岁,台湾屏东县新园乡人,曾任第三届国民大会代表、马英九政府“内政部”常务次长、“内政部”政务次长、“行政院”政务副秘书长、“行政院政务委员”,“行政院秘书长”。 2014年代表中国国民党参选屏东县长,败给民进党屏东县长候选人潘孟安。现任台北市屏东县同乡会理事长。

而对于时代力量“立委”黄国昌告他“涉犯贪污治罪条例之图利、金控法之特别背信等罪”,简太郎说,有人要罢免黄国昌,“他一开始可能觉得挖到宝,可以变英雄,围魏救赵。”简太郎也反告黄国昌“诽谤罪”,简太郎说,黄现在不敢再说话,他已经讲错一次了,“如果后续他再讲错,我再加告,他更麻烦。”  

庆富造船公司是于2014年以新台币349.33亿元得标承造台湾海军猎雷舰。 

简太郎表示,这案子很简单、单纯。此案有四大问题要厘清:一,“国防部”的招标有没有出问题;二,一银贷款有无合法;三,有谁跟庆富拿到好处;四,庆富资金已有问题,为什么要再给24亿元。他调强,“我不是主角,但他们就一直弄我,要打击马政府。” 

“行政院”11月2日公布的“行政院”猎雷舰专案调查报告”,在“联贷案是否有“行政院”高层施压”章节里提到,“总统府”曾于2015年9月1日发函给“行政院秘书长”,该函检附庆富致马英九陈情信;“行政院秘书长”简太郎开了二次会议,分别是在2015年9月18日及12月29日,简太郎对此也提出详细说明。 

简太郎说,“他们就一直弄我,是“总统府”密件来才开协调会,我就去调查。”那件公文是9月1日“总统府”转给“行政院秘书长”,“行政院”外交国防法务处9月3日就决行出去,转给“金管会”、“经济部”、“国防部”、“财政部”等。他强调,“这个公文我到现在还没看到,11月9日解密,公文上没有我的签名、盖章,只有代为决行章。” 

对于时代力量“立委”徐永明5日在脸书贴出一份“行政院秘书长”发给“金管会”的公文,公文还盖有前“行政院秘书长”简太郎的印章,对简说从未看过“总统府”函转的庆富董事长陈庆男陈情密件,批“简太郎根本鬼话连篇”。 

简太郎解释,“行政院”只有院长、秘书长有代为决行章,依照分层负责明细表授权单位主管代为决行,他也帮院长代为决行,院长不会看到这些代为决行的公文,徐永明和黄国昌都是“立委”,这都不清楚很可怜,“如果故意装不知道,那就很可恶,故意栽赃。” 

他说“总统府”所有人民陈情案都是给“行政院秘书长”,“行政院”收到类似这样的陈情函一年有上千件。 

对于也有“行政院”官员在媒体上质疑他没有看过公文的说法,简太郎说,“行政院”调查时一定会去调公文,他们会看到公文是谁决行,“他们是故意配合顾立雄及黄国昌”,留一个尾巴,媒体就开始炒作,他不知道是谁放出消息的,但他立刻发新闻稿澄清。 

既然没有看到“总统府”转到“行政院”的庆富陈情函,为何会在2015年9月18日及12月29日开协调会? 

简太郎说,9月18日开会是因为庆富的人要来陈情,就约相关单位一起来,有“国防部”、“金管会”等单位来,但只有一家银行合作金库来,当天会议陈庆男亲自来。听完意见,请银行自己评估要不要当主办行,“如果我有施压,合库怎么不接主办行,而且第一次会议一银根本没有来。” 

至于为何在同年12月29日又召开一次协调会,简太郎说,“我最近才了解,那一天陈庆男是到“总统府”参加国宴,就顺便来陈情。”那一次会议,第一银行总经理来参加,并主动表示他们是主办行。一银董事长蔡庆年也对外讲,一银贷款给庆富是经过评估,跟“行政院”开过二次会没有关系。 

简太郎说,那天一银说要当主办行,这个案就结束了。陈庆男到“行政院”开会之前他都不认识,“两次会结束后他从来没有跟我通过电话。”若他有帮陈庆男忙,陈应该会时常打电话给他。 

简太郎强调,一银主办庆富联贷案他也是最近才知道,包括国民党“立委”曾铭宗在“立法院”质询时提出,一银9月8日内部就决定要当庆富联贷案主办行,再由分行报到总行,10月16日常务董事会通过。

对于协调会召开前,一银已决定主办联贷案,为何庆富还要陈情? 

简太郎说,“第一次开完会,没有一个单位告诉我这件事”、“我都在状况外”、“我也觉得很纳闷”,最近他听“国防部”的人讲,当时庆富要来,是要拜托“国防部”降低招标规格,“这不可能,所以我在会中谈都不谈”,“我真的忘记了,我印象中只有谈银行贷款,反正招标这部分没有改变。” 

简太郎再三强调,“我开协调会不是因为“总统府”密件,“总统”、“副总统”也没有口头交待或施压猎雷舰要做”。陈庆富接受媒体访问时也说,跟简太郎没有关系,是因为他们拿到洛马保证函才获得贷款。 

至于黄国昌说简太郎开秘密会议,他说,有幕僚单位、“国防部”、“金管会”等,来了一堆人,公开在那边谈,怎么是秘密会议?至于没有会议通知,简太郎说,是幕僚单位用电话通知,他的行事历上是开会前一天17日才登记此一会议,应该是之前一、二天才知庆富要来陈情。 

黄国昌也质疑二次会议为什么没有会议记录?简太郎强调,会议没有结论,代表不做后续追踪,“有结论要追踪才会有会议记录”。听意见不一定有会议记录。我们在“行政院”,很多老百姓来陈情,我们找相关单位来,让他们诉诉苦,合法的就协助,不合法的就不做。“立委”在“立法院”接受老百姓来陈情时也没有会议记录。 

简太郎强调,高雄地检署办庆富案办了多久,如果有一点蛛丝马迹跟他有关,应该会约谈他,但高检并没有找他。“这次是因为“行政院”加了个尾巴,黄国昌做文章告我,否则这个案到“法务部”应该就结束了,“我告他,是希望赶快查清楚。” 

另外,对于媒体爆出他2015年9月23日及10月14日进“总统府”与时任“副总统”吴敦义谈猎雷舰,简太郎也详细告诉中评社此一过程。他说,“那个多可恶,“总统府”下午漏给镜周刊,晚上漏给台视,“总统府”的人讲,明天就会写简太郎的事,大家拭目以待”。媒体问他此事,他才赶快去查那时的行程。 

他说,9月23日吴“副总统”找他谈美猪跟美牛杂, 10月14日是马英九“总统”请“立委”分批吃饭,“行政院”三长都有去,他先到吴副办公室聊聊选举的事。 

简太郎为此还详查他进“总统府”的行程指出,他2015年2月当秘书长,至12月止,进“总统府”开会有58次,“蔡政府抓到这两次见面就见猎心喜,漏给记者,”怎么他去见吴“副总统”就是报告猎雷舰? “这是胡扯,故意打击马政府。” 

另外,民进党“立委”王定宇也爆料“总统府”前副秘书长熊光华找简太郎进“总统府”乔猎雷舰。

简太郎说,这是谈前“副总统”严家淦故居的事,这是台银资产,当天是文资局长及及台银总经理萧长瑞去,“我根本就没去,我“行政院秘书长”怎么会去弄这事?。又故意连结说我有去。” 

对于这些乌龙指控,简太郎气愤的说,“到现在有人向我道歉吗?”,“弄到好像我是操盘手,现在慢慢真相大白了”。 

简太郎说,有人建议他开记者会澄清,但他认为,“我开记者会大声讲,变成我是主角”,“我现在讲一千遍,他们也不相信,他们不是不相信,是故意不相信,要转移焦点。” 

简太郎最后强调,“司法问题绝对跟我没有关系。”他不忧虑此事,但有时会觉得讨厌,名嘴在媒体乱讲,他只能当作修行。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简太郎 雷舰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