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富权:台南市政治生态或将发生微妙变化

 

黄伟哲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3月9日电  与对北台湾的几个县市长大选情,民进党没有必胜把握,且更缺乏战将,因而迟迟未能定出参选人,或是还在为究竟是“礼让”意识形态已经越走越远的盟友而犹豫不决的情况完全相反,南台湾的几个县市长选举的党内初选选情,因为这几个县市都是民进党的“大票仓”,固有“头过身就过”之说,亦即只要获得民进党提名就能笃定当选,因而民进党就有代表着不同派系的多人落场出现,而且争斗激烈,厮杀得刀刀见血。不过,民进党选对会仍是按照预订安排的日程,进行电话民调作业并宣布结果。继嘉义县、高雄市公布电话名单结果后,昨日民进党中央也已公台南市的电话民调结果。得到民进党中执会确认后,在电话民调作业中胜出者,就将是民进党在相关县市的县市长选举提名人。至此,民进党在中南台湾的初选纷争,基本告一段落;随后就要看民进党在北台湾,尤其是台北市、新北市的参选人难产困扰,如何解决了。 

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说,在民进党中央于昨日正式公布台南市长党内初选电话调查作业结果之前,名嘴周玉寇就在其主持的电视节目中“爆”了出来,而其内容与后来民进党公布的结果基本一致,那就是由“立委”压倒性胜出。当即遭到他的主要对手陈亭妃的质疑,要民进党中央出面说明,是否提前泄露民调资料?民进党发言人郑运鹏只好在一天内先后召开两次新闻发布会,予以驳斥并说明情况。但陈亭妃却仍然不服气,扬言要向黄伟哲阵营提告“意图使他人不当选”,而且也不愿说明是否为黄伟哲助选。 

为何周玉寇能够提前“爆料”?因为她神通广大,线人密布,不排除是三家获民进党选对会邀请参加这次党内初选民调作业的民间民调机构中,其中有某家,为了表达自己民调作业的权威性,利用周玉寇的高知名度,向她透露其本身在这次电话民调作业中所获得的数据,也不排除是有某家参与民调作业的民调机构,在与亲友闲谈中不经意地透露自家所得到数据,获知者转告周玉寇,而由于这三家民调机构所获得的数据,与综合后的平均数据都很接近,因而只要有其中一家泄露自家所得数据,就等于是泄露这次电话民调作业的综合确定数据。而周玉寇也可藉此机会“自抬身价”,然而就乐于为我所用。实际上,“爆料”正是周玉寇的“拿手好戏”,因而成为“爆料女王”。不过,也有多次“马失前蹄”的记录,包括马英九提告她的诽谤而获法院判决胜诉。但今次即使是没有人“爆料”给她,让她能提前得知大慨的数据,即使是主观分析,也可根据选情走向,凭着多年的经验,分析猜估个“八九不离十”,而被她估中了。

台南市是陈水扁的家乡,向有“即使肚子扁扁,也要票投陈水扁”的传统,而且还是“独派”团体“一边一国连线”的发源地和根据地。而在今次参加民进党台南市长初选者有六人:“立委”叶宜津、黄伟哲、王定宇、陈亭妃,民进党台南市党部主委颜纯左,及前民进党副秘书长李俊毅,其中“一边一国连线”成员就有王定宇、陈亭妃、李俊毅等人。其中,陈亭妃也是“正国会”成员。而以零点四一五八的压倒性数据胜出,比其主要对手陈亭妃的的零点二八一七拉开颇大距离的黄伟哲,曾经是“新潮流系”流员,但此前为参选“立委”而宣布退流,在地方是属于无派系人士。不过,在这次台南市长党内初选最后阶段,因为他的选情被陈亭妃紧追在后,拉近距离,而向“新潮流系”求救,“新潮流系”不计前嫌,透过林俊宪出面强力动员支持,而作为“新潮流系”重要成员的前市长赖清德,可能也是不禁政媒两界嘲笑他没有扶持流员作市长接班人,因而也全力支持黄伟哲,以作补救。因此,此次民进党台南市长初选,也就被视为“一边一国连线”、“正国会”与“新潮流系”在台南市的决战,或是“扁系”与“英系”(黄伟哲也被视为亲近蔡英文)的缠斗。 

因此,黄伟哲的胜出,等于是宣布“一边一国连线”在其发源地和根据地,输掉了台南市长初选这重要的一战。尤其是“一边一国连线”的重要成员,“独派外省人”、曾经绊倒张铭清单“全岛‘立委’选举第一高票”的王定宇,而民调数据仅得零点零五一三,在六人中倒数第二。其余两位“一边一国连线”成员的成绩也是“西望长安不见佳(家)”。此现象从一个角度,折射以“挺扁”为号召,“台独”为政治图腾的“一边一国连线”,就是在其发源地和根据地,也已开始式微。另外,以零点零零七六的“惨不忍睹”数据排列最后的叶宜津,在初选后期突然抛出“废除注音符号、改采罗马拼音”的政见,被视为为“另类台独”,引起社会舆论强烈反弹。她的惨淡落败,也反映了她的“曲线台独”政治主张,就是在“独派大本营”的台南市,也并不受落。

另外一个值得观察到新动向,就是作为民风较为保守淳朴的农渔经济城乡的台南市,乡民们可能返璞归真,不再欣赏那些喜欢作秀的政治人物。实际上,黄伟哲的形象较为清新,问政认真,没有沾染通病哗众取宠的政治人物通病,因而连续多届多年获“公督盟“立法委员”评鉴”评为“优秀立委”、“委员会第一名”及“优秀党团干部”。正因为如此,在台南市长初选开始后,曾经有人担心他的温和、理性,会缺乏行政执行力和魄力,难以胜任“直辖市”的繁重市政政务。但最后还是以压倒性数据胜出了。可见乡民们对政治人物,尤其是需要沉稳实干的市长,开始有了不同以往的冀求。另外,他有个政治立场完全相反的同胞妹妹名嘴黄智贤,却不会因“各为其主”而撕破脸,反而还保持了亲情。因此,泛蓝选民较能接受他,这也是他在此次市长党内初选中一路领先的原因之一。这也反映了即使是在“深绿大票仓”的台南市,乡民们也已开始厌倦了蓝绿恶斗。而他的主要对手陈亭妃,却是典型的“语不惊人死不休”型政客,曾经得到较高的人气,今次却在自己最“出彩”的家乡“折戟沉沙”,显见乡亲们并不欢迎喜欢作秀的政客来当自己的“父母官”,还是乖乖地去做只有作秀才能生存的“立委”。 

还有一个现象值得注意的是,就是在台南市长的电话民调作业中,三家获邀参加民调作业的民间民调机构,所得的“无法选举”亦即不表态的数据都很低,平均为零点一五五一。这与高达零点三三零七的高雄市相比,显得受查乡民们的投票意向较高。实际上,高雄的这个“不愿表态”较高数据,就有人认为,这是来自不满民进党的受查者的“沉默表态”。他们既有可能是国民党的支持者,也有可能是既对国民党失望,却对民进党更不满的中间选民。因而国民党在高雄市仍有突围的空间;而在台南市,国民党可以发挥的空间则较小。不过,也并非完全绝对,因为这并非是正式投票,民调作业也不是采取与潜在的国民党竞争对手进行交叉对比的方式,因而在民调机构只是提供全是民进党参选人的情况下,只好从中挑选出较为心仪者。实际上,正如前述,可能有部分国民党人也能接受黄伟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