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李锡锟不满全民调 拒披蓝袍选台北市长

李锡锟发声明表达为何要以无党籍参选台北市长的原因。(中评社资料照)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台北3月12日电   台湾大学网红教授李锡锟拟在本月底宣布以无党籍身分参选台北市长,将对台北市长选情再掀波澜。李也发出声明解释,为何身为国民党终身党员的他,要以无党籍参选台北市长。 

李锡锟1947年生,现任台湾大学政治学系兼任教授,1989年代表国民党参选台北县长,以4千余票的微幅差距,败给民进党候选人尤清。1995年以无党籍参选台北县“立法委员”落败。 

李锡锟说,传统民调在现今的选举已是落后指标,它固然有参考价值,但不能做为指引方向的主要指标,不然我们将会被过去框限、牺牲价值,也会失去做出更佳选择的可能性。一个选民不该只看着民调投票,一个政党也不该只看着民调提名。但很遗憾的,国民党好像就是在用一招半式打遍全台湾,全民调决胜负提出来的人,真能符合现实战况?真的能让国民党起死回生?真能带领“国家”向前?光看现在初选的各种重大争议,就已令支持者摇头。 

李锡锟强调,他想代表的不只是国民党,而是包括国民党在内的所有在野力量,他想把这个难得的跨党派理念和力量,在他手里好好实践起来。这当然需要国民党的体谅和礼让,才有比较大的实现机会,当然,他完全没有这样的权力去要求国民党,甚至他日后的参选,若依制度还得受到党纪处分,他也只能接受。但若国民党最后无法给予这样的体谅和礼让,硬是推出了自己的候选人,请问国民党的候选人能够取得最后胜利吗? 

李锡锟说,他这一年来,经过了与跨党派、跨世代朋友的共同合作经验,已经取得了很大的理念认同基础,因此相信他比国民党有志参选台北市长的朋友,都能获得台北市跨党派、跨世代的支持,这样也才有机会换下不适任的柯文哲,他可以解决国民两党和台北市民换不掉柯P的共同痛苦,他就是那个解方。 

以下是声明全文: 

一、 对国民党这次以全民调作为党内提名标准的意见之看法: 

首先,民调是一种客观没错,但却是一种“主观引导下的客观”,台湾有政治民调以来,我们已经见过太多违背现实的民调,有些来自于民调本质上的限制,有些其实就是虚伪的政治操作。 

再者,传统民调在现今的选举已是落后指标,它固然有参考价值,但不能做为指引方向的主要指标,不然我们将会被过去框限、牺牲价值,也会失去做出更佳选择的可能性。一个选民不该只看着民调投票,一个政党也不该只看着民调提名。除非你没有往前看的能力,没有自己的中心价值,甚至要让别人为你做出选择。这就是一个人以及一个政党该有的核心政治思考:你想往前看到什么?你的中心价值是什么?你想要做出的选择是什么?而不是民调告诉了你什么,你就跟着人云亦云。 

每一个政党都要回到这个基本点,来思考他的提名策略,然后再搭配每一个区域特定的现实条件去做总体考量。不同的条件,当然会影响不同的提名策略,绝不可能一招半式打遍“全国”无敌手。这是理想与现实的调和,也是政治最基本的运作逻辑。很遗憾的,我们现在看到国民党好像就是在用一招半式打遍全台湾。全民调决胜负提出来的人,真能符合现实战况?真的能让国民党起死回生?真能带领“国家”向前?光看现在初选的各种重大争议,就已令支持者摇头。 

二、 为什么不参加国民党初选,却想跟国民党联盟参加年底台北市长竞选?  

我想代表的不只是国民党,而是包括国民党在内的所有在野力量,因为我们挑战的柯文哲市长,他也是这样的政治存在,他不专属于某个党,他诉求的其实是全民,在这一点上面,我们的立基点是一样的。只是因为他这三年来的主政下,已经很大程度偏离了当初支持他的理念和选民,所以我认为他的确不该再继续连任,我想把这个难得的跨党派理念和力量,在我手里好好实践起来。这当然需要国民党的体谅和礼让,才有比较大的实现机会,这是具体的主客观现实条件。当然,我完全没有这样的权力去要求国民党,甚至我日后的参选,若依制度还得受到党纪处分,我也只能接受。但若国民党最后无法给予这样的体谅和礼让,硬是推出了自己的候选人,请问国民党的候选人能够取得最后胜利吗?我想难度很高,这倒不是基于民调的判断,而是台北市民中,的确有很大的一群人,已经不只是在蓝绿之间考量政治,做投票选择。这也就是民进党现在面对柯P优势的最大痛苦原因,而这个优势,也是国民党必须面对的。 

我不是柯文哲,我是李锡锟,我想取代柯文哲,当台北市真正的白色力量代表,我没有柯P翻来覆去、任性不负责的个性,我是一致性很高的人,我是国民党籍没错,但我的思想和行动不只局限在国民党内,我考量的是整个台北市和台湾的未来。 

我希望国民党在初选提名的过程中,能够考虑我上头谈到的各方面因素,而不是只纠结在全民调或者是党籍参选这些技术层面。因为我认为,国民党对这件事情,应该考量的不该只是李锡锟这个人,也不该只是台北市一个选区,而是必须让台湾未来能有在野力量持续监督政府的前提上,来去思考自己在各区域内的提名策略。 

我这一年来,经过了与跨党派、跨世代朋友的共同合作经验,已经取得了很大的理念认同基础,因此我相信我比国民党有志参选台北市长的朋友,都能获得台北市跨党派、跨世代的支持,这样也才有机会换下不适任的柯文哲市长,我可以解决国民两党和台北市民换不掉柯P的共同痛苦,我就是那个解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