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台媒:民进党“神隐一族”再添“新锐”

星岛环球网消息:据台媒报道,台北农产运销公司由于在二月农历年前后共休市11天,导致中南部到货之蔬菜因无法分销,爆量堆积的结果造成价格大跌,以致造成农民重大损失,如此重大的产销失序问题,却不见北农总经理吴音宁出面说明要如何处理。台湾《中央网络报》今日发表社评文章指出,吴音宁在面对产销失序时选择神隐,可谓是其来有自。在民进党执政近两年的日子里,此种例子屡见不鲜。既然民进党的官员如此喜欢神隐,不如用选票让他们成为在野党,以帮助他们自在地作“神隐一族”。

社评摘编如下:

台北农产运销公司由于在二月农历年前后共休市11天,导致中南部到货之蔬菜因无法分销,爆量堆积的结果造成价格大跌,以致造成农民重大损失,甚至有菜农因采收不敷成本,只能采取耕锄作绿肥措施,以避免损失扩大。然而如此重大的产销失序问题,却不见北农总经理吴音宁出面说明要如何处理,顿时成了外界口中的“神隐少女”。

在神隐了15天之后,吴音宁好不容易出面说明,却又扯谎未出面系因在处理后续事宜,并有向董事长报告处理情况。直到董事长表示未接到电话,才使其谎言被拆穿。北农董事长系由民进党籍的台北市副市长陈景峻兼任,总经理是台当局“农委会”与台北市政府共同任命,两者都与执政的民进党有密切关系,若非陈景峻对吴音宁选择在出事后神隐的作为不满,又岂会对外以近似撕破脸的方式来究责!

身为北农总经理却无法预见休市可能会产生产销失调,进而造成农民重大损失,说明总经理本身专业能力不足,不足以应付此种突如其来的变局。更不可思议的是,担任如此重要的职务,竟然在上任8个月后完全未召集各部门的主管会报,甚至连财务报表都看不懂,如此不进入状态,又怎么能够带领北农承担如此重要的产销责任呢?

因为北农管控蔬菜产销体系不当,造成农民重大损失,试问这笔帐要算在谁头上?更遑论台当局“农委会”需要全额买单农民的耕锄费用。上述费用即使不需要总经理自掏腰包补偿,难道不该出面道歉吗?偏偏总经理在神隐结束后的出面,并未向广大的农民道歉,且把责任推给蔬菜到货量太多,以及休市是去年七月与台北市政府开会后的决定。

农产品产销出现失序现象,若北农总经理无须承担任何责任,这250万新台币的年薪也未免太容易赚了吧!这也就意味着谁来担任总经理都没差别了,不是吗?当然吴音宁在遇到产销失序事件选择“神隐”,不是现行执政之民进党官员的特例。在民进党执政近两年的日子里,此种例子屡见不鲜,吴音宁有此表现,恐怕是上行下效的结果。

君不见蔡英文在上任一周年未发表任何执政一周年的谈话,选择神隐,因此才会在执政一周年前后被外界封为“神隐少女”。尤其是因为民进党执政后推动许多所谓的改革政策不得民心,使得抗议群众在蔡英文的公开行程中如影随形,迫使她减少在外露面的机会。万一不得不露面,也事先架设高高的拒马,将陈情民众隔阻在外。因高拒马的画面不好看,选择神隐遂成为良策。

不只蔡英文如此,担任台当局“劳动部长”的林美珠,在台当局“行政院”与台湾“立法院”联手修订上路不到一年的“一例一休”“法案”时,不仅不接受媒体专访说明政策进向,在劳团会议上也不见影子,故被外界封为“神隐部长”。林美珠对此不服地表示,自己走访了全台109个工会,参加了33场座谈会。看到劳工如此强烈地抗议“一例一休”再“修法”,试问走访与座谈有做跟没做有差吗?

犹记2017年6月端午节连假期间,苏花公路发生无预警坍方中断,使前往东部度假民众上演逃难剧。当各界纷纷投入抢救时,主管交通的台当局“交通部长”贺陈旦却上演“神隐记”。被质疑后却表示“不代表谁到场才是负责”、“行动不需要向大家说明”,难道主管官员不该在灾难发生时第一时间,对外说明处置办法以安定民心吗?否则要他们何用?

由此可见,吴音宁在面对产销失序时选择神隐,可谓是其来有自。既然民进党的官员如此喜欢神隐,不如用选票让他们成为在野党,以帮助他们自在地作“神隐一族”。

来源:中国台湾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