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林浊水:北市主轴蓝白对决 柯选情告急

2018年5月与2017年12月台北市选民对柯文哲、丁守中、姚文智的信任度评价对照表。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台北5月14日电  根据美丽岛电子报今日发布的最新民调显示,台北市长选举,如果由柯文哲和丁守中对决的话,民众支持柯文哲的有41.0% ,支持丁守中的有40.9% ,两人完全不分上下,民进党前“立委”林浊水在美丽岛电子报发表评论表示,变化这样剧烈得令人难以想像。如果这趋势不变地走下去,柯有可能很快就会被丁赶过去了。 

同时,他也指出,民进党最强的是陈菊、赖清德,尽管两人都还没有参选的意愿,但是美丽岛电子报仍然为两人做了民调。结果很意外,赖清德出来选时,三个人是柯30.7%,丁30.0%,赖22.6%。 换陈菊出选,将是丁32.0%,柯28.6%,陈22.8%。照这情形民进党若推出王牌却只能落到第三,对民进党的打击将巨大无比。如一旦败选,很难想像民进党要怎样面对很快就要到的2020大选。  

林浊水表示,蔡英文是一个极度小心翼翼,以致于东担忧西不放心的人。由于不放心,她事事都要拦在手里才安心;一旦事情揽在手里又东担心西不放心,于是迟迟不做决定;然后,还由于东担心西不放心,于是不做决定的同时又不放心授权;仍然是东担心西不放心的原因,因此相关部门做了决定,她又东关切西关切,却仍然不肯明白指出方向,让执行者瞻前顾后。  

林浊水指出,她这样的领导、决策、执行模式一再在许多重大议题上不断重复,落实在台北市长提名上更是非常“清楚”,于是在整个党的方向一直不可能清楚的情况下,拥柯反柯人士只好持续进行部队的集结,互相攻伐,等到事态已经够严重了,她仍然说,民进党是民主政党,就让党内多元主张继续进行共识的形成,党主席不介入,她要等待共识。于是她等待的是共识,而党的民众和干部进行的是愈演愈的攻伐,结果外部形象固然持续受伤,而内部矛盾也升高到宁愿让丁守中当选也要杯葛柯文哲的程度。 

以下为林浊水评论全文:  

一、柯文哲选情严重告急  

1月23由蔡英文以“台湾价值”出手质问开始,民进党内反柯声浪有如连环爆,相激相荡一发不可收拾,柯文哲受伤惨重。  

根据美丽岛最新民调,台北市长选举,如果由柯文哲和丁守中对决的话,民众支持柯文哲的有 41.0% ,支持丁守中的有40.9% ,两人完全不分上下,比较起去年7月柯47.2%,丁31.3%,变化剧烈得令人难以想像。如果这趋势不变地走下去,柯有可能很快就会被丁赶过去了。  

只是这正是许多反柯人士最期待的状况:柯P不是不能取而代之的。  

假使不必再期待柯了,接下来,民进党的问题是该推什么人上场迎战。现在有两种主张,一种是选对会人士说的,民进党要提就要提最强的;另一个主张是提姚文智。  

二、民进党的“全国”最强,将沦为“天龙国”第三。  

民进党最强的是陈菊、赖清德,尽管两人都还没有参选的意愿,但是美丽岛电子报仍然为两人做了民调。 

结果很意外,如果和柯文哲、丁守中一起选的话,陈、赖任何一人的情形都非常不乐观。  

赖清德出选时,三个人是柯30.7%,丁30.0%,赖22.6%。 换陈菊出选,将是丁32.0%,柯28.6%,陈22.8%。  

依这民调,陈、赖两人都必须再往前猛冲10%才有希望胜选,依目前的态势,这一点也不是简单的工程。照这情形民进党若推出王牌却只能落到第三,对民进党的打击将巨大无比。  

首先,一旦正式提名,赖或陈居于第三的民调持续公布出来,一直延续到投票日,台湾各地的民进党都将沦落到要在士气极低迷的情境中作战;其次如一旦败选,很难想像民进党要怎样面对很快就要到的2020大选。  

三、蓝白对决,绿边缘化  

陈菊固然有可能挤下柯文哲,但是自己却屈居第三,而且和前两名都有不小的差距;而赖清德则会让柯岌岌可危,但是自己同样以不小的差距屈居第三。  

蓝和绿反柯人士有志一同,都希望把台北市长的选举导向蓝绿对决,希望借此瓜分“中立选民”而使柯文哲边缘化。  

为了有效集中泛绿支持,以形成蓝绿对决态势,许多绿反柯人士坚持民进党应该提“最强的”。  

从民调上看,民进党提名的人是不是最强的,对于凝聚泛绿支持度影响的确重大。  

如果提名的是姚文智,他将获得泛绿42.5%支持,居然输给了柯文哲的44.0%,这样的选战根本不成其为蓝绿对决;但是如果陈菊,就可以获得57.5%泛绿支持,赖清德可以获得59.5%泛绿支持。于是两人都可以和丁守中形成蓝绿对决的态势。  

只是由于赖、陈两人都只是屈居第三,两人和丁守中的对决便成不了台北市长选战的主战场,主战场的主角是柯、丁两人。  

柯、丁两人中,丁囊括了7成(69.1%;69.8%)的泛蓝民众;那么柯呢?他在几个族群中拥有鲜明的绝对优势:  

(一)年轻族群,不论对手是谁,是一个人或两个,在20~29岁和30~39岁的族群中,他一个人的支持者都比其他两人的总和或一人的两倍多得多。例如,在20~29岁族群,柯52.6%,丁15.7%,陈10.9%。  

(二)高学历族群,也一样,一个人的支持度抵得两个人,例如,研究所以上,柯支持者46.9%,丁25.7%,赖17.6%。  

(三)中立选民,还是一样,一个人抵得过两人,例如,柯38.7%,赖15.7%,丁15.4%。  

由此可见,4年前让柯文哲胜选的几个特殊族群,一直到现在,对柯文哲的支持仍旧相当坚实,纵使在“台湾价值”的攻伐中受到损耗,但是程度有限,仍然遥遥领先其他蓝绿各方人士。换句话说柯文哲已经在蓝绿之外有了自己的“白色基本盘”。其结果就是如果遇到民进党提名最强人选时,台北市长选举出现的选举主轴将不是蓝绿对决而是蓝白对决,而蓝绿虽然鲜明角力,却只能在边缘战场作战。  

幸而台北市以外,台湾各地并没一定分量的白色人士,否则一旦蓝白对决效应由台北市外溢,对民进党冲击的严重性将难以想像。  

四、民进党伤柯三分伤己七分  

今年1月,蔡英文以台湾价值将柯文哲的军后,由于从一般稳健独派的立场看,蔡英文在台湾价值的立场上都不是那么完美,从激烈独派立场看,她更一直被认为非常糟糕,因此我担心“总统”这样出手,将伤柯七分伤蔡三分;到了今天,台湾价值缠战不休的结果,造成柯虽然大受其伤,但是民进党最强的如果参选台北市长竟会被远远抛在柯的后面,造成的伤害已经转变成伤柯三分伤民进党七分了。  

五、绿内部严重对立,许多宁愿让丁守中打败柯文哲—绿推姚反而比礼让有利  

包括柯文哲自己和蓝绿各方都认为只要民进党推人,就对柯不利,但是美丽岛民调,发现并不是这么简单的一回事。  

如果提名陈菊,的确对柯非常不利。柯将以28.6%输给丁的32.0%;但是提名赖和礼让并没有什么差别,都会让柯处于赢丁在不到1%的险境;假如提名姚的话,则对柯相对有利,柯将以35.2%脸胜丁的33.1%。 

—这就不免太令人惊讶了。  

且进一步看看奥妙藏在什么地方。  

把“台湾价值”缠斗前、后两次民调拿来比较,可以发现几个明显的变与不变。  

1,“台湾价值”缠斗几乎没有什么影响到中立选民对柯的支持度。前后是45.3%和43.2%。  

2,柯在泛蓝民众中有很大幅度的流失,从30.7%掉到19.4%,这应该是柯被迫做了一连串表态,造成泛蓝民众失望的结果。很自然的这些流失的就向丁守中归队,以致于丁守中在这个族群从62.6%大幅上升到72.4%。  

3,总体泛绿民众对柯的支持度也几乎不变,是45.5%和44.0%。但是原先游离的泛绿民众大幅向姚集结,使他在这个族群的支持度从去年12月的7.1%跳升到这一个月的42.5%,幅度之大极为惊人,只不过他在这族群的支持度仍然略小于柯。  

4,柯受伤最严重的是在民进党民众方面。他支持度从54.3%掉到剩下34.8%,而远这落后于姚的53.5%。 

5,依以上4组数据,可见,柯文哲在蓝和民进党民众中都有很大幅度的流失,但是在自己属于中立和泛绿的白色基本盘则仍然相当坚固。  

6,姚文智虽然在泛绿、尤其民进党民众中大有斩获,但是对他在总体民众中的支持度的提升帮助并不大。才从11.4%增加到15.0%。最关键的原因应该是从去年年中以来,民众对泛绿和民进党的认同度持续下滑造成的。  

由于2014、2016两次选举的强烈冲击,整个台湾政党的基本盘受到了强烈的震撼,有许多地方因此从蓝大于绿,翻转成绿大于蓝。台北市做为蓝的大本营,几十年来一直是蓝远大于绿,但是在去年7月双方已经几乎拉到势均力敌了:  

泛蓝29.9%,泛绿27.9%;国民党21.1%,民进党18.8%,差距都只有约2%而已。但是从此蓝长绿消,到了今年5月,泛蓝民众32.7%,泛绿24.5%;国民党民众24.4%民进党民众14.9%。距离拉开幅度非常惊人,尤其是认同民进党的民众居然掉到了14.9%,实在不可思议,台北市民众对民进党认同掉的幅度应该远大于其他县市,而其原因在于除了和其他地方同样受到对“总统”和党主席信仼度低迷的影响外,这几个月来纷纷扰扰的市长提名和台湾价值之争是台北市掉得最大的关键。 

民进党认同既然在民众之中雪崩,那么姚在这个族群的支持度虽然暴涨,但是总体支持度的分额就被压低了。  

7,这一番民进党内的攻伐对民进党的负面影响还不只是这样而已:  

a,这一番台湾价值的攻伐已经造成泛绿民众内部严重的分裂。  

纵使民进党推出了最强的,民进党民众都还有人21.1%舍赖清德而支持柯文哲,泛绿支持柯文哲的更高达30.9%,只比赖清德的59.5%少28.6%而己。这也就是不论陈或赖都可能会在选战中被边缘化的关键。  

b,这一番台湾价值的攻伐甚至造成泛绿民众内部势不两立的状态。  

假使民进党不提名而礼让柯文哲的话,依民调,原先姚文智的支持中有28.1%宁愿不投票;38.8%宁愿投丁守中,比会投柯文哲的31.7%还多出了一大截。  

这个宁愿投丁守中的现象进一步造成了一个诡异不过的后果,那就是如果民进党不推人将对丁守中比较有利,将造成柯只领先丁0.1%的结果;相反的,姚如果参选,那些宁愿投丁守中的38.8%一旦回头支持姚,丁守中将受害以致于落后柯2.1%。  

最后,依据民调,对柯文哲有利的依序是:(1)是民进党提名姚文智,柯将胜丁2.1%,(2)其次是提名赖,柯将胜0.7%,(3)不提名,柯将胜0.1%,(4)最不利是提名陈菊,柯将输丁3.4%。  

六、条条道路通困窘  

依当前民调的态势,假使提名最强的,民进党的候选人都只能落居第三;但是不提名,还是不能保证会打败国民党;提名陈菊等于保送丁守中;提名姚文智反而最有替柯辅选的效果。民进党真是怎么做都危机重重,困窘万分。  

柯文哲面对的困窘也一点都不比较轻松—居然是民进党提名姚文智反而对他最有利,难道柯文哲可以就这样请民进党提名姚文智?真是太荒谬了!  

相对的,国民党虽然没有胜选的保证,但是情势相当单纯。从2014年开始苦恼了3年半的后,今天终于看到了机会。  

七、柯P咎由自取?  

柯文哲的困局是缘于柯咎由自取,民进党这样认定,但是柯大大不以为然。他说会走到这一步是受到6%基本教义派的绑架的缘故。  

所谓的6%基本教义派是指什么?是统有6%基本教义派,还是独?或者统独合计有6%?  

如果依据的是政大选研中心的调查,急统急独近年来大约是6%稍多一些,他指的就是这样吗,他并没有说清楚。  

目前的民调,解释成柯受到统独双翼的基本教义派排斥,应该是没有问题的。那么是那一路基本教义派对他首先发难?这大概也没有问题,是独派的基本教义派,这些人在他当选后不久就呛声非找赖清德把他挤下来不可了。  

但是现在柯的意思应该是说今天他支持度出现危机是基本教义派绑架造成的,这个指控就大有问题了。因为:  

1,基本教义派既然一直局限在“6%”,不就清楚地说明了他们的动员力、扩散力、说服力都非常薄弱;既然这样,他们凭什么把一般民众从魅力十足的柯P这边挖走?  

2,激烈的统独基本教义派至少在两年前就把柯当成拒绝往来户了,因此今天从他那边大量流失的,无论是统是独,肯定不是激烈的基本教义派。  

换句话说最近几个月柯流失的是稳健的独派和温和的统派,而不是基本教义派。  

事实既然是这样,那么柯一头往“一切都是因为基本教义派绑架造成”的方向找解方,恐怕只会愈找愈迷失。  

八、蔡主席奇特的权力运作模式  

尽管柯文哲民众信任度远远领先蔡英文,甚至赖清德;而且他在“台湾价值”上我行我素,连到稳健“台独”大士都难以忍受,但是,他基本上仍然是独行侠,面对这样的柯文哲,拥有强大的政党组织和“中央”执政及其他各县市丰沛资源的整个民进党会陷入今天条条道路通困窘的境地,也未免太不可思义了。  

无论如何,会走到今天,党主席的领导、决策、执行模式是一个非常核心的关键。  

蔡英文是一个极度小心翼翼,以致于东担忧西不放心的人。由于不放心,她事事都要拦在手里才安心;一旦事情揽在手里又东担心西不放心,于是迟迟不做决定;然后,还由于东担心西不放心,于是不做决定的同时又不放心授权;仍然是东担心西不放心的原因,因此相关部门做了决定,她又东关切西关切,却仍然不肯明白指出方向,让执行者瞻前顾后。  

她这样的领导、决策、执行模式一再在许多重大议题上不断重复,落实在台北市长提名上更是非常“清楚”,于是在整个党的方向一直不可能清楚的情况下,拥柯反柯人士,只好持续进行部队的集结,互相攻伐,等到事态已经够严重了,她仍然说,民进党是民主政党,就让党内多元主张继续进行共识的形成,党主席不介入,她要等待共识。于是她等待的是共识,而党的民众和干部进行的是愈演愈的攻伐,结果外部形象固然持续受伤,而内部矛盾也升高到宁愿让丁守中当选也要杯葛柯文哲的程度。  

七、善后工程严峻  

5月中旬到了,决定怎样提名的时间到了,如今走到,依民调看来竟然是无论怎样提名都危机重重的地步了,在条条道路通困窘的状况下,敢做决定吗?如果真的敢,要怎样做决定?如果做了决定,不管提名的结论是什么,提名后怎样收拾善后走下去,肯定不会是容易的工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