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吴玉山:蔡执政后台湾从避险者变美日小老弟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桃园5月15日电  “中央研究院”院士、台湾大学政治系合聘教授吴玉山15日在台湾中央大学罗家伦讲座演讲提到,马政府时代让台湾角色从“海洋伙伴”调整到“海洋避险”,不论两岸、台美、台日关系均维持稳定,显示避险成功,2016民进党执政,台湾又滑回美日“小老弟”,在“避险者”和海洋联盟的“伙伴”之间摆荡。 

吴玉山说,从“避险者”滑回了原有位置,只能勉力维持“准伙伴”(semi-partner)的角色,抗衡中国大陆,随时忧虑被出卖。他说,无论马政府时代之“避险者”,或蔡政府时代之“伙伴”,显然各有得失,均有其难为之处,但是在“海洋避险”与“海洋伙伴”之间的角色抉择,决策者需要深入研究与精确规划设计,才能确保自身安全。 

中央大学2016年成立罗家伦讲座,以奖励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优秀学者长期投入学术研究,15日上午举行讲座得主颁奖,并邀请首届得主、“中央研究院”院士吴玉山谈“地缘断层线与中小国家的战略选择-东亚与东欧的比较”。 

研究领域包括社会主义国家政治与经济转型、民主化与宪政设计、两岸关系与国际关系理论的吴玉山教授,从后冷战时期开始,看美国与西方怎样面临三重战略挑战,包括“西翼”苏联继承者俄罗斯的挑战,“东翼”中国再兴的挑战以及“南翼”回教基本教义与国际恐怖主义的挑战。 

吴玉山说,三个战线都出现在欧亚大陆和海洋势力的交绥之处,是大陆核心对外缘的冲撞与挑战,自然让中国与俄罗斯携手合作,形成“海洋联盟”与“大陆联盟”对抗,在大陆与海洋两大联盟势力相抗之处,压力最大,中小型国家必须寻求自处之道。 

他也用地震断层带来形容,一边是东欧国家,一边是东亚国家,身处断层线的国家,如何不会坠落?在两强之间,可以选择“枢纽”、“避险者”与“伙伴”。 

吴玉山解释,“避险”是同时与强邻进行交往与防范,是一种两手策略。有人会认为,“避险者”或“枢纽”比做大国的“伙伴”更为符合本身的利益,但是大国的压力、其他中型国家的行为、与自己国家的政治分歧,往往使得避险者与枢纽难以维持,乌克兰就是例子。 

他说,美中台三角关系来看,台湾仅是边缘性地和海洋联盟连结,不是正式成员,无法获得确定的安全保障,但是马政府时代,走避险(hedging)的策略与角色,“亲美、和中、友日”,在缓解两岸关系的同时,不断向美国表示维持忠忱,2009年之后,美中、美日关系逐渐紧张,但两岸、台美、台日关系均维持稳定,显示避险成功。 

后冷战时期,海洋联盟与大陆联盟形成对抗,也把中国与俄罗斯推向合作。(照片:吴玉山提供)

吴玉山说,不过扮演“避险者”角色,仍要面对自己内部的政治分歧,当时在野的反对党,民进党不愿意承认包含“一个中国”原则的“九二共识”,年轻学生反对两岸经济整合与开放,出现所谓太阳花学运,此后马政府开始跛脚,无力再推动与中国大陆之间的关系,等到蔡英文政府上台,回到海洋联盟的“准伙伴”(semi-partner)关系。 

稍后开放现场提问,吴玉山补充说,马政府时代在战略选择上没有错,但是没有办法完全掌握这个社会,要去当“避险者”这个角色,如果没有内部因素配合,会出现“做了一下”又被拉回来,甚至连自己执政地位受到影响。 

他说,面对中国大陆,台湾在“避险者”和海洋联盟的“伙伴”之间摆荡,国民党代表前者,民进党代表后者,在“海洋避险”与“海洋伙伴”之间的角色抉择,因此决策者要深入的研究与精确的规划设计,这是关乎我们生存发展最重要的决定。

后冷战时期,海洋联盟与大陆联盟形成对抗,也把中国与俄罗斯推向合作。(照片:吴玉山提供) 海洋联盟与大陆联盟形成对抗,在两大联盟相抗处,压力最大,东亚与东欧中小型国家要找到自处之道。(照片:吴玉山提供) 面对两大联盟相抗,可以选择“枢纽”、“避险者”与“伙伴”三种角色。(照片:吴玉山提供) 在东亚国家“海洋避险”例子,最经典就是马英九执政。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美日 玉山 老弟 后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