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马英九声明全文:对奉命起诉北检定全力迎战

英九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台北7月13日电  因“三中案”遭台北地检署起诉的马英九,13日上午利用参观“AIT@40 1979年后美台关系展”时亲自发表声明表示,所谓“三中案”,早已历经三任“检察总长”、“高检署”查黑中心与“最高法院”检查署特侦组多位检察官,并在2014年签结。如今却在民进党政府上台之后重启调查,并强行起诉。这到底有没有政治力的介入?相信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马英九强调,他虽不好战,但面对奉命起诉他的北检,他一定全力迎战。他对台湾的司法还是有信心,对法院的公正还是有期待,更深信,多数民众不会接受这种罗织罪名、政治起诉的手段。 

台北地检署侦办三中案(国民党党营媒体中视、中广、中影)、国民党旧中央党部交易案,10日侦结全案,依涉犯证券交易法之非常规交易、特别背信罪、刑法背信等罪嫌,起诉马英九等6人 

马英九声明全文如下: 

各位媒体朋友,大家好: 

首先,我要请各位注意,所谓“三中案”,早已历经三任“检察总长”,“高检署”查黑中心与“最高法院”检查署特侦组多位检察官,从民国95年(2006年)起长达八年的深入调查,确认完全没有不法情事,更没有贱卖党产,而在民国103年(2014年)签结。如今却在民进党政府上台之后重启调查,并强行起诉。我必须要说,这到底有没有政治力的介入?我相信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第一,请大家回想一下民国94年(2005年)的时空环境,当时“广电法”规定,党政军必须限期退出媒体,但是民进党政府又全力打压潜在的买家,因此很少买家愿意跟国民党洽谈。在这样艰难环境下,我仍极力维护国民党合法权益,要求必须以合法及合理价格出售党产。 

那么问题是,13年前的国民党,一个社团法人,依据广电法合法的交易决定,现在却被北检用民进党政府民国105年(2016年)上台后才立法的“不当党产条例”,起诉我出售“未来应依法还给国家的准国家资产”。这实在很可笑,难道我13年前就应该预测到,13年后会出现一个涉嫌违宪的“不当党产条例”吗?这根本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现场有许多支持者到场加油。(中评社 倪鸿祥摄)

第二,北检说我背信,还预先准备六千万打官司。请问我有从国民党党产中拿走一毛钱吗?或从余建新那边拿到一毛钱吗?更不要说国民党都已召开中常会确认党产处理过程没让国民党权益受损。北检说我预置了六千万元以备诉讼,这明明是中投公司提拨的员工“诉讼基金”,不是给我的六千万,而提拨时间也不是我担任党主席的时候,请问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第三,北检和特定媒体一再声称的定罪证物,也就是上百片录音光碟,其实就是无数次的会议记录录音带。北检公布的录音和译文都是断章取义,只选择性截取片面对他们有利的文字,自行延伸说故事。北检为什么不敢公布全部的录音档和全部的译文供外界检验?全部公布啊,就可以证明我的清白。 

我在侦查中就已经说过,如果北检能够公正客观审视所有证据,他们一定能知道我没有违法。但从侦讯过程中北检不断泄漏侦查秘密给特定媒体、被我正式告发泄密也不分案调查,开记者会批评我行使缄默权,一直到起诉记者会时还说我行使法律保障被告的缄默权是“态度不佳”,请求法院从重量刑,种种逾越“宪法”与法治国原则的特异见解与作风,再再都证实北检为特定政党服务的偏颇立场。 

我在这里重申,我虽不好战,但面对奉命起诉我的北检,我一定全力迎战。我对台湾的司法还是有信心,对法院的公正还是有期待,我更深信,多数民众不会接受这种罗织罪名、政治起诉的手段。开庭审理时,当所有证据摊开来,就会证明我的清白。谢谢大家。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全力 全文 马英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