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李永萍:柯若在蓝绿夹杀下当选 全台最大尾

李永萍认为,柯文哲连任会成为绿营版的宋楚瑜,让绿营板块陷入分裂。(中评社 张嘉文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台北7月18日电(记者 张嘉文)针对2018年台北市长选举,国民党籍前台北市副市长李永萍向中评社分析,在民进党选择和台北市长柯文哲分手后,柯如果在国民党和民进党两大党夹杀下,还能一人打败两大党连任成功,就会变成绿营版本的宋楚瑜,全台最大尾就是柯。柯必挟此气势直攻2020大位,那外溢效应将使绿营版图分裂。因此,在民进党高层的判断中,是宁愿让国民党的丁守中赢得台北市,也不愿让柯文哲连任成功。 

年底县市长选举,各界最关注台北市长选举如何发展,国民党由丁守中代表蓝军挑战寻求连任的无党籍市长柯文哲,民进党则推派“立委”姚文智上阵。最近多项民调都是柯文哲第一,丁守中第二,姚文智吊车尾。 

李永萍接受中评社专访分析2018选情,针对台北市长部分说,台北市长选举发展比较戏剧性,最大的戏剧张力出现在绿白分家,相关的政治影响跟后续的复杂度会远超过台北市,2018年的效应甚至会衍生到2019、2020的总体情势,所以台北市长这一役变得相当关键,是台湾政治局势的转捩点。 

李永萍表示,台北市长选举基本格局,虽因2014年太阳花学运,加上蓝营在北市长期执政失败,但总体来讲,台北市泛蓝板块还是略大于泛绿,这格局并没有被2014、2016选举改变,主要原因是这两次选举,不是泛蓝主力转去投绿,而是没有出来投票,蓝营在北部惨败,是属于大家对当时的不满,不肯出来投票有最大的关系。 

而同样这问题,这次因为民进党“中央”执政失败,两岸关系处理令人痛苦,内政族群阶级各方面分裂,对国民党赶尽杀绝等,国民党过去没出来投票的人,年底可能会倾巢而出。在这状况下,绿营“中央”执政的不力和失败,加上和柯文哲分手,所以绿营在北市会很惨。 

李永萍指出,柯文哲所谓的白色力量中间牌,必须倚靠声势,如果维持不坠,可能可以巩固一部分的浅蓝、浅绿,所谓的中间力量有多大,因为柯没有组党,所以没办法判断。很多选民在民调时说是中间选民,可是长期观察并不是这样,再怎么中间也有一个投票倾向,可能觉得没加入国民党不是蓝的,但过去投票倾向都是蓝营的,有些人实际加入民进党更少,但向来都投绿的。在两大阵营中会摆荡,一下投蓝一下投绿这种人很少,中间选民多是满意就出来投,不满意就不出来投。 

如果泛绿对民进党不满,一个选择是不出来投,一个是投柯文哲,这也造成民进党议员的困难,如果死守政党线,可能会失掉这方面的选票,可是不死守政党线,民进党跟柯文哲有很多严重的政治效应会衍生。 

年底台北市长选举目前看来主要是柯文哲跟丁守中的竞争,国民党整体操作和气势还不理想,不只丁守中问题,也跟党中央领导方式,战力不足有关。现在所谓蓝营可能倾巢而出的假设,是对民进党的愤怒,不是对国民党有大认同。 

李永萍对中评社强调,台湾的选票要凝固,依过去经验,愤怒是很强的固票效应,确实国民党表现不理想,但民进党执政怨声载道,尤其年金问题处理荒腔走板,到能源供应不稳定、空污问题,新仇旧恨都挑起,感觉国民党只要不犯大错,民进党所作所为是在帮国民党固票。所以就看柯文哲跟绿营,会不会发生所谓的弃保效应。 

而民进党支持者“弃姚保柯”效应会不会发生? 

李永萍认为,如果有弃姚保柯,不会是民进党去操作的,可能是一个他们并不想但不容易阻止的趋势。她深信愈靠近选举,民进党组织高层会完全明白一件事,以往大家认为民进党最大死敌是国民党,宁可让柯文哲当选,这是传统逻辑,但这次选举中不适用。最后民进党特别是操盘者会充分理解到,对他们的利益来讲,宁可让丁上也不要让柯连任,因为柯如果靠一己之力打败两大党那还得了。 

李永萍说,依柯文哲的角色与个性,他一个人打败两大党,连任台北市长后不抢2020大位,这根本不可能。因为其舆论声势都是往上的,所以民进党内部人士分析,只要柯连任一定会出来选2020,也会组党。 

李永萍对中评社强调,简言之,柯文哲一旦在国、民两大党夹杀下还连任成功,就变成绿营版本的宋楚瑜,全台最大尾就是柯,即使民进党蔡英文不行,派出赖清德也都输给柯,所以将心比心,绿营的人不能冒这种风险。假使柯文哲连任失败,也会选2020,但是柯是败选的角色,那可能赖清德还可以旗鼓相当,绿营还不会马上面临板块在全台都分裂。 

李永萍解释,所谓柯文哲变成绿营版本宋楚瑜的概念,就是2000年国民党因连宋分裂,宋在全台都有能力吸引原来国民党的人,类似共主的概念搭配参选。这状况不要认为不可能发生在柯文哲身上,因为柯如果连任,声势很大,绿营的人自然会往柯那边靠,绿营板块就实质分裂,所以因为一个台北市没选好,后果可看出多严重。而目前在谷底的国民党要翻身,唯一机会就是绿营分裂,目前事情是往这方面发展,说很多绿营的人忧虑,这就是跟柯文哲分手后产生的外溢效应。 

李永萍举例,譬如新北市就是,侯友宜之前的文大宿舍案,打侯的都是民进党台北市议员,台北议员显然是在某种指挥下所为,围魏救赵没这效果,只能证明台北市议员很为难,因为打柯自己的票会跑掉,但不处理柯怎么帮姚固票,那只好隔空打侯,但这没有效果。新北的议员不打,因为侯声势高,会反伤自己,所以绿营议员非常难操作。 

加上柯文哲主要优势,除了执政外还有年轻族群、网路。柯的年轻网路族优势本来是跟民进党共享的,2014年支持柯的力量后来帮民进党完全执政,让蔡英文得到很多年轻人支持,结果跟柯分裂后,柯还是享有年轻人比较大的支持度,因为他不用处理跟年轻人冲突的议题,譬如空污法打到机车族,一例一休还有同婚等,柯只要搞活动、经营网路、办世大运,还是巩固了年轻人。 

李永萍向中评社说,从民进党跟柯文哲翻脸后,美丽岛电子报民调,姚文智在20到29岁的支持度是零,就可看出这波年轻选票流失的问题非常严重,因为年轻支持者在网路没有地界,跟柯翻脸的外溢效应会影响到各城市的年轻选票,在绿营优势明显的地方影响不大,譬如桃园,但在台中这种比较势均力敌的部分就影响很大。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蓝绿 李永萍 柯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