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学者分析:国民党与民进党蓝绿政治性质差异之评判

讨论台湾政治,总是离不开蓝绿两字,即台湾的蓝绿二元政治结构或蓝绿两大政治阵营。当然,蓝、绿之用有广义与狭义之分。广义蓝是指泛蓝阵营,是“反独”、认同中华民族与中华文化,不排斥或追求国家统一的政党与政治力量,包括了国民党、新党、曾经的亲民党、中华统一促进党等。不过,有时讲的蓝或狭义的蓝则专指国民党。绿是指泛绿阵营,包括一切主张“台独”或反对统一的政治势力,包括了民进党、台联党、时代力量党等,但有时讲的绿或狭义绿则是专指民进党。如台湾媒体常讲的民众厌恶蓝绿或“绿的乱、蓝的烂”等,则是指国民党与民进党。

就国民党与民进党的政治性格或政治表现而言,外界多有讨论或评论,但在概括上各有不同。就形象与高度归纳而言,可以这样定位与定性:民进党乱国民党烂、民进党坏国民党笨,民进党凶狠国民党柔弱,民进党草莽国民党绅士,民进党胆大国民党胆小。

就执政或施政而言,国民党比较小心谨慎,不敢做事,不敢做违背民意的事,更不敢做越规违法的事,但民进党不同,胆大,敢做敢为,什么都敢干,什么都敢做,置民意于不顾,甚至“违宪违法”的事也敢做。民进党敢于对单一政党或目标政党专门“立法”,强势主导推动制订了“党产条例”与“转型正义条例”。在蔡英文办公室下可以任意设立“非法机构”,可任意下指导棋,甚至超越司法办事。日前爆发的“转型正义委员会”变为民进党打击选举对手的机关,并自称所谓的“东厂”,在民主政治化之后,除了民进党敢于这样蛮干之外,没有任何政党有这样的胆量。同时,台湾大学校遴选长管仲闵不任命事件与台北农产运销公司吴音宁事件等,均是民进党大胆妄为与蛮干的典型事件。民进党敢于公然否定“宪法”,坚持“台湾是一个主权国家”,而国民党连坚持“宪法”的一个中国原则都不敢讲,不敢依法翻转“台独”教科书大纲。

在民主政治体制下,社会最反对权力滥用,反对任人唯亲,反对图利特定对象。马英九任内,在这一点上做得非常好,非常小心,不用自己人,少用亲近人士,而广纳天下贤士,姐姐太太等均辞去相关工作,避免利益关联,马英九也因此得罪了不少蓝营人士,让那些在选举中为马英九或国民党出力流汗者未获得照顾而不满。然而,蔡英文上台后,整个权势者的亲属、朋友个个肥缺不断,大量任用亲信、亲戚、朋友。日前蔡英商界好友的张振亚出任“101大楼”总经理又是一个典型。“行政院秘书长”陈菊的外甥李英毅突破击被任命为“考试院保训委员”,而且还未“依法公告”。在国民党揭发后,蔡当局才对未公开道谦,却坚持任用正确,死不认错。

外界常讲的“绿的坏蓝的笨”或“绿乱蓝烂”,都是负面形容国民党或民进党,但在性质上仍是有区别的。国民党笨,是指做事或执政不够聪明,缺乏智慧与谋略,好事办不好或办砸,包括在处理两岸议题上也是如此。民进党则不同,它很聪明机智,不仅敢做事,而且很会办事,但过于聪明,就变得狡猾,狡诈,心狠手辣。如在对政治人物的评价上,国民党对民进党批评相对理性,就事论事,没有或较少有恨之如骨的程度。民进党就不同,只有抓住国民党人的把柄,就要狠批强攻,甚至进行人格污辱,要置之于死地而后快。如民进党对执政时期的马英九,不论做什么都不对,都要进行批判反对,甚至上纲上线,并扣上“倾中卖台”的政治红帽子。马下台后,民进党就是要把马英九送进监狱,不断起诉,即使以前法院做出判定的案件也要重审。可以说,民进党绝对是政治上狠角色。这从“立法院”的表现就可以看出,民进党能够以少打多、以少胜多,可以各种方式让法案无法顺利表决或通过。国民党就不行,人多势不众,多数败给少数,在“立法院”竟然被少数的民进党绑架与主导,更不用说能“以少胜多”或“以少制多”了。

日前有人(林法)在台湾媒体(9月2日)投书强调“民进党一贯的‘乱’,国民党依旧的‘烂’”。绿的乱或民进党执政乱,是因为每次民进党执政,整个社会就会陷入更为尖锐的神社会政治对立与对抗之中,改革乱,政策乱,社会乱,心情乱,民众失望。这与民进党“只会选举,不会执政”或“擅于斗争,不擅于治理”的政治性密切相关。民进党是选举动物,会炒作议题,甚至在选情艰困时制造“奥步”(如“319事件”、“高雄走路工事件”等),更会进行政治斗争,把国民党斗臭斗跨,“打马毁吴”,但取得政权后就没有了本领,治理无能,管理无方,搞得一团乱、一团糟。蓝的烂,是指国民党陈疴难除,观念保守陈旧,派系当道,不能革新,执政则瞻前顾后,不敢有所作为,不敢大胆改革,政绩乏善可陈,民众同样失望。

由此也可以得出:国民党无能,民进党无能又无情。本来国民党人才济济,更是昔日创造了台湾奇迹。这也是马英九上台执政的重要背景。但重新执政后,国民党并没有表现出往日的有效治理能力(与外部环境恶化及碰上国际金融危机与等有密切关系),在不成熟的民主政治下国民党的治理能力已严重脱化,也变为一个无能无力的政党,执政八年未能改变台湾之困境,又将政权缴给了民进党。如果说国民党的无能无力有自身与制度的双重原因,但其政党本质并不坏,出发点不坏,有情有义。但民进党则不同,不仅无能,而且无情。民进党执政的事实证明,确实是一个只会斗争与选举的政党,却是一个无治理能力的政党,同时是一个对无情无义的政党。对劳工无情,违背承诺,出卖劳工利益,无情地取消了劳工的七天注定假日;对公务员无情,视他们为特权阶层,大砍特砍他们的退休待遇;对国民党无情,进行斩草除根式的清洗与打击;对大陆无情,制造两岸仇恨与对立,逐步把台湾带向更为危险的境地与深渊。然而,更为残酷的现实是,台湾民众只能在蓝绿之间进行选择执政者,却无法找到能够取代蓝绿的政治力量。即使今日有所谓“柯文哲势力”的发展与“无色力量”的崛起,依然难以改变基本的蓝绿二元政治结构。原因何在?就在于背后的国家认同差异或核心的“统独”问题。如此以来,在两岸统一之前,台湾还会持续蓝绿争斗,还会持续内耗。(作者:王建民、邓启明,王建民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研究员,福建闽南师范大学两岸一家亲研究院名誉院长;邓启明系宁波大学台湾研究院副院长、教授)

来源:中国台湾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