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中评社评:台湾选举“民心思变因素”的三层意涵

中评社香港11月6日电(评论员 束沐)在近期岛内舆论关于“九合一”选举的讨论中,“民心思变”是一个反覆出现、屡屡被引用的词语。而作为“民心思变因素”代表的“韩流”现象,对全台选情的刺激效应,更是被岛内舆论津津乐道,让蓝绿五五波格局下的选举结果更加充满悬念。 

无论此次选举结果如何,亦或无论“韩流”能否成功“翻转”高雄、扩散全台,此次选举所反映的岛内舆论生态、民心思潮与政治局势,对观察今后一段时间台湾政治乃至两岸关系发展都具有重要参考意义。 

事实上,观察台湾选举政治的发展过程,“民心思变因素”对选情以及选后政局的影响是中性的。主流民意一旦对某一党或某一人执政感到失望、厌倦、或不再有新鲜感,无论其执政绩效如何,都有可能做出“换党(人)做做看”的选择。可见“民心思变”之后,也许会变得更好,也许会变得平庸,也许会变得更差。 

不过,从常理上说,在政党轮替后举行的首次大型选举,除非因为前次选举太过紧张激烈进而产生在野阵营“报复性”的钟摆效应,一般“民心思变因素”对选情的影响权重并不会太高。但为何在此次“九合一”选举前,岛内舆论处处出现有关民心思变的讨论?经过深入思考与分析,我们认为原因在于,此次选举中“民心思变因素”前所未有凸显,关键是三个层面的“民心思变”在当前时间点叠加以及交互影响的结果。 

第一层民心思变,在于当局执政两年来“美好承诺”的一一破灭,这让广大中间选民经历了期待越大、失望越大的心理变化,进而产生“给执政党一个教训”的想法。2016大选,民进党利用马政府八年民心思变的心理,再借助“反中台独”之风扶摇直上,提出外壳靓丽的“新政治、新经济、新社会”愿景,确实让不少中间选民动了心。但两年来事实证明,两岸关系动荡、社会纷争持续、改革难有共识,经济成绩只剩下吹嘘数据,且掌权者的傲慢随处可见,中间选民的失望之情溢于言表,见诸网络舆论。所以,这部分民众未必真的认同国民党,也未必在2020一定不投给民进党,但他们决定在这次选举中给执政党提个醒,希望执政者能够听到民声、在乎民意,切实改弦更张。 

第二层民心思变,在于中南部苦“绿色执政”久矣,不仅让失散已久的泛蓝基本盘逐渐回笼、怒气喷涌而出,也在广大当地民众中出现了强烈要求改变的心态。民进党曾以革除黑金政治、反对派系分赃、建立良性民主政治与地方治理作为口号,长期占据道德制高点,对国民党地方政治大加挞伐。然而,看看中南部二十多年的“绿色执政”,一方面蓝营“又老又穷”的批评直戳民意痛点,另一方面,多年来当政者和主要派系为所欲为的背后,很可能潜藏着太多不可告人的秘密与罪恶,连“时代力量”黄国昌都在选举关头持续追打、层层接弊,完全没给执政党一点面子。这一系列现象已经让中南部的“绿色执政”招牌重重摔落在地。 

第三层民心思变,在于越来越多的台湾民众厌恶蓝绿政治、反感意识形态恶斗,这也让此次选举涌现出一股清流。首先,无论是“白色力量”还是“无色觉醒”,近半年来一系列新思潮、新民意的涌现,本身就为台湾政治的未来发展提供了想象空间,也反映在此次选情之中。其次,有候选人提出“一瓶矿泉水”选到底,还有候选人对外公开竞选账目,不少候选人都明确提出不打负面选战、不搞攻击抹黑,这都顺应了当前的民意潮流。此外,“统独牌”、“公投牌”的效应越来越小,连不少民进党的现任县市长也回避升高意识形态对抗的选战策略,把侧重点放在推广政绩、行销个人形象上。这说明越来越多的选民已经看腻了政治追杀、本土悲情的戏码,搞老一套只会适得其反。 

由此可见,三个层面的“民心思变”,在当前的时间点同时存在、相互影响,共同作用于此次“九合一”选情,是多年来台湾选举政治所不曾出现的局面。因此,无论是这三层因素对此次选举结果的影响,还是对未来岛内政治走向的塑造,都需要认真研究、持续观察。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如同不少台湾民众在社交媒体上所言,某些人自己做不好却“怪东怪西”,把自己执政的不尽如人意、民望尽失与信任危机,都统统归咎于什么“外力介入”或子虚乌有的“假讯息攻势”,企图用“奥步”和小动作给选情“下猛药”,只会招致更加严重、更大规模的反感与愤怒。民心思变不可违,毫无疑问,漠视民意、低估人心的后果是惨重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