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苏嘉宏:陈其迈高雄“顺局”何以成“变局”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11月9日电  陈其迈参选高雄市长已擘划多年,从2005年谢长廷北上“组阁”,陈其迈代理高雄市市长就着手参选,却因高雄捷运泰劳暴动事件,以及其父陈哲男涉及高雄捷运弊案而辞职下台,失意远赴英国伦敦政经学院担任访问学者,沉淀一段时间而与高雄市长选举失之交臂。陈菊获得参选高雄市长的机会,以“走路工奥步”诬陷他念硕士时的黄俊英老师而当选,一当就是三届,历经市县合并的两任共十二年来,沉潜的陈其迈都在准备今年的高雄市长选举。 

陈其迈被“中央‘失’政”严重牵拖 

“正义、温暖”是陈其迈在党内初选阶段的主诉求,标注党内派系与之前正义连线一脉相承的“建构中的英派”属性和社会福利、市民民生等项的市政政策取向,陈其迈在这个阶段一路遥遥领先党内其他竞争对手。刘世芳的大型看板虽然充斥高雄市山巅、海角,但民调欲振乏力,适逢当时突兀的庞大政治、司法、舆论压力下,经过党内派系协调退出,陈其迈在民进党党内初选中获得将近四成的支持,脱颖而出。 

笃定获得民进党提名之后,陈其迈持续在基层走访争取支持,鸭子划水刻意保持低调,在国民党对手出线前,陈其迈没有提出特别诉求或什么竞选主轴,也不跟泛绿或其他高雄市地方派系“交换”,毕竟那个时候领先甚多,领先甚多的选法和落后甚多时所使用的“交换”作用不同,反而只会让自己失去更多。观察得出来,他想割断政治包袱,一方面极度隐忍蓝军对他服刑后假释出狱的父亲之百般羞辱,这个社会对于更生人被以这种方式对待,在人情上、政治上是残忍而不合适的;另外,陈菊长期执政的结果是让高雄市成为一个“负债第一名”的“人口逃离”城市,严重到让民进党统包的九席“立委”竟然选区调整之后砍掉了一席,弄到管碧玲下一届不知道要去哪里选。代理市长许立明在市政宣导的文宣中自顾自地自我置入行销,面对蓝军攻讦市政建设不与之辩驳,这反映的迟钝只是单纯的“行政中立”?相信陈其迈也点滴在心头,这意味着行政系统的资源配合调度与动员出现了危疑?而九位“立委”中,辅选力度终究不会跟她们自己选“立委”一样用心、用力,更何况陈其迈一旦当选,她们就要再等四到八年,自己的青春政治路被长期堵塞如何是好?代理商不是那么可靠,陈其迈只能以直销方式直接诉求选民支持,成了独立作战的态势。 

陈其迈忍辱,想直接诉诸民心、民意冷冷地选完,割抛过去市府团队和党内其他派系所遗留下来的历史负债,苦心经营的“顺局”,后来却被“反蔡英文”、“反陈菊”迅速集结的民气,在台风大雨的搅弄下,产生了“变局”。很明显的,“顺局”直到南台湾大雨不断严重淹水,蔡英文在嘉义云豹装甲车上近乎耍宝式的“挥手校阅”,加上一些类似“突出一个女性摄影师高高在上专拍蔡英文对照人民泡水追骂”的突兀画面等,蔡英文除了让自己本来就已经在谷底徘徊的支持度跌到不堪闻问,一连串的“中央‘失’政”也开始产生负面作用,拖累陈其迈和其他县市民进党提名的县市长候选人的支持度。但是,尽管如此,陈其迈依然小心呵护自己的“选盘”,步步为营,他在高雄市自己的“局内”并没有犯错,支持度持续大幅度下滑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局外”牵拖力量太大,始终无法止跌。 

“负债第一”、“人口逃离”让高雄人的城市光荣感荡然无存 

韩国瑜批评高雄市“又老、又穷”,戳破了民进党表面的那层骄傲,陈其迈的竞选主轴也跟着改为“相信高雄”,向选民诉求这场选举是“相信高雄”与“否定高雄”的选举。韩国瑜则是打出“喜欢现状”和“改变现状”的竞选主轴,简单讲就是要在高雄市实现“政党轮替”、“换人做做看”! 

韩国瑜主攻,陈其迈主守,韩国瑜高调打空战宣传,陈其迈则低调地打陆战组织。即使一开始选情稳定领先,陈其迈始终步步为营,竞选团队更不敢马虎,除了“立法院”的幕僚,市区有市区的干部、县区有县区的干部,连陈水扁的文宣高手林锦昌都南下坐镇,紧盯选情变化,从没有掉以轻心。就只是几个月前,韩国瑜提出“高雄台北5:2”,把他自己每周的时间分配5天在高雄拜访,2天留在台北,除了就近靠台北的媒体造势,也挑起“北漂”议题,凸显高雄二十年来越来越退步,又老又穷,工作机会少,年轻人没有发展的空间,号召北漂高雄人返乡投票。 

数十年来理所当然的事,今年却特别不一样。高雄市不是政经中心,没能追上台北市,本来是在情理之中,追了数十年之后竟然还被台中市赶过去,让本来习以为常的事,就变得不对劲了。当林佳龙在台中市敲锣打鼓庆祝赶上高雄市的时刻,陈菊和她的市府团队却只能怪东怪西掩饰长期执政的失败和无能,再多的苍白的包装、再多的狡辩的藉口都改变、遮掩不了被台中市追赶过去的事实。过去尽管只是“老二”,现在却被陈菊和他的同伙们搞成“老三”,高雄人的城市光荣感荡然无存,市民至此实在忍无可忍。 

离乡背井外出谋生,北漂是无奈的,让人感伤的,但起码高雄市还是排名老二,输给首善之区台北并不算丢脸。如今竟然输给胡志强建设、林佳龙收割的台中市,高雄的城市光荣感瞬间消失,不管是老的北漂、小的北漂,或留在家乡没有外出工作的,蓦然回首,发觉高雄市是一个“退步”的城市,很多人都会问高雄究竟怎么了?让民进党执政二十年,民进党都说高雄市有建设、有进步,那怎么会输给台中?在这样的时空背景下,韩国瑜提出北漂议题,不仅触动了高雄的老北漂、小北漂们心中的感伤,同时也触动其他中南部各县市老、少北漂族心中的感伤,大家外出工作,家乡丢给民进党在执政,下场都是:再也回不去了!不仅高雄市,各县市北漂族依旧在北台被高房租、高物价、低薪资压得喘不过气,想回家的最卑微想法,却是遥不可及的奢望,韩国瑜这个卖菜郎近乎农民民主起义“帮我回家”,登高一呼,道出了北漂族对家乡认同与期待落空的共同心声。 

网路声量如何换算成在地选票? 

韩国瑜在网路上爆红,声量超越保鲜期算是很长了的柯文哲,勇冠三军。尤其是韩国瑜和成吉思汗健身俱乐部“馆长”陈之汉的直播,直播平台热度飙破700万,再一次把韩国瑜的网路人气推向新高峰。 

面对这样的变局,民进党阵营似乎还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一下子扯北漂族有多少人?是代理市长许立明口中的1万人,或民进党议员说的7万人,还是韩国瑜认为的30至50万人?一下子扯韩国瑜“帮我回家”竞选影片涉嫌抄袭,中共网军泡制假新闻;一下子又扯各县市都有北漂族,高谈阔论北漂是假议题……,看来截至目前为止,民进党仍只想透过狡辩、包装,掩饰这二十年在高雄地方长期执政的衰败、贪腐和无能。越描越黑,乱打一气,把韩国瑜打得气势越来越旺。 

韩国瑜意外成了全面性“反蔡英文”的农民起义领袖 

“相信高雄”已经压不住高涨的民怨,不相信高雄要相信谁?蔡英文、陈菊对陈其迈的选情是加分还是扣分?这又是个见仁见智的难题。不过,蔡英文肯定是“票房毒药”,民进党宣称蔡英文亲自去帮彰化魏明谷辅选八次,越去支持度掉越多,魏明谷被国民党的王惠美超越的态势越拉越明显,中彰投生活圈影响下,台中市林佳龙选情也陷入泥沼。蔡英文来辅选陈其迈,为了稀释郭倍宏的喜乐岛的“独氛”,硬生生在高雄搞了一个“反并吞”大游行,说是要帮他拉抬声势,却把地方层次的选举跟两岸关系搅弄、捆绑在一起,其实得不偿失。游行搞大了,牺牲或至少无端耗损两岸关系将来在地方层级政府对话的可能性;游行自我克制搞小了,又被自制一个气势拉抬不上来的士气涣散氛围所损伤,陈其迈在反并吞大游行这一局只能被迫独自吞下自己所属的政党搞出来这些政治苦果。 

截至目前为止,国民党在高雄市所有的正式公开的场子上,所有突然跑来蹭韩国瑜人气、上台抢到麦克风喊话的“太阳们”,一致而很有节奏地“绝口不提陈其迈三个字”,更别说骂他,或甚至指责陈哲男,因为他们比谁都更加清楚,在高雄这个地方骂陈其迈根本没票,完全不会让自己的票变更多!这一局,国民党罕见地、有节奏地集中精准打击“反蔡英文”,甚至不是“反民进党”,因为这一局能赢,必须要有“民进党党内反蔡”而“分离投票(市议员投绿,市长投蓝)”的浅绿支持者,韩国瑜这个临时从台北跑来高雄的“卖菜郎”意外让这局成了全面性“反蔡英文”的农民起义领袖。 

陈其迈政治包袱何其沉重!陈其迈的选情是被大环境所拖累,而这个大环境,包括蔡英文“中央”执政两年的衰敝和谢长廷、陈菊高雄市执政二十年的退步。蔡英文的“中央”执政两年,陈其迈作为英系的重要成员,别无选择,只能概括承受;但是,对于陈菊及其市府团队,陈其迈是可以有所选择的。韩国瑜猛批市政破败,高雄市“又老、又穷”,所骂、所批的都是陈菊及其市府团队,最近几位绿营人士倒戈支持韩国瑜,所骂、所批的,也都是陈菊及其市府团队。 

从一些私下的访谈中,不管蓝绿阵营,认为陈菊对陈其迈的选情是扣分的,都比认为是加分的还要多很多,除非她最后在选前关键时刻真的做出巨大能量的政治动作。但是,从九月底开始,陈其迈阵营却选择和陈菊绑在一起,而且越绑越紧,高风险是有的。跨派系“立委”都来担任陈其迈的竞选总干事,从而“相信高雄”的文宣主轴也加入了另一个“闇黑”基调:选陈其迈,就是肯定花妈12年执政!如果陈其迈和陈菊保持地球与火星的距离,能不能止血还不可知?让对手拿来作文章或让党内有人不高兴,内外风险都太大。绑在一起,起码营造绿营团结的样子,却也限缩陈其迈议题发挥的空间。尤其,原先陈其迈的团队又多了许多上级指导员,整个竞选团队变得庞杂,却不一定可控,犯错的空间也变大了,各路“猪队友”纷纷出笼!在一次雄中校友挺其迈的聚会中,在场的在地社会贤达对此莫不深感悲愤、痛苦,在深刻的危机感中,誓言不管一切就是要力挺其迈到底,但是能有这种诉诸情感的菁英族群毕竟只是少数。 

高雄市长选战至今,韩国瑜乘着“反蔡英文”的民意浪潮以一个人打整个民进党,民进党则是整个党以老调打一个人,陈其迈的位置在哪里?从候选人的个人条件来看,陈其迈的确有很多优势可以发挥。几个月来陈其迈阵营刻意低调,同时也把发挥优势的时机错过了。等到韩国瑜靠网路高声量迅速窜起之后,成功吸睛成为选战的主角,高雄市长的选举就从“相信高雄”或“否定高雄”,转变为“喜欢现状”或“改变现状”。韩国瑜主导了选战议题,陈其迈阵营变得很被动,连韩国瑜即兴式随便做个小动作,陈其迈阵营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都要跟着团团转,跟风反而帮对手不停造势。 

高雄市长选举意外翻转南北,成为2018年地方选举的亮点,高潮迭起精彩可期,如果明天就投票,还真是胜负难料。 

(作者苏嘉宏,高雄辅英科技大学教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