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黄伟哲:败选检讨最忌下错处方吃错药

黄伟哲表示,地方首长主要是拚经济、少政治,未来市府人事与市政不会从派系来考量。(中评社 赵家麟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台南12月6日电(记者 赵家麟)针对民进党"九合一"选举惨败,民进党台南市长当选人黄伟哲接受中评社专访表示,选举结果,政党各自有不同解读,民进党不用去为失败找藉口,但要对症下药,最忌讳是下错药方、吃错药。看待党内派系文化,他自比孤鸟,强调未来用人与市政都不会有派系考量。 

黄伟哲,1963年生,台湾大学农业推广系农学学士,美国耶鲁大学公共卫生硕士,美国哈佛大学公共行政硕士。曾任“立委”助理、“国民大会代表”、台南县议员、“立法委员”(2005-2018)。 

台南市长选举结果,黄伟哲以38.02%得票率,赢过第二名的国民党候选人高思博(得票率32.37%),以5.5万票之差,在惊涛骇浪的“韩流”中,勉强保住了民进党在台南的执政权,也守住了民进党在中南部唯一的都会型堡垒,将于12月25日上任。 

"九合一"选举结果,民进党大崩盘,党中央已启动检讨,黄伟哲接受中评社访问,针对民进党败选,及党内派系文化等提出看法。 

黄伟哲向中评社表示,民进党执政两年多来,这次选举被视为蔡英文的期中考,民进党得票少了四百多万票,这是一个警讯,主要的原因来自内政的失利?改革的步调太快?还是大家对国民党的怀念?对中国大陆心向往之?政治人物、政客会各取所需做解读。 

他表示,从国民党立场看,会说民进党执政太差,还是国民党比较会拚经济,所以老百姓支持国民党;但民进党人中,有人会觉得我们改革的步调太快,伤了民众的心、支持者的意。如果站在新党或爱国同心会的角度,可能认为台湾现任执政者太差,还是指望中国大陆给台湾好处。 

黄伟哲认为,政治人物或政党对选举结果会选择自己解释的理由, 但是,心里面若能够冷静思考的话,的确,民进党走得太快。 

他说,在2020年,如果民进党有调整的话,民众还会不会给民进党机会?还是如某国民党重量级人物所说,过去期中选举失败的政党,在大选扳回的机会几乎是零。是不是真的如此,可以去思考、观察。 

对于民进党的惨败,黄伟哲表示,不用去为失败找藉口,但要对症下药,最忌讳是下错药方、吃错药。有些深绿的人士觉得,就是不够绿,小英太犹豫,才导致败选,也有人是这样解读的,但他相信一般民众认为,民进党政府内政应该要做得更好,大家期待是内政和经济。 

黄伟哲说,过去,民进党在实务上,也是内政与经济出了太多包的地方。以这次投票为例,大家会想,如果连选举投票都办不好,要如何拚经济?选票投票过了下午四点还继续投到五点、六点,秩序紊乱,这让民进党百口莫辩。 

他看到“中选会”检讨报告指称有三分之一的选务人员是新手,这也不成理由,如果这个理由讲得通,代表有三分之二是熟手,那怎么没有发现问题? 

而且,现在网路上疯传一段影片,民进党“立委”管碧玲今年四月就质询选委会主委,这么多公投案、选民还要读题,是否会占用很多时间?选委会主委陈英钤回答“没问题,都已有设想,放心!”结果却是这个结果。我们不敢说陈是猪队友,但对民进党来讲是扣分的,有多少人是在投票排队的怒气中把票转变方向,他认为有,而且还不少。这件事不用再找藉口。 

至于民进党的派系文化也成了外界检讨败选的缺失?黄伟哲说“我是孤鸟型”。以这次民进党得票不错的郑文灿来讲,郑是有派系的,可是郑非常低调、淡化派系的色彩,以市政为最优先;这部分也是他将来要做的。 

黄伟哲说,郑文灿是有派系的人都可以做到这样,他是没有派系的人,就更没有包袱,更可以做到这样。他自己没有派系,未来的市政也不会有派系的包袱。我们不必再去找理由说派系的状况如何,但我们要强调,我们未来的市政是不会落入派系思维的窠臼里,这一点,我们可以好好去做。 

黄伟哲强调,我们担任的是地方首长,不是“中央”首长,地方最重要的是多经济、少政治。“派系”在很多场合是靠政治上的斗争、做一些经济上的资源分配,我们不去做政治的部分,未来市府小“内阁”人事、市政,都不会从派系做考量。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错处 黄伟哲 方吃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