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林浊水:蔡英文若当母鸡 区域绿委恐个位数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台北12月24日电/《美丽岛电子报》24日公布最新民调,只剩1成9的民众认为蔡英文适合继续领导台湾,对此,民进党前“立委”林浊水发表评论分析,2020如果由蔡英文当母鸡,民进党的区域“立委”席位恐怕会恐怖地剩下个位数!目前是50席(含原住民)。 

林浊水评论全文如下: 

2018选举,做为“总统”期中考,成绩比任何人预料的都更坏。民进党创下了自台湾民主化30多年来,两大党中最惨的地方选举成绩。冲击之下,依美丽岛“国政”民调,只剩19.0%的民众认为蔡英文适合当下一届“总统”,不只距离赖清德的37.1%、柯文哲的36.4%,朱立伦的39.8%都有超过15%以上的遥远差距,还落在王金平的20.0%之后。  

至于柯文哲,本来,民进党中央希望透过市长选举把他声势打下来,以免在2020挑战蔡英文的“总统”选举。只是没有被打下来的柯文哲,不只依“国政”民调调查,在“总统”适任度和赖清德朱立伦不相上下,甚至在将来任何绿、白、蓝候选人的竞选组合中,都领先第二名6%以上,如果遇到蔡英文,更至少领先蔡英至少20%,甚至30%以上,这样的气势和刚刚投完票蓝绿双方对他的评价完全不能相对应。蓝绿投票后看到柯文哲选市长只领先3000多票,便认为他气势已衰,但是现在看来,民众评价柯文哲是另外一个角度:柯文哲是打败了蓝绿两大党的人,非同凡响,于是选后柯文哲有了一波庆祝行情。  

这一个民调还有个特别的矛盾,那就是调查出来,民众认为最适任“总统”的是朱立伦,领先柯文哲3.4%,但是一旦竞选,任何三人组合,朱都落后柯6%以上。这个矛盾应该出在民众对两党印象都不好,以致国民党成为朱立伦的包袱的缘故。稍早,12月初<远见杂志>就有这样的调查出来,认为未来“总统”应该由党籍人士当的只有33.1%,比认为由无党人士担任的37.8%还少,民众之中,18~29岁的年轻人更有66.1%认同未来“总统”应该由无党人士当,认为必须具备党籍的只有19.6%。这些数据强烈反映了民众对两党的观感。  

本来,10月韩风掀起,带动了国民党选举得票率的飙升,毫无疑问的,民众对国民党的正面评价,包括好感和认同都同时大幅上升。依据“国政”民调,10月民众对国民党的好感上升到41.3%,超越了反感的39.2%,对国民党的认同才18.7%,到了11月,上升到25.4%,然而到了12月认同只是持平的25.8%,而好感度居然大跌回到34.8%,被反感度39.9%超越。这等于宣告选举结束,国民党毫无庆祝行情。 

这和2014年民进党胜选后情形差很大。选前,2014年10月,民众对民进党认同19.8%,11月22%,选后,12月25.1%,1月27.8%,2月28%,民进党维持了4个月正面评价持续上升,选后拥有3个月庆祝行情,此后略为回档后持续上升直到2016年7月,维持了一年8个月之久的蜜月期,国民两党胜选后发展,两两相比形成了反差强烈。如今国民党既然没有了庆祝行情会不会也不会有蜜月期?如果真的没有,岂不是柯文哲胜选2020的轨道愈来愈巩固? 

过去两年来的民调轨迹显示,朱立伦虽然一直是国民党“总统”候选人呼声最高的人,他声望的浮沉也相对稳定,但是另一方面他声望是浮是沉都是随着外在环境而被动地变化,并没有像韩国瑜具有主动强烈带着整个党上上下下的记录,11月甚至出现韩国瑜带动国民党声望上升时,朱反而下跌。换句话说,比较起来,韩国瑜才是国民党上下浮动的主动而主导的先行的指标;然而,韩国瑜这个指标,固然在选举时,拉抬了国民党的声势,而选后国民党迅速的回落,显然也是韩国瑜选后,争议性言行不断出台带动的,这样的连动会不会持续?是个有趣的而影响深远的课题。  

由于国民党选胜后民众评价反而弱化,于是在民调中出现了非常怪异的现象:如果吴敦义参选,泛蓝民众无论是在深蓝、中等蓝、浅蓝民众之中,支持度都大幅落后给柯文哲;如果参选的是朱立伦,也只有占民众中14%的深蓝民众中朱立伦可以守住多数支持,在12.6%中等蓝,10.8%浅蓝中,朱获得的支持度只能和柯文哲平手。可见接在胜选之后,国民党仍然危机重重。 

选后民进党虽然一片反省之声,但是并没有什么让民众耳目一新的反省结论可以激励人心,于是在两党民气同时乏善可陈,国民党既没有庆祝行情,民进党认同也持续低迷的现实中,并不被认为最适任“总统”的柯文哲,反而大幅超前任何可能的竞争者,最被支持当未来“总统”。 

去年,蔡英文声望直直落之后,民进党群众担心,她2020怎么连任,到了“阁揆”换上赖清德,一开始,他们士气很振奋,但是蔡英文声望的回升只是昙花一现,群众开始酝酿2020“总统”选举改由赖上阵确保民进党执政。例如这次民调中,民进党民众认为赖清德适合当未来“总统”的高达77.7%,但是认同蔡英文的只有51.2%,整个泛绿民众中,蔡甚至只有43.5%支持她选2020“总统”—一半都不到,而赖有70.7%。  

这意味着只要民进党由蔡参选,民进党民众跑票的都会有一半的惊人幅度。  

民进党民众支持頼选“总统”是为了确保执政,但是民进党多数“立委”对2020大选的目标早已从“总统”胜选转移到确保“立委”不要输太多。“立委”的心情是这样,使得参选党主席的卓荣泰不得不回应“不能只为一个“总统”选举,放弃“国会”多数。”这么一句听来怪怪的,似乎很无厘头的话。为了保“立委”,“立委”的如意算盘是蔡英文主动大方地推荐赖清德,但是蔡参选的意志太强烈了,于是“立委”个个人心惶惶。  

国民党与民进党的相对好感度,民调结果显示。(照片:美丽岛电子报)

从民调上看来,蔡英文当选连任的机会只有2020年候选人只有蔡吴两人,这样,蔡将笃定当选还可以把民进党“立委”选情拉抬得不错。但吴蔡两人义参选的条件实在太弱了,对手弱成这样,柯文哲如果参选将远远比他2018年选市长轻松多,依民调,三人同选,柯将获得47.1%支持比蔡吴两人加起来的26.2%还多出20.9%之多。  

吴弱到在国民党内初选,无论采取现制或全民调制,都保证不会过关。所谓国民党改革派强调全民调其实多此一举,国民党的候选人笃定就是朱立伦了。  

如果候选人是柯、朱、蔡,那么,蔡依民调只有14.7%支持度,和姚文智选台北巿长差不多,将会落后朱立伦的29.0%达到14.3%之多;如果换上赖清德,仍然落后,但是毕竟可以达到22.6%,和朱的27.2%比,只差4.6%,有较量余地。  

由于2004年~2016年四次大选,两党“立委”得票率都和“总统”得票率有高度的连动关系,又由于单一选区的选举制度,对弱势党产生的杀伤力几乎是毁灭性的,例如,2016年选举,民进党以45.08%比38.71%才赢国民党6.37%,但是区域“立委”居然以49比20大赢国民党29席。依这样的前例,并假定2020年的选举,“立委”和“总统”的得票率之比和支持度比例相当,而柯文哲不组党,“立委”还是两大党之争的话,纵赖清德当母鸡,民进党区域“立委”席位都可能只比2016年国民党的29席稍好,如果由蔡英文当落后朱立伦14%的母鸡,民进党的区域“立委”席位恐怕会恐怖地剩下个位数!  

那时,民进党“立委”席位要少掉一些,便只能寄望整个泛绿民众在2020年采取很难预测的分裂投票了。然而分裂投票要比较有效果还得建立在柯文哲只选“总统”不组党的前提上。然而组不组党,摆在柯文哲前面的有两个强烈诱惑性的例子:  

一、由于民众对两党的不满,因此社会上有一个有力的新党出现的希望一直很高。例如,今年7月,台湾民意基金会调查出高达5成7民众认为,台湾需要出现新的政党来取代民进党与国民党。  

二、法国素人马克宏运用个人魅力,登高一呼,组织新党“共和.前进!”结果一群名不见经传的候选人居然选进国会,一岁的新党成为国会过半数的政党。  

只要柯文哲组新党参选,依当前民调的现实数剧,不管选上多少,民进党受到的冲击将远大于国民党,甚至有可能将不只区域剩下个位数而已。  

这会是天方夜谭吗?如今出现天方夜谭不已经是流行“国内”、国际的普世现象了?  

面对既险峻无比,又难以捉摸的未来,民进党内“大破大立”的声音此起彼落。但是,怎样才是大破大立,如今内容还不清楚;而且纵使找到方案,是不是就足以力挽狂澜也没有人清楚;更何况现在有权者的立场是巩固领导中心,并努力避免整个党滑到所谓的大破大立的方向。  

“国政”民调充分说明了民进党“立委”把2020年战争的战线由“总统”胜选转移到保“立委”席位并且希望由赖清德领军的民意基础。只是这样的战线转移“立委”们虽然心向往之,要讲出来却戒慎恐惧。现在,“国政”民调有一些数据肯定会让他们的期望再增强。那就是,国民党的好感度又被反感度超越了,而蔡英文的满意度虽然谈不上反弹,但到底没有进一步下探,而赖清德的满意度则有相当幅度的反弹,达到4.4%不满意度大降6.4%,落回50%以下。这是整个民调中最显着的变动。  

然而,保住“立委”席位固然是民进党当前大事,非常重要,但是比起解决近20年来,近20位不论党籍的“总统”和“阁揆”全都欢欣上台,也全都彻底耗损而下台的悲剧,毕竟是只算是很小很小的事而已,因此民进党内,赖清德固然是当前最有给予民进党,甚至“国家”最多正面能量的政治领袖,那么为什么不让他带领大家共同面对更远为重大,更对历史有长远影响的大事,承担体制改造使台湾脱出凡当上“总统”,“阁揆”必被耗损的悲剧循环,或者至少不要只考虑非常短暂、局部性的意义而把他当作一次“立委”选举的助选员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