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许信良:民党进成社会福利政党才能起死回生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台北1月11日电  针对民进党政府日前拟将超征税收发放给中低收入户,但遭到外界批评,民进党前主席、亚太研究基金会董事长许信良今日在脸书发文力挺此一政策,他说,只有毫不犹疑成为堂堂正正的社会福利执政党,民进党才能起死回生。蔡英文是正确的,必须勇敢把这项主张具体落实成为立竿见影的、规模宏伟的政策。做该做的事,不必在意争议,不必在意批评! 

以下为许信良脸书全文: 

财政平衡与债留子孙的迷思 

民进党政府发放经济红利的构想反反覆覆,说明了民进党政府的决策受官僚体制的阻挠有多深重!媒体甚至报道“财政部”官员不满这项照顾低薪与低收入族群的构想,主张经济红利优先用于还债。许许多多因循保守的政治人物也抱持同样的想法。这正是民进党政府当前最须破除的迷思! 

只有毫不犹疑成为堂堂正正的社会福利执政党,民进党才能起死回生。蔡英文是正确的,“政府应该照顾弱势者,减轻他们家庭的负担,这本来就是国家的责任。”必须勇敢把这项主张具体落实成为立竿见影的、规模宏伟的,而不是零零星星的、支离破碎的国家政策,民进党才有可能重新唤回人民的信任,继续带领台湾向前走! 

当务之急,莫过于普遍发放儿童年金:让国中以下的学童和幼儿,也就是从0到14岁的人口,每人每月可以领取6000元的国家养育津贴。 

施行这项政策的正当性,应该可以不必作太多论证。长期以来,少子化已经成为公认的严重的“国安”问题,却未见任何政府采取任何有效的应对作为。再者,孩子是国家未来的主人,国家理所当然应该承担至少部份的养育责任。 

施行这项政策的年度预算,当然不会只是区区400亿。从0到14岁的台湾人口大约300万,施行这项政策每年大约需要2200亿。以当前台湾的税收规模,不可能只以岁计剩余支应,必须举债。 

可以想见,“不要债留子孙”的声音一定又响彻云霄! 

现在,比债留子孙更让人担心的,是未来没有子孙!现在投资子孙,不但不是债留子孙,反而是奠定子孙美好的未来! 

相较于全世界富有的文明国家,我们的政府负债其实非常轻微,不像那些“想当然耳”的议论所夸张的那么严重。 

我们的政府总债务余额,包括“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在2017年占国内总产值(G.D.P.)的比率是38.26%。如国只计“中央政府”负债,这项占比则只有31.15%。依据国际货币基金的资料,这项占比在相同年度:日本是236.388%,美国是107.785%,新加坡是110.864%,法国是96.956%,英国是87.029%,以色列是60.971%,德国是59.8%,韩国是39.782%。 

日本政府债务的沉重程度是台湾的6倍。 

即使在欧盟内部最强势要求财政纪律的德国,其本身的政府负债比重,也高过台湾许多。 

当代的经济学者和当代的各国政府都不把财政平衡当作政府施政的目的;恰恰相反,都把财政不平衡当作促进经济发展和促进社会公平的手段。其中最声名卓著的例子就是日本现在的安倍政府以及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得主克鲁曼博士。 

克鲁曼博士在2008年发生全球金融大危机的当下,就极力主张以量化宽松和大量举债来解决美国的经济萧条和失业恶化的问题。这些主张后来都成为美国政府的政策,也最终实现了美国的经济复苏。 

到2012年,美国的经济已经走出谷底,克鲁曼仍然不断提醒:“我们需要的是更多的支出,让失业劳工和闲置的生产力都能尽全力工作。做到这一点的最好、最正确的方式是政府支出更多。” 

这位最杰出的经济学家用最简单的公式表达他对政府债务的观点。他说:“只要债务成长的速度较通货膨胀与经济成长率的总和还慢,债务的持续增加就不是很严重的事。” 

2012年底第二度担任日本首相的安倍晋三,不但神奇地让自己回来执政,也神奇地带回来日本人对往日强势经济的一丝怀想。 

六年的执政,让日本的经济成长超过12%,让日本的失业率降到2.4%:这是过去二十多年来日本经济的最佳表现。久久不动的日本经济又动了起来。安倍也因此可能成为日本战后任期最长的首相。 

安倍是百分之百克鲁曼主义的信仰者。安倍经济学其实就是克鲁曼经济学。它的法宝正是无限制的量化宽松和大幅度的政府支出。六年下来,日本的政府负债占国内生产值的比重,也增加了超过40%。 

台湾和日本一样经历了长久的通货紧缩和经济停滞。安倍经济学正是我们现在最需要的经济学!如果以日本为榜样,我们的政府债务还有无限大的成长空间。 

即使不敢学日本,不敢学美国,不敢学新加坡,不敢学任何前面提到的政府负债比重超过我们的富有文明国家,这几年政府的财政政策还是过份谨慎! 

过去三年,台湾的经济成长超过6%。依据克鲁曼的公式,如果政府负债也成长6%,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换句话说,如果过去三年增加4000亿政府债务,是一点都不违背我们自订的严格的财政纪律的。可是,我们政府的债务在2017年却比2016年少了1831亿元。 

不必否认,小市民的内需经济不景气是民进党在九合一选举大败的重要因素。普遍发放儿童年金,不但可以成为阻止少子化趋势进一步恶化的重要政策,也可以成为促进小市民内需经济成长的有力动能。许多经济学研究证实:政府增加一块钱支出,会增加一点五块钱的产值。因此,增加两千多亿的儿童年金支出,就可以创造三千多亿的国内产值。对于当前低迷的小市民经济,这当然会是一剂有力的强心针! 

做该做的事,不必在意争议,不必在意批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