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朱家军黄敏恭:朱立伦对两岸论述老神在在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桃园1月12日电  朱立伦担任桃园县长任内所倚重副手、“行政院”前副秘书长黄敏恭接受中评社访问表示,朱是国民党争取2020提名人选中,最有能力提出两岸论述的一位。从朱的岳父高育仁倡导“两岸共同史观”,到2015年提出“求同尊异”在北京会晤习近平时获得“聚同化异”回应,接下来延续“九二共识”,会用智慧提出更好主张。对于两岸论述,朱立伦与高育仁很早就开始经营,应该“老神在在”。 

黄敏恭是朱立伦担任桃园县长(2001年12月20日-2009年9月10日)倚重的副手,朱在桃园县长任期没有结束,便接任“政院”副院长,黄曾代理桃园县长达10个月,后来吴志扬选上桃园县长,黄还继续协助吴三个月,接着转任台湾自来水公司董事长、“行政院”研考会副主委”、“行政院”政务副秘书长,接着担任台车董事长,政党轮替后交棒。 

黄敏恭有机会成为朱立伦副手,结缘于朱的岳父高育仁。 

高育仁当年担任省议会议长,黄算是高的幕僚长,接着受邀来桃园帮女婿朱立伦,属于“两代交情、两代共事”,这次高育仁的儿子高思博选台南市长,也南下帮忙,遗憾落选,如今朱立伦宣布2020,黄敏恭确定“帮到底”,虽暂时没有正式的职称头衔,但是对于朱的两岸论述脉络清楚,接受中评社访问,提出他的观察。 

针对国民党主张“九二共识、一中各表”,最近受到挑战,黄敏恭倒是用他最近一趟小三通行程,完成金厦之旅,亲眼见到厦门的“一国两制统一中国”以及金门的“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标语,遥遥相望,给了很多感想。 

黄敏恭说,台湾与中国大陆都讲“统一中国”,如果这四个字,取中间两字,不就是“一中”?差别是一边喊“三民主义”,一边喊“一国两制”,刚好各自表述。 

黄敏恭说,他在厦门亲眼看了“一国两制统一中国”招牌,最大感触是,大陆确实“加强”一国两制宣传,结果是招牌粉刷、维护很好,反倒是金门这面招牌缺乏维护,看到“落漆”,某种程度也反映台湾的窘境。 

对于国民党四大“太阳”,积极争取提名,外界都关注到底有怎样的两岸论述,黄敏恭告诉中评社,朱立伦与高育仁应该“老神在在”,因为岳父与女婿很早就开始经营。 

黄敏恭指出,高育仁成立21世纪基金会,2013年就曾在上海主办首届和平论坛,当时把台湾独派大老、浅蓝、浅绿,不同政治立场都找来开会,达成不少共识,也开始进入两岸深水区,展开政治问题讨论,只是后来两岸关系改变,没有办法继续延续。 

他说,高育仁其实立场属于台湾本土,但知道两岸要往和平发展来走,关键先建立“两岸共同史观”,台湾四百多年历史,只有一个事实、一个真相,却有三种解释,包括两蒋与国民政府1949年以后带来的史观,还有民进党努力“去中国化”,要切断两岸脉络,加上新中国建立之后,看台湾却把“中华民国”视为消灭。 

黄敏恭分析,光台湾就有两种史观,自然形成统独对立,历史是演绎的脉络,从历史观点去看事情,才会超越时空,才会知道过去真相是这样,从真相推估未来,历史的观点才是最合适的观察工具,应该先建立两岸共通史观,抛弃过去你我的思维。 

他举例,目前全世界都主张“一个中国”,大陆认为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事实1949年到1979年台湾“退出”联合国,这中间二十多年,代表唯一合法政府是“中华民国”,难道这不是历史吗?我们不但存在而且还合法存在,因此高育仁呼吁,先建立正确的两岸共同史观,两岸争议就可以化解。 

黄敏恭说,高育仁先提出“两岸共同史观”建立,接着交给女婿朱立伦,2015年5月以国民党主席身份到北京与大陆领导人习近平见面,这时候两岸的“求同存异”,已经开始进入“两岸尊异”,这个“尊”字,是有历史意义与高度,因为有共同史观,就会慢慢学会尊重对方。 

他告诉中评社,两岸关系从“求同存异”到“求同尊异”,以及“聚同化异”,三段逻辑非常严谨,重点是先由岳父高育仁提“两岸共同史观”,已经努力整合台湾蓝绿的政治分歧,甚至包容“老独派”的看法,我不会否定你,你也不会否定我,这个“尊”字更珍贵,也获得“聚同化异”。 

黄敏恭表示,想参选2020的人都要遵照“中华民国宪法”规定,任何主张也要符合“中华民国宪法”,可以知道,朱的理念与逻辑及步骤是完整,从高育仁交给他的女婿朱立伦,还促成第一届两岸和平论坛,因此朱立伦的主张,是最可行,一点都不空洞,非常务实,会延续九二共识,没有放弃这个主张,至于“求同尊异”之后,就看政治人物用智慧来解决。 

他最后也以道家“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金刚经“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两段话,认为不要执著于名相,坚持要照这四个字,或是一定反对这四个字,其实我们这一代承袭老祖宗的智慧,必然也存在政治人物的心中,自然可以用老祖宗的智慧,化解两岸的歧见与冲突。

相关阅读